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冼性感吃醋-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十七、冼性感吃醋

    到了医院外边,微风吹来,更加神清气爽,我决定走回去。

    走到半路上饿得实在受不了了,便在路边烧烤摊上啃起了羊肉串,喝起了冰镇啤酒,又要了些羊白腰,来了根羊鞭,听说吃这东东特别能壮阳提劲。

    边吃边想下次再和冼性感出来吃饭时,就到这种地方来,老子当着你面海吃羊鞭羊蛋,吃了之后控制不住嘿咻了你,可不能怪老子,要怪也只能怪羊蛋和羊鞭啥的,愈想愈是这么个道理,不由得神情大振。

    吃完饭回到家冲了个凉,就懒洋洋地躺到了床上,今天可把老子给累坏了。d,让那个冯文青折腾的够呛。

    那丫看上去也就和偶差不多年纪,那个李满江至少得有四十岁,她也没有介绍他们什么关系,想来想去也只能是相好关系,而且这种关系极有可能是不正当的。

    想到这里,便起身拿出了李满江的名片来看个究竟。一看之下大吃一惊:李满江,大学财政金融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系主任、省金融财政政策研究办公室常务顾问。妈的,没想到这b竟还是一条巨鳄,怪不得气度不凡。

    偶自己虽然不求上进,但对知识分子却是由衷敬仰,看完满江同志的这一大串头衔,不由得对其充满了敬意。

    躺在床上快要睡着时,脑中忽地又想起了冼性感,可能吃的那些羊白腰羊鞭此时起了作用,竟鼓鼓的憋的难受。

    爬起来又浇了满满一桶冷水,才将那鼓憋感消去,又过了好长时间才渐渐入睡。

    nnd,以后身边没有女人陪睡,绝对不能吃类似羊白腰羊鞭之类的祸害玩意儿。

    第二天一上班没多长时间,老崔这b先发现了我手臂上的伤痕,故意大呼小叫起来:小吕,被女朋友掐的吧这么惨啊,哈哈。

    潘丽听到后,扭着大屁股背转身来,一看之下也嚷了起来:呀小吕,你找了个眼蛮女友吧怎么伤成这样了嘻嘻。

    就连那个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邓霞同志也开了腔:小吕,这么惨兮兮的,找对象可得看准了。

    肖娜在旁也是呵呵直笑。

    冼梅脸上故作旁观者,但眼神中已是很不高兴。

    我晕,老子就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这种事没法解释,只能暗暗跺脚后悔,后悔不该穿短袖衬衫,该穿长袖的。早上出门上班时怎就把梅超风给偶整的这梅花十弄给忘了呢暗暗责骂自己粗心大意。

    小眼微瞥,偷偷看了看冼性感,只见她低着头看着桌面,脸色却是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想必是吃醋吃了个滚涨饱。

    看到她那样子,我开始的感受是很心疼。

    但随之想到前晚她让偶干靠的时候,心中不由得又是大乐。

    哼哼,让你吃点醋也好,让你自己体会体会被人干靠的滋味。你越吃醋,说明老子在你心目中的地位越重要。

    想到这里,心为之一爽,反倒庆幸多亏那个白骨精给老子挠了这个梅花十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