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六、久别重逢-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八六、久别重逢

    我回头一看,只见七八米开外的一辆车上下来一个女子,长发随风飘洒,穿着一件米黄色的风衣,脚蹬一双棕色皮靴,站在那里甜甜笑着望着我。

    此时天色刚刚擦黑,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是谁了她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冼梅。

    老子心中怦怦直跳,激动地不可自制,竟傻傻地站在那里没有了任何动作,只是痴痴呆呆地望着她。

    此时的冼梅愈发地娇嫩丰盈、柔情绰态、千娇百媚,粉藻其姿。远远望去她美似天仙,月貌花容,如踏五色祥云,似捧灿烂花枝。

    我实在再也找不出更恰当的词语来形容冼梅的美了,只是痴痴呆呆地望着她,激动地脚丫子也迈不动了。

    冼梅看我发傻发呆的样子,她莞尔一笑,百媚丛生,做了个俏皮鬼脸,双手一开,耸了耸肩,做出向我拥抱的姿势,但就是不过来。

    我知道她这是在等我过去,我捂了捂胸口,慰了慰狂跳的心,使劲迈开步子向她走去。我越走越快,离她还有几米的时候,我已经跑了起来,跑到她跟前。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同时紧紧抱住了对方。

    我将头埋在她的秀发之中,吸吮着她秀发的芳香和身上的体香,激动之下竟使小眼盈满泪水。

    我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阿梅,想死我了。说话的声音竟然哽咽了起来。

    我也很想你。阿梅吞啜饮泣地柔声说道。

    迅即我和她不约而同地紧紧吻在了一起。

    此时就是霹雳丫在旁边老子也不管不顾了,就是把老子大卸八块老子也要吻下去。

    也不知吻了多长时间,我静静地看着她,伸手去抹她脸上的泪水,她梨花带雨般对我笑着,蝉露秋枝般流着久别重逢的相思泪。

    此情此景,老子的泪腺格外活跃起来,小眼中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淌,她俏然一笑,伸出手来也给我擦拭眼泪。

    我双手攥住她的玉手柔声对她说:走,我们回家去吧。

    不,今天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她拉着我上了车。到了车上我这才想起来问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告诉我是今天下午回来的,先回家去了一趟,随后就开车过来了。

    阿梅,你要带我到哪里去

    嘿嘿,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她笑着说着又给我做了个鬼脸。冼梅做鬼脸时的神态,俏皮可爱,掩映生姿,姣丽盈媚,魅力四射。看的我神魂颠倒,魂不守舍。一看到冼梅给我做鬼脸,我都有一种把她立即全部含在嘴里的冲动,牙根的难受,这就是美女的魔力。

    能告诉我去哪里吗

    现在不告诉你,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嘿嘿。

    她这么一说,立即把我的好奇心提起来了,止不住瞪大小眼看着前方,看她到底把我带到哪里去。但没过一会儿,我又忍不住看她了,我仔细看着她,认真地端详着她,越看她越美,越看她心中越甜。

    阿梅边开车边说:我走的时候,忘了把车给你留下。语气充满了遗憾。

    给我留车干什么我这水平开个拖拉机都费劲,你就不怕我把你这名贵的车给开到沟里去。

    你越不开越不行,这车必须多开勤开才行。我一个多月没摸车了,今天刚开始开的时候,感到很是手生别扭。

    说话之间,冼梅将车开进了一个大院里。我一看原来是本市最高档的酒店。冼梅直接把车开到了这个酒店的后院里。

    阿梅,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嘿嘿,别问了嘛,进去你就知道了。

    一个保安过来指挥着我们将车停好。下得车来,冼梅又将后车盖打开,招呼我过去拿东西,从后备箱里提出来了几大包东东。

    阿梅,这是些什么东东啊

    是我从北京给你买的服装。

    哦,买了这么多啊。

    嗯,这可是从王府井上给你买的。

    很贵吧

    嗯,还行。

    冼梅说还行,老子就不敢再问了。她嘴上说的还行,那就是花销至少要上万了。

    这个酒店是本市最高档的酒店,在老子的眼里这个酒店比t五星级酒店还要高档些。该酒店依湖而建,周围的景色秀丽,离着老远一看到这个酒店的外观,就感觉到浓浓的高贵之气扑面而来,一般人根本就不敢进这个酒店的门。除了达官就是贵人,再不就是t的爆发户。

    冼梅领着我向酒店内走去。到了一楼大厅,一个女服务员礼貌地迎了上来,冼梅出示了一个卡,那个女服务员一看,立即微微一笑,没有问什么,只是将手一摆,做了个请进的姿势。冼梅没说任何话,直接领着我向电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