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四九、财色双收-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四九、财色双收

    希特勒崔有矛一听我要去找一把手,顿时更加慌了手脚,说话的声音都打颤了。

    别千万别这样,我求求你了,好兄弟,收下吧,当哥的给你陪不是了。

    他不但点头哈腰,也开始可怜巴巴起来了,竟让老子有点于心不忍了。

    我正在考虑到底是现在接这钱还是再继续刁难他一下的时候,这b立即觉察到了我的心理变化,知道我要马上接这钱了。透过他戴的眼镜,我发现他的眼睛深处有一种要吃人的恶狠狠地凶光。虽然这凶光稍纵即逝,但却被我发现了。

    操你奶奶的,狗改不了吃屎。鲁迅先生说的对,痛打落水狗,务必要坚决打到底。一旦让他缓过劲来,肯定会凶狠无比地咬你一口,甚至把你咬碎。

    我轻蔑地笑了笑,一字一顿地对他说:这钱我绝对不要。

    好兄弟了,你说怎么样你才能要这钱

    至于怎么要我还没有想好,但你这样给我,我是绝对不要的。

    那怎么办啊

    这好办,你和我一块去找一把手,再证实一下不就得了。

    不不不,不能不用去找一把手了。

    不去找一把手,这钱我就不要。

    我心中很清楚,他刚刚挨了一把手一大耳光,一顿爆批,他绝对不敢现在就去找一把手了,更不敢和我一起去,这正是他的软肋。

    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带着哭腔对我说:好兄弟,你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这好办,我们去找一把手核实核实不就得了。

    除了这个办法,还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这个嘛让我想想。

    好,好兄弟了,你好好想想。

    这样吧,不去找一把手,你把这钱返还给计财上的小俞吧,让她给我,怎么样

    这样这样好吗

    啐猪刃,这是唯一的办法,你看着办吧。

    我说完这句话后,连理也没理他,径直走了。

    奶奶的,既然痛打落水狗,那就刁难到底。本想把这b再糊弄到一把手面前,让一把手再好好收拾他一顿,但这b死活不上当。那我只好让他再交到小俞那里,设置这么个周折,老子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方设法刁难崔b。

    我不知道崔b是怎么和计财上的小俞交涉的,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小俞给我打来电话。

    喂,是吕大聪吗

    嗯,是我。

    哦,我是小俞。

    哦,你好小俞。

    小俞长的文文静静,说话轻声漫语,听着极是受用,真想把她揽进怀里好好地亲一下,方才过瘾。

    哦,大聪,我给你说啊,上午你们崔主任找我了,他把那两万元送到我这里来了

    我没有等小俞把话说完,就急忙问道:你接收了吗

    我接收了,崔主任说是通过我这里一块给你,显得正规隆重些,呵呵。

    哦,是这样啊,这样的确是显得比较正规,比较隆重,呵呵。

    我和小俞打着呵呵,内心却希望她最好不要接收,把崔b再推到一把手面前才好。但小俞已经接收了,那我也只能顺着她的话头说下去了,nnd。

    大聪,我已经把50万元全部一次性打到你的工资卡上了。

    哦,那谢谢你了

    呵呵,不客气呀,你得了那么多奖励,抽空请我吃饭啊

    好好啊,抽空我一定请你。

    呵呵,再见

    再见

    我兴奋的犹如腾云驾雾一般,真他妈的爽这50万元的奖励终于一分不少的到了老子的腰包里了。老子突然一下爆富,竟有些不适应起来。

    同时,文文静静,轻声漫语,温柔可爱的小俞竟然要让老子请她吃饭,难道难道她对老子也情意绵绵,心存不良起来了

    越想越高兴,难道老子要财色双收哈哈,高兴的老子直想纵声高歌

    午饭也顾不上吃了,看看时间,冼梅也该下课了,立即给她打电话。我要在第一时间,让她分享这份来之不易的快乐。这50万元是冼梅双手奉送给我的。

    吃水不忘挖井人,有钱不忘冼性感。此乃至理名言也

    果然,冼梅刚刚下课,她一听那50万元的奖励全部给我了,也是高兴地大叫。但大叫了没一会儿,她立即又很是不解地问:怎么突然一下子全部给你了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啊,我还想问你呢。不是你让你爸爸过问此事了

    没有,我压根就没有和我爸爸提过这件事。

    这可真奇怪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改变初衷把钱都给我了呢

    嗯,是很奇怪。

    我和冼梅在电话上一边说话,一边都在苦思冥想,但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冼梅说道:嗨,不知道什么原因就不知道吧,反正钱已经到手了,这是最实际的。

    嗯,你说的对,管它什么原因呢,钱到手是最现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