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〇、叶行长-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五〇、叶行长

    和冼梅通完电话后,老子仍不放心,到了楼下at机上查了一番,果然老子的工资卡上多了50万元,这才确信老子真的爆富了。

    下午一上班,一把手又把我叫了过去,很是关心地问我钱到位了吗我点了点头,又表示了一番感谢。

    他又家长里短地和我闲扯了起来,我明显地感到他似乎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但老子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只能敷衍地应付起他的闲扯来。

    小吕,以后无论工作上和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尽力而为。

    听到这句话后,我也知道闲扯结束了,便站起身来,很是客气地说道:谢谢行长的关心

    他又站起来亲自送我,这更使我感到莫名其妙,不可理解。哪有当领导的对自己的下属这般周全何况他还是个一把手。仿佛老子是个多么重要的人物似的。

    当他快要将我送到门口时,他突然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表示出对老子很是友好的样子。他很是随意漫不经心地问道:小吕啊,你和叶行长很熟

    我微微一怔,心中顿时明了,这句话才是他要和我说的话,前边说的都是胡扯。亲自送我也是假的,目的就在于找个合适的机会把这句问话说出来。d,果真是个老狐狸,姜还是老的辣。

    要想不被敌人打到,必须把自己的底细隐藏起来。如果敌人把你的底摸得一清二楚,那你就只有等着挨宰的份了。

    我轻轻点了点头,故意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回道:呵呵,行长,有事吗

    我的回话模棱两可,把皮球又抛给了他。我的表情和话中含义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老子不但认识叶行长,而且很熟,并且关系还不一般。

    他一听我这么说,态度更加热情,笑呵呵地说道:没事,没事,随便问问。

    从一把手的办公室出来,我更加困惑了。他说的那个叶行长是谁老子压根儿就不认识他,更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真t奇怪了,这个一把手和老子打的什么哑语

    回到办公室,左思右想,将认识的人仔仔细细过滤了一遍,就是没有想起这个叶行长是谁

    现在的问题是,不管这个叶行长是谁,一把手那个臭蛆对他肯定无比忌惮、毕恭毕敬的,不然他不会说起叶行长这个名字来就显得那么诚惶诚恐的。那么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叶行长是他的上级,并且能决定他的升迁富贵。能管住一把手那个臭蛆的只有上级行的人,叶行长肯定是上级行的领导。

    想到这里,我急忙打开内部网站,查询起叶行长到底是谁。

    我以前说过,老子没有什么鸿鹄之志,更没有什么飞黄腾达的眼心,只要给个窝头就很满足。所以,老子对政治很不敏感,对那些达官贵人敬而远之,漠不关心。上级行都有些什么样的领导,更是无从知道。

    经过一番查询,我的天,叶行长竟然是上级行的一把手。我靠,这下玩笑开大了。

    老子怎么能够认识这样的高官,他更不会认识老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一把手那个臭蛆突然改变主意,对老子不但热情起来,还立马将50万元的奖励一分不少的都给老子,难道是这个叶行长的缘故除此之外,实在找不出更好的注解。

    实在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我又给冼梅打了个电话,将这件事仔仔细细地又讲给她听。她听后,没有丝毫犹豫就说:肯定不是我爸爸找的叶行长,我从来没有和我爸爸提起过你,更没有和他说起过奖励的事。这么一来,我更加迷糊了,冼梅也糊涂了起来。

    既然找不出真相来,那就索性不管不问了。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照样吃喝拉撒尿,五件宝每样都不少。

    接下来的日子里,崔有矛这b对老子的态度也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不再刁难老子了,处处维护起老子来,让老子的心情也舒畅起来。工作更干的有声有色,尤其是向内部网站投稿子,更是收到了显著的效果。

    又一个周末来临了,还没有下班,就接到了姚乐乐的电话。她告诉我,今天她回来了,并且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在家等我呢。

    这让老子倍儿高兴,感觉自己是个成家立业的人了。老子在外上班,拙荆在家做饭,回家就吃香的喝辣的,晚上搂着佳人嘿咻入眠,真t快活。

    好不容易盼到下班了,急匆匆往家里跑。

    刚刚出来办公楼,霹雳丫的电话就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