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六、报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七六、报到

    到了上级行办公楼,还没进电梯,突然醒悟过来。nnd,光顾高兴了,竟然忘了提前问问来这里报到找谁去呢一把手那个臭蛆也没有和老子讲,操他奶奶的。

    老子正在犯愁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但老子没敢进去,进去了到了楼上不知道找谁,还可能被楼上的人给哄出来。上级行的这些鸟人平时个个都趾高气昂的,似乎天生就比别人高贵一样。纯粹是不知道头轻蛋肿的一帮龟孙。重点说明:霹雳丫除外。

    犯了一会愁,突然想到不如先找霹雳丫去,向她问问不就一切都ok了。

    想到这里,兴冲冲乘上电梯到了霹雳丫稽核部所在的楼层。站在走廊里,掏出手机来拨通了她的手机。

    喂,是我。

    嗯,我知道是你,来电上都显示了。

    你出来一下。

    啊什么

    我说你出来一下,我现在正在你稽核部外的走廊上呢。

    啊我不在办公室里啊,我今天出来到下级行检查了。

    我靠,这个挨千刀的霹雳丫,关键时刻竟然找不到人了。

    你找我什么事啊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哎呀,几天不见,脾气见长了是不

    嘿嘿┄┄说到这里,我突然童心大作,决定先不和她说我调到上级行这件事了,到时候突然给她来个惊喜岂不是更好

    你嘿嘿什么有事快说。

    你认识办公室的人不

    干嘛认识啊,你要找谁

    办公室的负责人是谁

    车小田车主任啊,你找他干嘛

    有点事向他汇报一下,他的办公室在哪里

    哦,在八楼,好像是805房间,你到八楼再问一下,别弄错了,我也记不清了。

    好,我这就过去找他。

    等等,我还有个事要找你。

    啥事

    上次下大雨我们受伤住院时的税收的票你还没有给我呢。

    哦,对了,我也把这事给忘了,你抽空到我那里去拿吧。

    我没空,星期六和星期天我要去照顾我嫂子,我哥出差还没有回来。

    满江哥又出差了

    嗯,都好几天了。

    好吧,我下个星期一给你送过来。

    挂断电话后,我急匆匆向八楼走去。

    来到八楼,只见八楼的走廊上铺着厚厚的地毯。nnd,上级行就是气派,连走廊都t给武装了起来,上级行工作人员的脚丫子也比下级行的尊贵,tnnd。

    刚在走廊上站了会,就看见从一间办公室里出来一个女的。这个女的个头不高,浑身上下透着一个胖字,并且胖的很是可爱,烫着卷发,皮肤白白净净,戴着一副眼镜,猛一看像极了香港的演员肥肥沈殿霞。离着她三四米远就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浓烈的香水味。

    我走上前去,很是礼貌地对她微笑着问道:请问,车主任的办公室在哪个房间

    哦,你找车主任啊,请问你是哪的

    我晕,我向她打听车主任的房间,她倒问起我是哪里来的了。

    哦,我是支行的,来找车主任有点事。

    哦,你是支行的呀,车主任在不〇五房间。她边说边用手指着前方。

    我眉头微微一皱,很是不解地轻声问了句:不〇五

    她见我问不〇五,微微一怔,呵呵地笑出声来,笑声银铃般好听。伴随着笑声全身的肉肉也都跟着颤抖起来了。

    呵呵,刚才说溜嘴了,不〇五就是八〇五,车主任在八〇五房间,嗨嗨┄┄她边笑边向我解释了一番。

    哦,谢谢你了

    nnd,这是个爱笑的胖丫。老子第一次听说不〇五就是八〇五,初来乍到就先学了一招,上级行的人就是高深莫测啊不〇五为什么就是八〇五呢老子边纳闷地想着边向八〇五走去。

    来到八〇五门前,轻轻敲了几下,里边传出了请进,我轻轻打开房门。

    只见屋里大办公桌后边的大靠背椅上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胖乎乎的脸红光满面,正在执笔写着什么。

    他抬头一看进来的是个陌生人,没有立即说话,但眼睛里却透出你是谁的询问。

    我向他微笑着点了下头,轻声试探着问:请问,您是车主任吧

    嗯,是我,请问你是┄┄

    哦,车主任,我是新来报到的小吕,原先在支行办公室工作。

    哦,你就是吕大聪

    嗯,是的,我就是,我这是过来报到的。

    呵呵,你好

    车主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过大办公桌,过来热情地和我握手,老子毕恭毕敬地伸出双手握住了他胖乎乎的一只手。这可是老子今后的顶头上司了,不恭敬能行吗

    车主任热情地和我握完手后,请我坐在沙发上。他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开始询问我在支行办公室主要从事什么工作,我一五一十地老老实实地向他作了详细汇报。最后他将调令收下,让我下个星期一就来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