二三〇、赴约-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三〇、赴约

    潘丽这一走,敌我双方的力量立即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在是2:2的对等关系,但老子感觉是2:1的悬殊关系。敌方是崔有矛和肖娜,我方是老子和邓萍。但邓萍那与世无争的姿态,使我深深感觉到现在是老子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不免对前途堪忧起来,变得很是心灰意冷,斗志也不像潘丽在的时候那么高昂了。

    老子没有将鲁迅先生的痛打落水狗的理论进行到底,却被老崔这贱b发挥到了极致。他把肖娜手头的工作全部分派到我和邓萍身上,让肖娜只负责接待工作。

    原先潘丽在的时候除了负责接待,手头还有一些事务性的工作,老崔这贱b也一股脑将老潘留下来的那些事务性工作分摊到我和邓萍的头上。这样一来,我和邓萍每天都忙得团团转,没有一点儿闲工夫。而肖娜除了负责接待没有任何事情。

    这么一个小破支行,不可能天天有接待工作,每个星期有个一两次就算多的了。这么一来,肖娜这个浪蹄子几乎就成了个闲人,天天迟到早退不说,坐在工位上除了聊天就是与眼男人,成了老崔b包养的二n。当然,肖娜这b肯定也学能了,聊天记录肯定不会再保留了。

    老子和邓萍的愤怒可想而知。老子每天都在处心积虑地寻找着机会,准备给这对狗男女致命地一击。

    但经历了肖娜聊天记录被曝光一事,崔有矛和肖娜明显地谨慎了起来,使老子一时半会竟找不到他们的破绽,抓不到他们的把柄,不由得使老子有些心急如焚起来。

    姚乐乐自从她老公来找她之后,竟莫名其妙地神秘失踪了,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她不给我打电话发短信估计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也只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更不能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免得节外生枝。

    这天是星期五,老子盼望着快些下班,好利用双休日好好休息一番。这段时间把老子给忙坏了,邓萍也是累的够呛,她也盼望着回家好好休整休整。

    下午四点多钟,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霹雳丫来的电话。

    喂,大聪,我今天回来了,明天我准备好好请请你。

    你的伤势好了没有

    好了,彻底好了。

    你请我做什么我懒洋洋地问道。

    你怎么了怎么说话这么没有精神

    我都快忙死了,天天这么忙,快烦死了。

    呵呵,工作嘛,忙点有什么关系。

    你倒说得好听。

    少废话,明天下午不要安排其它事情,我请你吃饭。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奶奶的,老子是不是上辈子欠这个霹雳丫的老子本想和她诉诉苦,她却突然挂断电话了,还不容我申辩什么理由,这个臭丫头。

    过不多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我没有看来电显示,以为又是霹雳丫打过来的。

    哎,说挂电话是你,说来电话还是你,这次又有什么指示啊

    啊是大聪兄弟吗

    晕,我这才听出这次是谁来的电话了,原来是李满江大哥打来的电话。

    哎呀,原来是满江大哥啊,差点误会了,呵呵。

    你以为是谁呢

    我以为是我的一个同事呢,呵呵。

    大聪,我昨天刚从香港回来,你下班后到我这里来喝杯酒,好长时间不见了,还挺想你这个小兄弟的。

    我一听,心想:亏了是今天,要是明天还真去不了。霹雳丫已经安排好了,明天要请我,老子无论如何也要听她的,不然,就要被霹雳。

    满江哥,好啊,我今天正好有空,要是明天还真去不了呢。

    呵呵,我明天也有一个重要场合,也是请人喝酒。

    哦,那我今天还真的非去不可了,你想老弟我,我也很想老哥你啊。

    哈哈,好,你下班后就直接过来。

    好的,对了,满江哥,我到哪里去找你啊

    到我家里来,我不把你当外人,在家里随意些。

    随后,满江哥将他的家庭住址详详细细地告诉了我,并让我复述了一遍,他才放心地扣断了电话。

    今天是周末,老崔这个狗日的一大早就给老子安排了好几项重要工作,忙得老子一塌糊涂。本来心情很烦,没想到接连接到霹雳丫和满江大哥的电话,一个明天请我,一个今天请我,顿时使我的心情好了起来,感觉内心很是温暖,毕竟还有人在牵挂着我。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了,奶奶的,老子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了。急匆匆跑到超市里,买了一大包礼品。毕竟是第一次到满江大哥家里去做客,虽说我们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最起码的礼节也还是要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