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八、催情床-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八八、催情床

    就在老子激动万分地脱冼梅的衣服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服务员来送饭了,你快洗吧,我过去。冼梅轻声说道。

    我日,这个狗日的服务员真t不是个东西,这个时候来败坏老子的兴致。d,是个男的老子阉了他,是个女的老子办了她。

    听说话声进来的是个女服务员,日,要不是俺亲爱的冼梅在此,老子真想把这个败坏老子兴致的女服务员弄进来,按在浴盆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鸳鸯她一把再说,谁让她打扰老子的好事来。

    等女服务员走了后,我开始喊冼梅过来,老子的弟弟已经又粗又大起来。我喊了几声之后,冼梅只是咯咯娇笑,就是不过来。又喊了十多声,她还是不过来。

    我有些着急,赤身果体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刚一出浴室门,冼梅立即说道:小心,这里有摄像头,都会给你录下来的,哈哈。

    nnd,她这一说,我还真有点害怕。真要把老子的这副尊容给录下来,再被那些挨千刀的给发到网上,老子就别在这个世界上混了。

    我只好又缩了回来,只伸出小脑袋,急三火四地喊阿梅过来。我越喊她笑得越烈,但就是不过来。老子足足喊了十几分钟,在千呼万唤之下,阿梅也没有过来。这下子,老子的欲火犹如山崩海啸一般,炽热程度足以能将老子焚烧成灰。

    阿梅,你别急我了行不行你快点过来,我真的受不了了。

    咯咯,你猴急什么呀,你快点洗澡换上睡衣出来,我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了,第一次一定要在这舒服的床上才好啊。

    哦,好吧,你这是故意挑逗我。

    嘿嘿。

    这个臭丫头,看来非把我憋的不能再憋了,才开始让老子得逞,臭丫头大大地坏了坏了滴又。

    我开始自个冲洗起来,冲洗了没一会儿,透过水帘,穿过提性玻璃,我看到冼梅正在床上脱掉衣服,只穿了个小三角裤头,戴着乳罩,看那样子,她是在换穿睡衣。

    看着她那细润如脂,粉光若腻的香体,老子刚刚松软下去的弟弟瞬间又高耸起来,硬邦邦地指向了十点方向,并高歌猛唱着努力向十二点方向逼近。

    老子再也忍不住了,匆匆冲了冲,急忙火索地将小体擦干,光着身子就出来了。什么t的摄像头,就是有个摄影机摆在这里,老子也不管不顾了。

    冼梅果真在穿睡衣,不过还没穿上,刚刚披在身上,我一个兔子三抄水就蹦到了床上,从背后将她拦腰抱住。

    冼梅咯咯娇笑着,回过脸来,面如朝霞映雪,媚态如花,清眸流盼,寓满深情。

    我抱着冼梅倒在床上,这床真t舒服,软绵犹如无物而又弹性十足,在这个床上行那巫山之事,简直就是赛过人间仙境,胜过万般花丛,爽的老子直想抱着冼梅一飞冲天。

    冼梅柔情地看着我,千言万语,万般思念都化作娇柔眼神定定地看着我。阿梅的皮肤比以前更加地细腻了,脸色比以前更加地红润了,嫩嫩地发着亮光。樱唇也比以前更加性感了,秀发蓬松着,丹唇列素齿,翠彩发蛾眉。

    老子再也忍不住了,将冼梅紧紧搂在怀中,由于过于激情,竟不由自主地自个儿先轻声吟了起来,两只爪子也颤抖了起来,哆嗦着将她的乳罩和裤除去。当我的嘴唇吻住她的红唇时,她轻轻闭上秀眸,尽情地享受我给她带来的爱抚。

    这个床宽大无比,柔软富有弹性,躺在上面就能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之事,简直就是个催情弹,叫它催情床则是更加地贴切。

    在这催情床上,也就省去了巫山的前奏。我的弟弟刚触到了冼梅的桃花洞口,就感觉到冼梅的桃花洞早已是白露悠悠流不止了。

    这催情床果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催情弹,省去了老子的前奏。

    我将舌头全部伸进冼梅的口里,舔着她那错落有致的性牙,吸吮着她那滋润的津液。冼梅用她那提性的贝齿轻轻咬噬着我的舌头,喉咙中发出不可自抑的吟声。她的双手紧紧环抱住我的小屁股,用力往她的桃花源地拽着。

    这是信号,这是让老子进入的信号。我的弟弟高唱着欢歌,昂头挺胸而又无比贪婪地进入了她的私密处,进去之后立即跳起了快节奏的摇摆舞。

    冼梅吟连连,吟声摄魂。我是呼哧不断,快慢相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