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九、姚乐乐回来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三九、姚乐乐回来了

    躺在霹雳丫的床上,头枕和床单以及被褥,都留有她身上特有的体香,浓浓地钻进我的鼻孔里。竟使我控制不住地裆部打起伞来。

    但毕竟喝了不少酒,在酒精的作用下,没过一会儿,我就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我睁眼一瞧,霹雳丫正坐在床沿上,眼睛一眨不眨地正在深情地看着我,竟把我吓了一跳。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都快照到我睡的床上了。

    你啥时候起来的我往上欠了欠身子问她。

    早就起来了,早饭我都做好了。

    你坐在这里,这样看着我,是不是存心不良我故意调侃着说。

    去你的,我在欣赏你这个大懒猫睡懒觉。

    呵呵,昨晚真的是喝多了,一觉竟睡到了天亮。

    快起吧,都九点多了,起来吃早饭。

    老子睡觉历来喜欢全裸着睡,这次在霹雳丫的床上睡,也只穿了个小裤衩。听她这么说,我光着身子就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哎呀,你上身怎么不穿衣服

    睡觉穿什么衣服我在家都是赤身果体地睡,这次在你这里穿个裤衩,算是对你极大尊重了。

    我边说边掀开了被子,穿着小裤衩就下了床。

    霹雳丫哎呀一声,羞得满脸通红,急忙扭头走开。

    嘿嘿,以后嫁给我了,还这么害羞吗

    去一边去,别耍贫嘴了,快穿上衣服。

    你不看我,我就不穿衣服。我故意这么说。

    她不再说话,而是跑到厨房里去了。

    nnd,老子再流氓,碰到这么个传统的女子,也流氓不起来了,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吃过早饭后,霹雳丫给我沏了一壶茶,便收拾起要出门的东西来。

    你这是干什么去

    我到单位去一趟。

    今天是星期六,你到单位干什么去

    今天上午十点,我部室里有个紧急会议,我得去参加。

    星期六开的哪门子会

    是一个很重要很紧急的会议,不然,不会在星期六开的。

    奶奶的,真会剥削人,这不是占用你们的休息时间吗

    现在四季度已经过去一半了,也是我们稽核部开始大忙特忙的时候了。

    啥你在稽核部

    对啊,我不是和你说过吗

    你啥时候和我说过你在稽核部。

    我以前没有和你说过

    没有说过,你这是第一次和我说。

    真晕,你竟然还不知道我在哪个部室工作。

    晕什么你没和我说过,我不知道也属于正常。

    不正常。

    怎么不正常了

    你要是真正关心我,不应该不知道我在哪个部室工作。

    霹雳丫说着说着开始噘起嘴来。

    nnd,老子真的不知道霹雳丫在稽核部工作,她以前肯定没有和我说过,不然,我不会一点印象也没有的。

    嘿嘿,我刚才是故意这么说的,我早就知道你在稽核部工作。上次培训回来时,和你一块到你办公室放材料,你办公室门口就挂着牌子,我怎能不知道你在稽核部工作呢

    我扯着谎话如此说,一下子把她逗乐了。

    我到单位开会去,你自己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吧。

    你都走了,我自己在这里干嘛我也走,我回家休息去。

    你回家干嘛你回去也是一个人。你没事就从这里呆着吧,中午你下厨做点饭菜,我开完会后,回来陪你吃午饭。

    你让我当家庭妇男

    嗯,就让你当家庭妇男。

    好吧,那我就当把家庭妇男。

    呵呵,我先走了,时间快到了。她说着就想往外走。

    等等,还有一件事没干。

    啥事

    我把她拥进怀里,馋馋地说:亲个嘴再走。

    她忽地将手捂住自己的樱唇说道:不行,昨晚破的地方还没好呢。刚才吃早饭的时候,嘴唇还疼呢。

    我这才想起来,她的嘴唇昨天晚上已经被我给亲破了。我嘿嘿一笑,在她的腮帮上亲了一下,这才放开她。

    霹雳丫走了后,我刚将她给我沏好的茶喝完,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姚乐乐打过来的。这娘们都失踪了好几天了,怎么今天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喂,是乐乐姐吗

    嗯,是我,大聪,你没在家吗

    是的,我没在家,有事吗

    我今天回来取点东西,想让你过来和我帮忙抬到楼下。

    啊你回来了

    嗯,一早回来的,取点东西又马上走。

    好,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回去。

    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