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被她虐待-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十九、被她虐待

    从李感性办公室出来刚回到工位坐下,冼性感就从飞鸽上给我来了把带血的菜刀,紧接着又来了一句:有本事就别换成长袖的衬衣。

    晕,这丫还记得偶的那梅花十弄。d,女人就是小心眼,到现在醋劲还没下去。

    我回了她一句:下午回家后你多吃点小苏打。

    她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竟问我为什么吃那东东。

    我给她发了个猪头,又说道:你胃里的酸太多,吃点小苏打中和中和。

    她顿时没了反应,oo哈哈,我正在沾沾自喜时,她突然拿着一摞材料起身走到我身边来,面带祥和,语气平静地说道:小吕,你看看这个材料,哪里还需要补充补充。边说边俯下身子,右手拿着材料盖住了我的左手臂。

    我一愣,还当真以为她过来是和我交流工作的,对她报以一笑。

    我还没有笑完,感觉她的左手在材料的掩护下扭住了我左手臂上的肉,迅即扭成了一个麻花,一阵钻心的巨疼,使我张开大嘴差点喊出来,但心中告诉自己不能喊出来,一喊出来我和冼性感的事就爆露了,非坏菜不可。

    我只有咬牙将头埋在右臂上默默忍受她的虐待。估计她也料到我不敢声张,便肆无忌惮地狠扭了我好长时间,疼的我几乎冒出了汗。

    d,她和我说的补充补充材料,那是说给别人听的,面色祥和语气平静那是做给别人看的,真正的目的是海扭老子一把。

    这丫的醋劲都变成了鹰爪,几近将老子的嫩肉给扭下来,等她发完恨泄完愤,心满意足地回到她的工位上,老子还兀自疼痛不已。

    过了好大一会,还是疼痛不减,d,我把左衣袖口捋了上去一看,被她扭得那个部位已经变成了黑紫色,恐怕再让其他的同事看见,急忙将袖口抹了下来,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老子不是哑巴,但也不能说出来,更不能发泄,只能默默地含泪忍受。

    你丫口口声声说不沾我这个处男的便宜,我的胳膊让其她女人掐关你屁事,你吃的哪门子醋口是心非的死丫头。我心中暗暗地骂了起来。

    你丫扭也扭了,气总该消了吧。便在快下班时无事找事地主动和她说了几句话,她竟然对偶冷若冰霜起来,看来,老子挨的这顿毒扭算是白挨了。

    d,这丫不是醋坛而是一个醋缸。

    男人吃醋好似呷酒细品,女人吃醋则是仰脖猛灌。

    晚上回到家,冲澡的时候,发现被冼性感扭的部位更加紫黑紫黑的,面积也大了许多。急忙找出学生时代学几何时用过的三角尺,仔细量了量竟有二十多平方厘米,我直怀疑这丫是不是练过鹰爪龙爪之类的旁门左道的阴功太狠了,nnd,这个死丫头怎么对待老子像是对待阶级敌人般凶残,最毒莫过妇人心此话当真没半点虚假。

    看看左手臂上冼性感留下的紫黑蝴蝶斑,又看看右手臂上梅超风留下的梅花十弄,心中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虽然心中五滋耷拉味的,但双臂左蝴蝶右梅花,也印证了老子很有女人缘,特能交桃花运。想到这里,躺在床上很快美美地进入了甜甜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