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二、水井坊-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七二、水井坊

    等驴友们都安置好帐篷后,老谭同志招呼大伙围拢在枯枝堆旁,并点燃了枯枝。顿时一簇篝火熊熊燃烧起来,将瑟瑟凉风带来的寒意都驱散开来,大家纷纷露出笑脸。

    由于驴友们是在网上报名的,大多相互之间不认识。因此,在就餐之前,谭大哥提议让每一位驴友先进行一番自我介绍,气氛渐渐热烈起来,似乎都忘记了长途驴行带来的疲惫。

    所有的驴友们将自己带来的晚餐都摆放在篝火旁,并且不论男女还几乎都来了白酒。在这秋冬之交的季节,出来驴行,白酒是必不可少的。看来大家都是提前做好了准备。

    驴友们带来的晚餐大部分都是烧烤的,就着篝火再烘烤加热一番,顿时香气四散,浓郁扑鼻。

    霹雳丫拿出来了买好的一只烧鸡和一只烤鸭,还有一些零吃和矿泉水。

    嗯这丫怎么没有买白酒她不会把这最最关键的东东给忘记买了吧要知道,现在不是夏天,而是深秋初冬季节,在这眼外宿营,如不喝点白酒寒气侵体那还得了。

    想到这里,我悄声埋怨她:你怎么不买点白酒

    她白了我一眼,哼了一声而道:你又不擅长喝酒,买那个干什么

    晕,此一时彼一时,我虽然不擅长饮酒,但也要分时候啊。来到这么个荒凉的地方,还要在这里过夜,不喝点白酒那怎么行

    嘿嘿,我可不想再看到你醉酒的样子。来,以水代酒吧,给你。她边说边递给我一瓶矿泉水。

    我日哟,这个臭霹雳丫,真是太过分了。我气恼之下,接过这瓶矿泉水来,拧开盖,就往嘴里猛灌了一大口。

    霹雳丫看我将矿泉水刚灌进嘴里,立即欠起身来,用手捂住我的嘴,大声急促地说:不准吐,不准吐出来,必须全喝进去,听到没有全喝进去。

    我操啊,奶奶的,老子现在是苦不堪言。想立即吐出来但嘴巴被她紧紧捂住了,又听她如此尖声高腔地一阵吆喝,很自然地咕咚一声全部吞了下去,立即又辣又呛地剧烈咳嗽起来,原来矿泉水瓶里装着的是白酒,而不是甘甜的矿泉水。霹雳丫给老子来了个挂羊头卖狗肉,这下把老子害惨了。

    我坐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着,她却乐的笑弯了腰。d,老子又被这丫给狠狠地捉弄了一番。

    气的老子用手指着她,想开口骂她,但在剧烈的咳嗽之下,却是骂不出话来。

    其余的驴友们,开始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注目看着我和霹雳丫。等看到最后,都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均纷纷大笑起来。老子让霹雳丫整的给大伙当了一把笑料。

    看我还在不停地咳嗽,霹雳丫有些心疼着慌了,急忙起身用手拍打着我的背,以此减少咳嗽给我带来的苦楚。老子咳到最后,咳嗽的连眼泪也出来了。看她捉弄完老子之后又如此体贴地照顾起老子来,刚才的满腔怒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是沙哑着嗓子轻骂了她一句:你奶奶滴。

    看我没事了,霹雳丫又呵呵笑了起来,将切成块的烧鸡烤鸭用一根细铁钎子串着,在火上烤了烤递给我。

    等我吃了几块肉后,她喝了一口酒后又将瓶子递给我,让我再喝,老子说啥也不喝了。

    她趴在我耳边,悄声对我说:这个矿泉水瓶装着的酒,是从我哥家里带来的,是上等的水井坊。我本想装一般的酒,但我哥听说你也和我一块出来驴行,便将珍藏多年的上等水井坊拿了出来。你要不喝,可对不起我哥哟。

    我一听,心中温暖无比。这可是满江大哥的一番心意,我要不喝,太也说不过去。于是便和霹雳丫她一口我一口地喝了起来。

    霹雳丫还热情地让着旁边的驴友们来品尝我们的烧鸡烤鸭。但矿泉水瓶里的水井坊却没有让任何人,这个臭丫头,很知道孰重孰轻。

    老子今天实在是累到了极限。昨晚和姚乐乐嘿咻了一宿,今天又驴行了一天,还爬了两座山。要不是中午在霹雳丫的怀里睡了那一小觉,下午绝对撑不下来。

    人累极了,喝点小酒确实解乏,但解乏的同时却是更加地疲乏。大概喝了三两白酒之后,我的眼皮开始掐起架来,困倦潮水般向我袭来。驴友们乱糟糟的说笑声,竟成了老子的催眠曲。

    霹雳丫看着我摇摇欲倒的样子,便起身将我扶进了帐篷里,并将我的球鞋脱下来,打开睡袋,把我给装了进去。

    睡袋这个东东,老子从来没有用过。此番亲自尝试,才知道睡袋很是温暖舒适,里边有一层厚厚的绒毛,即使在天寒地冻中也能坦然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