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三、夜半*吟-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七三、夜半*吟

    老子进入睡袋没有半分钟就呼呼大睡起来,当真是睡的天昏地暗。霹雳丫何时进来的,偶也不知道。

    睡到半夜的时候,一阵尿急把我给憋醒了,急忙从睡袋里钻出来。

    深更半夜的,你干什么去

    我扭头一看,是霹雳丫在问我。她正躺在我旁边的睡袋里。

    我要去尿尿。我边说边摸索着找出球鞋穿上,拉开帐篷的拉链从里边钻了出来。

    弯着腰急急忙忙跑到二十多米外,掏出霸王枪,一阵爆雨洒向牧女坪,尿的爽也淫也。老子的这泡大尿,还不知要滋润多少枯草,让它们恢复生机,给人们带来绿色,嘿嘿。

    尿完之后,提上裤子,又急忙往回返。当再返回来的时候,傻眼了。为啥因为驴友们搭置的帐篷都是一个样的,在黑暗中看到的都是一个颜色,老子不知道哪个是自己的帐篷了。一时大急特急起来。又无法挨个地把帐篷掀开寻找,毕竟还有很多女驴友。想大声喊叫霹雳丫,又怕吵醒了其余的驴友。急的老子在帐篷堆周围窘迫的团团乱转起来。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种奇特的声音,若隐若现,很是诱人。凝耳仔细一听之下,才明白这种若隐若现的声音是男女行那苟且之事时兴奋压抑的吟声。

    我日哟,这是谁啊一整天不是走路就是爬山的,怎么还有如此精力鼓捣这些龌龊之事况且这是在荒郊眼外啊,谁这么有此雅性呢真他妈的浪漫。

    我蹑手蹑脚遁着声音悄悄地走了过去。果然在一个帐篷里,一对狗男女正在呼哧呼哧地狂办着呢。我将小耳朵贴在帐篷上,里边的动静听的清清楚楚。

    nnd,帐篷里的女子吟声竟然抑扬顿挫的,煞是好听,引得老子的弟弟瞬间勃发起来。要知道昨晚老子可是和姚乐乐嘿咻了一宿,体内的精华都已经被抽的净净光光了,一整天都是焉又耷拉地毫无生机。此番竟被这帐篷内的女子的诱人吟声引得狂劲大发,心中怦怦直跳,呼吸也有些粗重起来。

    如果老子昨晚没有和姚乐乐嘿咻个不停,估计老子此时就会像恶狼一般不管不顾地扑进帐篷里去,将那狗日的男的一脚踹开,让老子来狂办这个女的。

    就在我裆部打伞蹲在那里听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老子的脖子被人从后边勒住了,并且嘴巴也立即被对方用手给堵上了。

    如不把老子的嘴巴堵上,老子肯定会立马大叫起来。在这漆黑荒凉的眼外,突然被人从后边勒住又用手将嘴巴封住,实在是太恐怖了。

    那人轻轻拖着我,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一直把我拖到七八米开外的一个帐篷边,这才松开手。还没等我缓过身来,那人就一把将我推进了帐篷。

    我扭头一看,原来那人是霹雳丫。

    她压低声音问我:吕大聪,你鬼鬼祟祟地在哪里干什么

    在听里边的人说话。

    放屁。

    真的。

    什么真的人家说话有什么好听的我看你的目的不纯。

    我刚才尿尿完了之后,找不到咱们的帐篷了,便开始胡乱找起来,走到那个帐篷跟前,发现里边有动静,就听了起来。

    什么动静

    ┄┄说话的动静啊。

    放屁。

    那你说是什么动静

    什么动静你知道,你以为我没有听出来吗

    啊你听出来了,什么动静啊

    滚,你真下流。

    嘿嘿,我以为你没有听到呢。

    你以为就你耳朵灵啊。

    奶奶的,那对小夫妻还真t浪漫,竟然在这眼外┄┄那个样。

    闭嘴,快点睡觉。

    哦,怎么睡啊

    还能怎么睡进你的睡袋。

    此时霹雳丫身上的肉香一阵浓似一阵地往我的鼻孔里钻,又加上被刚才的那对狗男女挑逗起来的情,老子再也忍不住了,忽地将霹雳丫抱在怀中,将她压在身下,嘴巴准确无误地亲住了她的樱唇。

    她先是激烈挣扎,随后半推半就,最后才和老子配合起来。吻着吻着她竟不由自主地吟了起来。这下子老子再也控制不住了,情如排山倒海般卷着巨浪向我拍来,我的爪子开始不老实起来,迅速向下滑去,拽住她的裤腰使劲往下拉。

    住手,听到没有你再动┄┄

    霹雳丫看我不听她的,仍在继续耍流氓,忽地将我推了下去。

    让你亲亲就已经是最大限度了,你竟敢还想胡作非为。

    老子虽然被她推了一把,但情正在燃烧,忍不住上前又将她抱住。这次霹雳丫不客气了,给老子来狠的了,啪的一声给了老子一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