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九、久干淌迈舞-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八九、久干淌迈舞

    也许是这床太t催情催性了,也许是老子和冼梅分开太久,彼此过于想念对方,我直担心不能撑到她到达高,我就狂泻不止了。

    我感觉冼梅的桃花洞很紧很实而又很湿润,夹裹得我的弟弟舒服无比,高度兴奋,一种快射的感觉猛地向我袭来。

    就在我极力控制自己的时候,冼梅也迅速到达了高。我没有想到冼梅能如此之快就到达了巫山之巅,估计她和我的状态是一个样的,都是干柴遇烈火,久雨逢甘露。

    看着她被性高折磨得既兴奋又难以自制的陶熏媚态,我快速地进行,都几乎顶到了她的子宫。伴随着她的高,我也到达了巫山之巅。我和冼梅在巫山之巅共同沐浴爱河,兴奋的都大声吟不断,共同跳起了令人神往的久干淌迈舞酒干倘卖无。

    看着冼梅由于到达极乐之巅而兴奋的脸如红桃,秀眸里发着幽幽的满足性光,我禁不住又和她热吻起来。

    我趴在她的耳边柔声问道:阿梅,舒服吗

    嗯。她点了点头。

    阿梅,我感觉你那里怎么这么紧了夹的我很舒服,兴奋的差点没等到你的高的到来。

    呵呵,自从和你上次发生完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发生过。时间久了,那里就变紧了。

    听到这里,老子又忘情地和她热吻起来。

    得到极度满足,人就会容光焕发。冼梅的脸色红中泛亮,透着浓浓的桃花芳香。我们在床上过足了瘾,开始下床吃饭。

    冼梅穿上一件花格丝绸睡衣,更显得风情万种。她从床边的挂衣橱里拿出来一件灰色丝绸睡衣递给我。

    阿梅,这睡衣是你带来的

    不是,是这酒店配备的。

    阿梅,我们最好不要穿了,这睡衣还不知道别人穿过多少次了。

    哈哈,你就别杞人忧天了。这睡衣是专门配给我们的,我们用完可以带走,不带走酒店会自动销毁的。

    为啥

    这里一天的住宿费用就是5888元,像睡衣这种小配备都包含在内了。不然,价格不会这么高的。

    哦,原来如此。

    老子来到这种地方,就好似乞丐得到了一碗红烧肉,都不知道怎么下口了。

    我和阿梅来到客厅里。靠近北边窗户的地方有一个餐桌,餐桌上扣着一个很大的铜罩。

    掀开铜罩,桌上摆了好几道精致的菜肴。老子只认得其中的一道菜西芹爆炒腰果,其它的老子一概不识。

    我指着那几道菜问:阿梅,这几道菜是什么

    猪,连这个也不认识。这是鱼翅和鲍鱼还有枸杞羊肉丝。

    我听后直直地看着那盘枸杞羊肉丝,鱼翅鲍鱼老子确实没有吃过,更没有见过。但羊肉是老子的最爱,老子的拿手绝活就是驴式红焖羊肉,但老子还从来没有见过像这般切的如土豆丝样细的羊肉丝。真t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次算是让老子长见识了。

    阿梅又从酒柜中拿出来一瓶上好的干红葡萄酒。

    d,有佳人陪伴,吃着鱼翅鲍鱼,品着枸杞羊肉丝,嗑着增大jj的腰果,真tnnd太爽了。

    极度幸福之下,我不再叫冼梅为阿梅了,而是直呼她为老婆了。阿梅幸福地呵呵笑着,也改了口,直呼我为老公了。

    吃过饭后,阿梅让我按下门口的一个按钮,没过半分钟,就听到门铃响,打开房门,一个女服务员进来了。

    她先向我深深鞠了个躬,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

    我靠,老子只是按了一下,就引来了这个女服务员,老子能有什么吩咐老子也莫名其妙呢。

    阿梅从餐椅上站了起来,礼貌地对那个女服务员说:你好我们已经吃完饭了,请你收拾一下吧。

    好的那个女服务员连连答应着,迈着小碎步瞬间就将餐桌上的残羹剩饭和盘碗叉筷收拾出去了。

    我晕,原来阿梅让我按那个钮,竟然是呼叫服务员的钮。我怔怔地看着她。她调皮地一笑呵呵说道:看你那傻样,傻乎乎地什么也不知道。

    老婆,我有一样很是知道的,只要知道那一样就足够了。

    哪一样

    我指了指床上,赖赖地坏笑着。

    呸,不嫌丢人,你也就知道床上那点事,呵呵。

    男人嘛,只要知道这点事就足够了。

    你的脸皮真厚。

    嘿嘿

    房间里有个超大的壁挂液晶电视,老子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号的电视。禁不住问道:老婆,这个电视都快赶上电影屏幕了。

    嗯,这个电视最适合看电影了。来,老公,我们看个电影好吗

    你想看就看啊,电视频道上有才行啊。

    你真是个猪,这里有闭路电视,储存了各式各样的影视剧,想看那个就看那个,就像在ktv包厢唱歌点歌一样。

    啊还有这功能

    嗯,这里能同时接受各个频道的电视节目,也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播放影片。

    老婆,有没有哪样的

    哪样的

    就是裸的a片啊。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