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五、冼梅归来-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八五、冼梅归来

    老子刚才说回老家去那是个谎话,冼性感马上要回来了,老子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在家坐等她归来。她回来要是找不到老子,那该多伤心。但不听霹雳丫的吩咐,霹雳丫也会很伤心。

    想到这里,老子不由得有些左右为难起来。猛地又想到冼性感回来后,也在这个办公楼上班。到时候,冼梅、我、霹雳丫都在一个楼上,老子这种吃碗里看锅的行为,一旦要有一个闪失,被霹雳丫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被冼性感发现了后果不敢想象。

    越想心中不再是左右为难了,而是大骇特骇起来。

    越想心中越是自相矛盾起来,既盼冼性感快些回来,又怕她回来。奶奶的,老子本来调到上级行来上班是件爆喜狂乐的事情,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钻进来都钻不进来。但一想到今后霹雳丫和冼性感都要和老子天天在一个楼上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再想四平八稳地走下去,实在是太难了。老子现在不但是在走晃晃悠悠的铁丝了,更像是身处刀山火海之中,稍有不慎就会被剁碎焚毁。

    霹雳丫和冼性感都不是省油的灯。

    你的脸色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苍白了起来霹雳丫睁着一双妙目看着我,满脸的莫名其妙。

    哼,是被你上午顶的那下还在作疼。我急中生智,扯着谎话应付她。

    哼,活该,谁让你骗我了嗨嗨。

    吃过饭后回到不一不,赵组长给了我个文字报告的提纲,让我按照他列的提纲进行起草。我立即振作精神,全部身心都深入进去,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工作状态。毕竟老子新来乍到,工作不但要干好,还要干出成绩来,不全力以赴那是不行的。否则,连脚跟站不稳的。不管老子是交了狗屎运还是别的原因,被稀里糊涂调到上级行来,但工作上还得凭自己的真本事,不然最后难看的是自己。

    转瞬之间到了周五,nnd,老子可把这天给盼来了。在这之前,老子给冼梅打了几次电话,她老是说快了,快了,但就是不见人影。今天是周末,如果回来的话,应该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谁也不要怪老子花心,更不要怪老子脚踏两只船,甚至是几只船。老子本不想花心,但遇到像霹雳丫和冼梅那样的美女,想不花心都难。老子更不想脚踏两只船,而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是老子贪婪,而是霹雳丫和冼梅各有千秋。哪个都不舍得,哪个都不忍心放下。

    中午的时候,霹雳丫给我送来了一大包东西。我问她这是干什么她说你不是回老家嘛这些东西你带回去,我都给你买好了。

    我一听,心中惭愧的直想拿小脑袋撞墙。禁不住说道:哎呀,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

    说什么说你们男的不会买东西,和你说也是白说。

    你提前说一声,我和你一块去多好。

    你刚来这里上班,还是安心工作的好。我上午到下边检查去了,回来顺路买的,省得你下了班再去买。

    我听到这里,感动的小眼直想流泪,心中既愧疚又感激地说:你做事总是那么有主见。

    哎呀,吕大聪,我辛辛苦苦给你跑腿,你不但不说声谢谢,还满脸的不高兴。

    哦,我是被你感动的不会说话了谢谢

    平时贫嘴呱啦舌的,这时候又不会说话了,呵呵。

    霹雳丫走了之后,我打开她买来的那一大包东东看了看,乖乖龙的东,东西南北中,这丫竟给偶的父母买了好几百块钱的食品。

    如果是一些耐用品,老子先拿回租住地,等真回老家去的时候再拿回去给父母。但这些食品好多都是有保质期的,怎么办

    我立马穿上外套,提上这包东东,马不停蹄地打车向我曾经就读的那个垃圾大学奔去。我有一个小老乡,是本村同族的一个小兄弟,正在那个垃圾大学就读,每到周末他都会回老家的。我将这一大包东西交给小老乡,让他带回老家,交给我的父母。

    老子坐在办公室里,心中迫不及待地等着臭老鼠的声音老子的手机铃声是老鼠爱大米。但一直等到下午下班也没有响起。中间只是收到几个垃圾短信,气的老子连看也没看就直接删除了。nnd,冼性感这个臭丫不会又不回来了吧

    等办公室的人都走了后,我才无精打采,焉又耷拉地往家中走去。

    来到楼前,打开楼洞门,刚想抬脚上楼,只听身后一声大叫:吕大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