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五、亲了她-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三五、亲了她

    霹雳丫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半小时,做了满满一桌菜,色香味俱佳,四荤四素外加两个汤。使我备受感动,忍不住说道:太客气了,烧这么多菜干什么

    呵呵,我今天下午给你打电话,说是明天请你。没想到我哥却把你提前请来了。那就把明天请你的那顿和今天的这顿合在一起,不多烧几个菜怎么行

    你的意思是明天不请我了

    是啊,今天都代表了。

    人说话要算数,今天这顿是大哥请我的,你的要放到明天。

    你想的挺美。

    霹雳丫边说边不停忙碌着,惹得旁边的满江大哥呵呵直笑。

    大哥,我在外培训的时候,妮子是我们的领导。我可被她折磨惨了,每天被她训的团团转。

    哈哈,我这妹妹做事一向认真,很有原则性,被她折磨折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满江大哥边笑边说。

    吕大聪,你这是在向我哥告我的状是不不要在背后说人坏话。

    没有啊,我这不是守着你说的嘛。

    守着我那就更不能说了。

    守着你不能说,背后更不能说,那还不得憋屈死。

    我那是在帮助你进步,你还得好好谢谢我呢。

    我晕,论起斗嘴来,我根本不是霹雳丫的对手。我是边考虑边说,很是吃力。她是信口就来,不用考虑。我说一句她有十句在那儿等着呢。

    满江哥笑着招呼我坐下,开始斟酒畅饮。

    在吃饭期间,霹雳丫和满江大哥说起了当时外出培训的时候,我被丢在半路上的事。惹得满江大哥刚刚喝进去的一口酒,全部喷在了地上,笑的合不拢嘴。

    在这种欢欣愉快的气氛中,吃的香,喝的痛快,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我只要和满江大哥在一块,总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虽然我的酒量不大,更不善饮。但只要和这位老大哥在一起,总是酒兴大盛,酒量大增,喝到最后竟不知不觉喝了六两多白酒。

    霹雳丫的酒量似乎天生就很厉害,她也足足喝了有四两多酒。作为一个女子,四两多白酒已经是了不起的酒量了。她除了脸红之外,似乎一点事也没有

    满江大哥谈兴极浓,酒兴更佳,心情很是舒畅,他喝了大概九两多白酒。

    我已经感觉天旋地转了,这是酩酊大醉的前兆。为了不使自己失态,我便告辞要回去。

    满江哥看我说话舌头有些发直,步履有些蹒跚,身子东倒西晃起来,很不放心,便要亲自送我回去。

    霹雳丫阻止了他。哥,你不用管了,我送他回去就行。你也喝了不少,在家好好休息吧。

    满江大哥嘱咐她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出门就打车。她边连连答应,边搀扶着我向外走。

    大哥,我抽空再来看你。今天真是痛快,酣畅淋漓。我拉着僵直的舌头,含糊不清地说着。

    满江大哥亲自把我们送出门来,在我和霹雳丫的一再要求下,他才没有送下楼来,目送着我们转过楼梯。

    到了楼下,被风一吹,我更加不胜酒力,要不是霹雳丫使劲搀扶着我,我非一头攮在地上不可。

    出了家属院大门,还要穿过一条几十米长的幽静胡同,才能到达公路去打车。

    霹雳丫搀扶着几乎站立不住的我,忍不住埋怨起来:你说你酒量不行,干嘛非要喝那么多六两酒就喝成这个熊样,真没出息。

    我以后多喝,非t把酒酒量锻炼出来不可。

    得了吧,酒量不是锻炼出来的,是天生的,你天生就不是能喝的那种人。

    嘿嘿,让你受受累了。

    俗话说,人醉心不醉,我现在正处于酒力上涌阶段,虽然舌头发直,行动不听使唤,但心里还是比较清醒的。

    阵阵微风抚过,由于我和霹雳丫紧紧地靠在了一起,她身上那种少女特有的体香更加浓郁了,我禁不住伸嘴在她的粉腮上狠狠亲了一口。

    我这一下非礼来的太过突然,将霹雳丫惊得浑身一颤,她嘴里喊着讨厌,便松开手不再搀扶我了。

    她这一松手,我双腿本就发软,止不住地往地下坐去。她一看喊了一声啊呀,急忙伸手又将我搀住,将处于半蹲状态的我使劲拉了起来。

    我忽地一下将左手抬起搂住她的肩膀,稀里糊涂地心想:小丫,我这样楼着你,看你还往哪里跑

    吕大聪,把你的胳膊拿下来,听到没有

    我我真真的站不住了,必须这样搂住你,不不然,我我得跌倒。

    既然这样,那你老实点。

    嗯,好,我老老实实地。说完,我就将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老子晕的实在受不了了,她的秀发轻抚着我的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