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二、温顺柔和-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三二、温顺柔和

    我是感到惊奇,霹雳丫是万分激动,满江哥是绝对没有想到我和霹雳丫会认识,更加没有想到我就是霹雳丫的救命恩人。

    我就在这种情况下又一次和霹雳丫相逢了。无形之中,霹雳丫对我更加地信任和留恋起来,满江大哥对我更加地欣赏和亲切起来。

    没过一会儿,我也被这种浓浓的欣喜气氛感染了,全身的每个细胞似乎都充满了幸福之感。

    霹雳丫的眼中泪光闪烁,她是太激动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和她哥认识。

    我们三个热烈地交谈了一番,霹雳丫就跑到厨房去烧菜了。她干劲十足,系上围裙,开始忙碌起来。

    大聪,我这个妹妹从小乖巧懂事,温顺柔和,很讨家里人喜欢。

    晕,听着满江哥对霹雳丫的评价,我更是坠入迷惑深渊,困惑不解起来。不对啊说霹雳丫从小懂事我信,但如果说她乖巧,温顺柔和,我绝对无法相信。如果她真的像满江哥说的那样,我也不会称呼她为霹雳丫了。

    满江哥,你说的这些是真的

    怎么不是真的我还能骗你妮子是我姑妈的闺女,她从小失去了父母,她是在我家里长大的,和我亲妹妹一个样。

    啊你说什么你说她从小失去了父母

    嗯,是的,我姑父和姑妈都在煤矿工作,在一次矿难中,双双遇难。她那时才八岁,我姑妈就这一个闺女,我父母就把她接到家里,当自己的亲生孩子来抚养。我这个小妹的命很苦啊。

    满江哥说到这里,眼睛湿润了,我也险些掉下泪来。

    我忽地想起了在外培训时,在那个昙花一现的地方,霹雳丫自己静静地坐在那里,对着月空轻念声声慢,当时她边轻念边独自垂泪,使我大惑不解。现在听了满江哥这一番话语后,我才知道当时霹雳丫为什么一个人悄悄躲在昙花一现那个地方,轻轻诵词,伤感浓郁,暗暗流泪。

    我现在终于读懂了霹雳丫那内心深处的声音。那个声音苦的不能再苦,呐喊的无法再呐喊,悲伤凄凉的不能再悲伤凄凉了,犹如一杯哭死人的苦酒。但这苦酒也只能由霹雳丫一个人默默品尝,别人无法替代。

    想到这里,一对小眼里再也忍不住流下了两滴涩泪,急忙举手搓脸进行掩饰。还好,满江哥此时也显得郁郁寡欢,低头沉思,没有发现我在掉眼泪。

    我这个小妹,很是争气,上学时很是用功,每次考试只要考不了第一,就会大哭一场。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最后考上了上海复旦大学。

    我晕,我可从来不知道霹雳丫毕业于哪所院校,没想到竟然是上海复旦大学,使我目瞪口呆起来。目瞪口呆的同时,更加地自惭形秽起来。奶奶的,人家霹雳丫毕业于赫赫有名的上海复旦大学,而老子毕业于名不出省的垃圾大学,怎么比没法比,一比就把老子给比没了影了。

    哎,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我现在对这句话的理解之深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候。如果时光倒流回去十年,老子悬梁刺股,刻苦努力,兴许能考上个好点的大学,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分在那个小破支行里,上上不去下下不来。

    我这个小妹,在家里什么活都干,乖巧懂事,温顺柔和,知书达理,很是孝敬老人,在我们村里,没有一个不夸奖她的。

    我晕,说这话的如果不是满江大哥,我肯定会大问一声:你说的是不是温萍同志

    但我相信满江大哥不会和我说假话的,这就使我颇为费解起来,我感觉他说的和我对霹雳丫的了解很是对不上号,感觉说的不是一个人。

    大聪,昨天妮子和我说,要请一个救过她的同事,让我出面,我当时满口答应下来,没有想到要请的人竟然就是你啊,哈哈。我还怕明天没有时间,就决定今天把你约过来叙叙旧,没想到巧到一家里去了,哈哈。

    听着满江哥又说又笑的话语,看着他无比开心的样子,我由衷地说道:看来我们都是有缘人。

    哈哈,是啊,今晚我们要好好喝几杯。

    他说着站起身来,上楼去了,没过一会儿,他从楼上拿下来两瓶茅台酒。

    大聪,这酒我珍藏了好多年了。这酒是当年专供中央领导人饮用的贡酒,是茅台中的极品,今晚咱们尝尝这个酒。

    不用,不用,满江哥,你也知道小弟不善饮酒,你留着招待重要客人吧。

    你就是我最重要的客人,别人还没那福分品尝,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