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九、疲于应付-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二九九、疲于应付

    nnd,老子都快成了风流倜傥的楚留香了,处处留情,到处飘香,

    现在却是疲于应付了。我开始手忙脚乱地给霹雳丫回短信,这丫可别自己跑过来了。况且我已经和阿梅说了我在不一不上班,要是阿梅也赶过来了,两个大美女碰撞倒一块,那就是星球大碰撞,老子非得翘翘了不可。

    我给霹雳丫回了短信,造谣撒谎说是在老家那地方手机信号不好,只好关机了。连着回了好几个短信,又是解释又是道歉的,这丫才回了一个短信:知道了,我在忙呢,别再烦我了。

    我晕,反倒成了老子烦她了。

    十点来钟的时候,阿梅给我发来了短信:大聪,我的工作分配了,我被分到了监察部工作。

    我立即回道:你满意这个工作吗如果不满意,快找你爸爸再调调。

    嘿嘿,不用了呀,这正是我期待的。监察部没压力,工作也不是很累,我很是喜欢。

    哦,那就行,监察部在几楼

    九楼。

    哈哈,这样最好了。我在八楼,你在九楼,离的很近,多方便啊想你的时候,出去上个厕所就能顺便看看你。

    嘿嘿,好了,不和你聊了,领导要找我谈话呢。

    好的。

    老子听说阿梅被分配到了她很喜欢的部室,也很是替她高兴。况且监察部在九楼,和我楼上楼下,很是方便,心中不由自主地大乐特乐起来。

    但仅仅过了没一会儿,就再也乐不起来了。为啥老子刚才有些高兴过头了,竟把霹雳丫给忘了。要知道,霹雳丫就在十楼。想到这里,老子不但乐不起来,还大骇特骇了起来。

    奶奶的,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哪个狗日的说的真td血淋淋的准确。

    很快中午饭时到了,我给冼梅发了个短信,问她中午饭从哪里就餐她说中午要回家一趟,带一些个人用品过来。

    我随即又给霹雳丫发短信,问她中午从哪里吃饭她说到餐厅就行。我立即回道:在餐厅吃饭,我们还坐在一起吃吗

    当然了,你不想和我坐在一起

    不,我当然想了,我还怕你不想和我坐在一起呢。

    和霹雳丫通完短信,老子的心中不由得惶惶然不安起来。要是以后天天中午,霹雳丫都要和我坐在一起吃饭,不出几天,就会被细心的冼梅识破。西洋景拆穿的时候,老子的末日也就到了。冼梅太辣,温萍太霹雳,老子只能被她们大卸八块,不会有其它好结果的。

    肥约我一起去吃午饭,我只好装作没有忙完工作,让她们三个先去,我过会再去。

    等肥她们三个人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后,我才慢腾腾地下楼。还没进电梯,霹雳丫的短信就来了:你怎么还没下来快来,我给你占好位子了。

    晕,要是天天这般样子,老子没几天好日子了,汗。

    餐厅在一楼,是一个偌大的餐厅,足足有几百平方米。

    此时,餐厅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老子的小体刚出现在餐厅门口,就听一个声音喊了过来:小葱葱,到这边来。

    我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肥在喊我,并且是边喊边对我招手。我晕,老子这吊样就这么讨人喜欢吗老子现在最最期盼的就是没人搭理老子才好。

    我刚想朝肥那边走去,只见靠近窗子的地方,有个人站起来对我招手。我仔细一看原来是等的有些不耐烦的霹雳丫。

    我只好隔着老远双手抱拳对肥施礼,意思是我不到你那边去了。随后便朝霹雳丫走去。

    餐厅里人声鼎沸,噪杂喧哗,我来到霹雳丫身边一看,她已经将我的饭菜都买好了。并且是选了靠近窗户的一个小餐桌,正好可容纳两个人就餐。

    吃个饭也这么拖拖拉拉的。霹雳丫埋怨道。

    嘿嘿,这不是工作忙嘛。我故作轻松地说。

    在低头吃饭的时候,我开始挖空心思地考虑怎么和霹雳丫说以后中午就餐时不要再坐在一起了。霹雳丫也很是敏感,这个措辞必须没有任何破绽,天衣无缝才行。不然,一旦让她起了疑心,麻烦就大了。

    我给你父母买的那些东西,老人家还喜欢吧

    啊嗯,很是喜欢,连连称赞不已。此时老子的嘴中正好含着一大口馒头,才将慌乱之态给掩饰住了。

    呵呵,只要喜欢就行。

    我怕她再继续问下去,端起一碗汤来,也顾不得烫嘴了,低头只管喝起来。

    你丫要是再问这问那的,老子的嘴可是正在急着喝汤呢。一嘴不可二用,顾不上回答你的问话,那也是情有可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