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四七、添油加醋-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四七、添油加醋

    老子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看他的神态不像是戏弄老子,更不像说谎话。他发现我看他的眼神流露出仍然不相信他的意思,便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摸起了电话。

    小俞吗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原来他这个电话是打给支行财务上的会计小俞的。

    没过一会儿,小俞进来的。小俞是个女的,长的文文静静,平时不多言不多语,但人很机灵,人缘很好。

    一看小俞进来,还没等小俞问找她什么事,一把手立即对小俞说道:小俞,你把昨天上级行批下来的50万元奖励打到小吕的工资卡上去。

    小俞一听他这么说,明显地一愣,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困惑,随即点了点头,轻声问道:什么时候转帐

    今天,今天必须全额打到小吕的工资卡上。

    哦,好的,我这就去办。

    小俞转过身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转回身来往回走了几步,说道:行长,前一段时间已经支付给吕大聪2万元了,今天只能往他工资卡上打48万元了。

    哦,对了,你要不说我差点忘了。好吧,那就把剩下的48万打过去。一把手继续吩咐道。

    好吧,我现在就去办。小俞点头应诺出去了。

    现在轮到老子困惑不解了。刚才小俞明明说前一段时间已经支付给吕大聪2万元了,老子就是吕大聪,但老子啥时候收到2万元了难道一把手和小俞在演双簧,要给老子昧下2万元但看着不像啊。48万都给了,何必还要再昧下老子的2万元呢。越想越糊涂起来。

    一把手似乎发现了我的困惑不解,忙问道:小吕,怎么了

    行长,刚才小俞说前一段时间已经支付给我2万元了,但我根本不知道啊,更没有收到那2万元。

    什么。这次轮到一把手困惑不解了。

    我怔怔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是你从外地培训回来后,那2万元以红包的方式发给你的,红包里边是2万元现金,你没有收到吗

    没有啊,我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

    当时为了起到奖励效果,是通过部室下发的。支行委托你们崔主任发给你,他没有给你吗

    没有,我真的不知道这回事。

    听我说到这里,一把手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很明显这是爆怒的迹象。

    我现在也明白了,又是崔有矛这个贱种在中间捣鬼。支行委托他将那2万元奖励发给老子,方式是走的组织程序,但他压根就没有和老子提这件事。说崔有矛把这事给忘了,绝不可能,这b忘啥也忘不了钱的事。那么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将支行奖给老子的那2万元奖励给私吞了,中饱私囊了。这b真他妈的不是个人东西。

    看着一把手越来越气愤地样子,老子决定再点上一把火,让他肚中怒火彻底燃烧起来。

    行长,按说奖励这么大的事,崔主任不该忘了啊这么大的事,他怎么就给忘了呢。我阴阳怪气,添油加醋地说着。

    小吕,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找你。

    好,谢谢你了

    他站起来送我出去,脸上努力挤出几丝笑容,对我说道:小吕,以后有啥事尽管和我说。

    好的,谢谢行长的关心。

    和我就不要客气,呵呵。

    从一把手办公室出来,老子深一脚浅一脚的犹如在做梦似的。这个臭蛆今天的态度太反常了,整个儿变了一个人似的。难道老子交了哪门子狗屎运,让一把手对老子这么友好起来不可能啊,他不会无缘无故地突然变得对老子这么热情,这么照顾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想的头都大了,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就在老子快进办公室门时,只见崔有矛一溜小跑着向一把手的办公室滚去。嗯,肯定是一把手打电话让他滚过去的。这下有好戏看了,老子要不亲临现场听听,也太过遗憾了。

    由于时间仓促,无法再像上次那样从容地手捧废纸撒在房前装着捡拾材料去确听了。这次只能硬闯上前去偷听了。

    我快速地走到一把手门前,装着准备敲门的样子,将小耳朵贴在屋门外侧,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

    屋内一把手的声音很大,听得很是清楚。

    崔有矛,奖给吕大聪那2万元的红包,到底怎么回事

    这我已经给小吕了。

    放屁。

    我真的给他了。

    屋内出现了短暂的沉默,突然,传出了啪的一声,即清脆又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