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六 黄莺乳燕-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五六 黄莺乳燕

    当我再次躺到时,姚乐乐紧紧拥抱着我,柔声期盼地问道:你宝贝起来了吗

    实际上,刚才弟弟已经又急不可耐地昂首挺胸了,经她这么一问,顿时情勃发起来,弟弟立即进入了临战状态。

    我先将弟弟的光头放在她的桃花洞口,刚一接触,姚乐乐就控制不住地轻声吟了一下,桃花洞口湿漉漉一片,想必桃花洞里更是湿润柔滑,这样就用不着那文火慢炖的前奏了。

    弟弟的光头历来都是入洞探险的先锋军,此时更是当仁不让。弟弟的光头先是贪婪地在桃花洞口的两爿肉海绵上左右逢源了一会儿,才将光头一低一挺,吱溜一下传来荡的磨擦声,光头先锋引领着肉枪全部进入了她的桃花洞中,迅即载歌载舞起来。姚乐乐忍不住地又哼哼唧唧地吟起来。

    此番战斗猛烈、持久,竟让姚乐乐连续达到六次高,让姚乐乐在巫山之巅呆了六次,并且一次比一次时间更加持久。极度兴奋的她随着我的每次劲力,将头使劲往后仰,下巴用力往上抬,眉头簇成了一朵花,樱桃小嘴半开着,吟声不断,有时像黄莺出谷,有时像乳燕归巢。

    这一次战斗结束之后,姚乐乐娇喘连连,香汗淋漓,桃面粉腮更加滋润无比,秀眸中荡漾着极大的满足感。她小鸟般趴俯在我的怀里,用柔软的玉手葱指不断地抚摸着我。

    我搂着她靠在床帮上,有些昏昏欲睡起来。她用手指在我的胸膛上轻轻画着写着,不知道她画的什么写的什么,竟弄得我胸膛的。

    她微微抬头,看我昏昏欲睡的样子,悄声说道:不许睡,说好了的你要陪我一宿。边说边用手指轻轻挠我。

    好,我不会睡的,有你这么个大美人在身边,想睡也睡不着,得好好享用享用,呵呵。

    她听我说完这话后,更加温存地将发烫的脸贴在我的胸口上,手指依旧在我的胸膛上不停地勾画着。

    你勾画的是什么弄得我的。我懒洋洋地问道。

    勾画着玩呢,我要让你永远记住我。她柔柔地说。

    你这样勾画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永远记住你

    嗯,是的。我看过一本书,书上写着女人在男人的胸膛上这般勾画,会让心爱的男人永远记住这个女人。

    你就是不这样勾画,我也忘不了你。

    不行,必须勾画。不然,你真的会把我给忘记了的。

    我将她紧紧搂住,深情地对她说:不会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听我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柔柔地看着我,眼睛亮闪闪的,似乎含着泪花,樱唇微启:亲亲我

    我也被她感染的动了真情,立即紧紧吻住她,她秀眸一闭,两行清泪滑落到我的嘴巴上方。

    我一愣,松开了她,怔怔地看着她,问道:你怎么哭了

    她忽地又钻进我的怀里,娇羞地说:这不是哭,这是高兴的,喜极而泣。

    呵呵,你这一喜极而泣,倒把我吓了一跳,我最害怕女人哭了。

    嗯,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女人的三大宝。我只会哭,不会闹,更不会上吊。她说到最后,语气明显地又伤感起来。她这是又想起了那件烦心的事了。

    你不要心烦了,等明天早上的时候,我就把你心中那道难以逾越的坎打通了,呵呵。

    嗯,最好是这样。说完之后,她意识到自己说得太露骨了,竟无限娇羞起来。

    我又待昏昏欲睡,她抬起头来说道:大聪,你干的是文秘工作,想必懂些文墨,我们来作诗好吗

    呵呵,我只是粗懂文墨,真要作诗,与你这大才女相比可是差的太远了。

    来嘛,如果一对相知相爱的男女,赤身搂抱在床上,边那样边作诗将会留下刻骨铭心地爱。

    乐乐,你懂得真多,既是美女又是才女。我情不自禁地亲了亲她的樱唇,情到浓处竟然不再叫她乐乐姐了,而是改口叫起了乐乐。

    她微微一愣,开心地笑道:你早该叫乐乐了,你叫我乐乐姐,我反而有心理负担。

    呵呵,以后我就叫你乐乐。

    你看过金庸写的小说神雕侠侣吗

    看过,电视剧和小说都看过,怎么了

    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杨过和小龙女,开始的时候,杨过叫小龙女姑姑。但两人相爱之后,杨过就改口叫龙儿了,不再叫她姑姑了。

    嗯,是的,你要不说,我还真想不起来了。

    我说完之后,将身子躺了下来,紧紧抱住她,边亲着她边说:我们再发生次吧

    她听后甜蜜地一笑,用柔软的玉手葱指攥住了我的霸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