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〇〇、难以取舍-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〇〇、难以取舍

    突然,我想起了刚进餐厅时肥对我又喊又叫的,顿时计上心头。

    喂,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我办公室的同事喊我,你听到了吗我装作很随意地问霹雳丫。

    嗯,听到了呀,肥的嗓门很清脆,估计整个餐厅里的人都听到了,呵呵。

    是啊,她那是喊我过去和她们一块吃饭,毕竟是在一个办公室里嘛。

    吃个饭在哪里吃还不是一个样。

    听到她这句话后,我感觉她把这件事看得不会这么重要。也就是说老子和她坐在一起也行不坐在一起也可。心中一乐,禁不住说道:那好,以后我就和我办公室的同事坐在一块吃饭。

    不行,你要过来和我坐在一块。霹雳丫固执地说着,同时脸上竟然微微一红,有了些害羞的神情。

    我晕,看来如此直截了当地说效果不行,我决定改变策略,用事实说话。

    赵组长、柴雪颖、肥他们三个人每天吃中午饭的时候,都是坐在一起的。你看

    我边说边用手轻轻一指,霹雳丫不由得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赵组长、柴雪颖、肥三个人坐的地方是一个四人餐桌。

    看到没有他们三个人旁边有个空位,是专门给我留着的。我们四个人在一个办公室办公。他们三个在一起吃饭,我却不和他们在一起,这样很不利于搞好团结。他们得认为我这个人不合群,以后就不好相处了。

    霹雳丫听我说完后,沉思了一下说道:你说的也是,那你以后就和他们三个人一块用餐吧。

    我内心狂喜,表面装着歉疚的样子,说:这样就无法和你在一起用餐了,很是对不住你。但我那也是为了和同事们搞好关系,不得已而为之的。

    小样,不要再解释了。不就是吃个饭嘛,有必要这样大惊小怪的嘛

    细节决定成败,必须从细节入手,嘿嘿。

    好了,快吃饭吧,以后你就和他们一块不就行了。

    呵呵,谢谢你的理解

    做通了霹雳丫的思想工作,老子顿时如释重负起来,险些对着坐在对面的霹雳丫舒出一口长气来。来了个紧急刹车,才将到了嗓子眼的那口长气又吞回了肚中,撑的肚子鼓鼓的难受。唯恐霹雳丫看出破绽,急忙低头吃饭,掩饰自己的窘态。

    下午一上班没多久,冼梅就给我发来了短信:大聪,我把个人东西都带过来了,工位也收拾好了。中午回家时,我妈让我下午下班后一定回家,晚上就不陪你了。

    为何一定要让你回家

    我在外边学习了这么长时间,上个星期五下午回来的,还没有和爸妈一块吃个饭呢。

    哦,那你还真的回去。

    就是,为了陪你,爸妈都顾不上了,感觉很是愧疚。

    嘿嘿

    嘿嘿什么过几天,选个合适的机会,你要跟我回家一趟,去见见我爸妈。

    我晕,看来冼梅这丫头也开始动真格的了,竟把我领回家去见她父母这件事提上了议事日程。

    和阿梅通完短信后,感觉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不能再这么稀里糊涂地拖下去了。再这么拖下去,即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心爱的两个美女不负责任。

    我表面上装着在认真工作,实际上心中开始苦苦思索起来。怎么办一个是十楼的霹雳丫,一个是九楼的冼梅,一个是八楼的老子。看似风平浪静、平安无事,实则暗流涌动、凶险万分,一个霹雳一个太辣,老子哪个也惹不起。

    说句真的,霹雳丫和冼梅都是老子遇到的非常罕见的美女,魅力迷人不说,都对感情十分执著。老子哪个也舍不得放下,放下哪个老子的心都会滴血。想到这里,老子竟开始羡慕起一夫多妻制来。

    td,还是三妻四妾的好,省得这么闹心伤感。

    胡思乱想了好长时间,但心里也十分清楚,这般不切合实际地幻想,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徒增烦恼。是该到了下定决心进行取舍的时候了。人不能太贪心了,更不能太贪婪了,想把自己心爱的美女都弄在身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现在毕竟是人权社会,男女早就平等了很多年了,并且还呈现阴盛阳衰之势。你是个带把的,是个有上口下巾的,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和女人站在一起,说不定还不如女人高。

    现在更不是女人缠脚裹足的时代了,三寸金莲早就已经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了。你虽然裤裆中带着个秃头,但和女人站在一起,说不定你的臭脚丫子还不如女人的脚丫子大。这就是时代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