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四、销魂蚀骨-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五四、销魂蚀骨

    到了卧室,我轻轻将她平放在床上,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脱的赤条条的。在我动手给她脱衣服时,她微闭双眸,配合着我脱她的衣服。

    在我动手脱她乳罩和裤的时候,她止不住地轻声吟起来。听着她那蚀骨的吟声,我的弟弟陡然间更粗更大了,几近喷血,止不住喘着粗气也吟了起来。

    老子现在那方面的经验越来越丰富了,知道此时如果进入她的身体,很快就得缴枪投降。为了初战告捷,更为了实现自己彻夜大战的诺言,我极力控制住自己体内那焚身的欲火,不紧不慢、按部就班地开始了前奏。

    我先将她那妩媚迷人的烫脸亲了个遍,舌头伸到她那樱桃小嘴中舔了又舔。随后又开始亲舔她的粉白秀颈,并将她的秀肩亲了个够,这才慢慢滑向她那高耸的房。

    姚乐乐身材娇小,但这对房却是格外丰满圆润,诱人垂涎欲滴。我先在她的乳边转着圈亲起来,又张开血盆大口将这对饱满的房咬了又咬。

    姚乐乐身子不断扭动着,哼哼唧唧的吟声渐渐大了起来,并且兴奋的时断时续,不能控制自己。

    就在我将她的头含在嘴里,不断地用力吸允时,她的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身子扭动的幅度大了起来,吟声竟也颤抖了起来。

    我将手伸向了她那诱人遐想无限的桃花源地,先用手揪了揪那片萋萋芳草,并用手指紧紧按住那红透娇嫩的鹦鹉洲,慢慢地搓揉起来。

    姚乐乐的桃花洞里洪水泛滥成灾了,白露涓涓流出,就差没有汩汩的流动声了。此时,姚乐乐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一只手勾住我的脖子,一只手扳住我的后脑勺,使劲把我往怀里拉,嘴里边吟边急促地催我快点将弟弟放进去。

    在这当口,老子想起了以前在那个垃圾大学上学时作的一首前奏淫诗。

    前奏

    心急火燎可不行,左推右挡拒又迎.

    忍住欲火慢,文火慢炖才能赢。

    心中欲擒手故纵,爱抚力度要适中,

    唤醒郎情谐妾意,水源到来渠自成

    看着姚乐乐那被欲火快要烧焦的侗体,老子这时候一旦进入,她很快就能到达极乐颠顶,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于是,我将又粗又大的弟弟,慢慢地入了她的桃花源洞,她兴奋地大声吟起来,兴奋之烈,几近岔气。

    我刚刚抽动了十多下,姚乐乐就彻底岔气了,不,不是岔气,而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这是她到达巫山之巅的极乐兴奋之状。

    但老子还没有到达巫山之巅,猛烈地抽动了很多下,仍然没有到达,只好停了下来,进入了耐人寻味的持久战状态,等候她第二次高的到来。

    我压在她身上,和她热烈地亲吻着,在亲吻的时候,她还不断从喉咙中发出压抑不住的吟声。d,这种吟声若有若无,若即若离,更加地摄人魂魄。老子犹如坐上了直通巫山之巅的索道,快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只好欠起身子不再和她继续吻下去,弟弟也停了下来,不敢再抽动了,此时最要紧的是休息一会儿再继续战斗。

    但看到她那微闭的双眸和半张的嘴巴,以及处于兴奋状态紧皱的眉头,老子一时更加兴奋了,弟弟虽然不动,但体内的欲火呼哧呼哧地催着老子往巫山之巅跑去。

    不行,快忍不住了。匆忙之下我只好抬起头来,不敢再看她那让人的妩媚风情的神态。抬头看着床帮子,努力使自己分散注意力。但效果甚微。仓促之下我只好信口默念起一首诗来,目的在于使自己尽快进入诗境,以便延缓快要喷射而出的精华之速度。没有经过任何思考,一首韵味十足的诗跃然而出: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连着默诵了七八遍,果真是七上八下,竟然真的打了一场漂亮的阻击战,果真把那即将滚滚涌出的精华给阻击住了。

    又耐心等了一会儿,姚乐乐才渐渐地向第二次高攀登。我心中那个急啊d,你倒是快点嘛,老子现在正在拼命打阻击战呢,已经快阻击不住了,求求你快点啊

    在千呼万唤之下,姚乐乐终于又到达了第二次高。老子再也忍不住了,一阵猛插狂顶,终于将那阻击了好长时间的精华全部喷射到了她的桃花源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