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〇三、狼狈不堪-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〇三、狼狈不堪

    霹雳丫爱穿红色的服装,今天穿着这件枣红色的风衣,更显得丰姿绰约,美不胜收。

    看着她那秀气清纯的脸上散发着喜悦,眸含秋水透出的深情,想到今天下午做出的留冼放温的决定,老子心中顿时一阵刀绞般难受,犹如针扎,更似斧劈。一阵巨大的凉气从胸中漫向四肢百骸,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你发什么抖啊

    霹雳丫快步走上前来,用手搀扶着我,关心地不住询问。

    她越是这样,老子的心中越是难受。不由得扯着慌话说:没什么,可能是刚才上厕所有些着凉。

    霹雳丫一听,忙伸出玉手来搭在我的额头上试了起来,我又忙说:没事的,过一会儿就好了。说着对她笑了笑。

    哎呀,你这笑怎么比哭还难看啊,到底哪里不舒服

    真的没事的。我边说边活动了下四肢,酝酿了酝酿又对她笑了笑。

    嗯,这次的笑才是真笑。

    我汗,女人的心就是细,老子笑的表情都逃脱不了她的明眸,汗。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你这身衣服和皮鞋是什么时候买的

    啊

    啊什么我问你这身行头是什么时候买的不会是双休日回老家买的吧

    哦,早就买了,不过一直没穿。我老家在农村,农村里上哪去买这些服装,嘿嘿。

    看不出你邋邋遢遢的,还挺会买衣服。

    霹雳丫边说边用手摸着我身上的西装,仔细打量了起来。

    你这身西装是什么牌子的手感这么好啊,得多少钱

    我晕我倒,今天早晨在1815号房间里,冼梅给我穿这身西装时,我没有问什么牌子,更没有问多少钱买的。来上班的时候,肥曾经说出了我这身西装的品牌名,但老子当时没有记住。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怦怦跳了起来。

    问你话呢什么牌子的多少钱啊

    你先看看,等会告诉你。

    我表面笑呵呵地装着若无其事,内心实则惶惶不可抑制,小脑袋仔细回想着肥当时是怎么说着来。

    nnd,要是肥现在还在那该多好啊她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牌子的来。况且她爱笑爱说,她要在这里,不用我回答,她肯定会说出这身西装的品牌来。

    挖空心思仔细回想,终于想起来肥当时说的西装品牌有个霸字,但什么霸却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

    怎么不说话啊

    嘿嘿,这不就是男霸西装嘛,这你也看不出来

    nnd,无奈之下,只好说了个男霸名字,看能不能蒙混过关。

    霹雳丫翻了翻我的西装领子,鼻子一哼:你真能胡扯,是你自己买的吗

    我靠,毁了,要露馅了,心中更加骇然起来。

    情急之下开始胡诌起来:怎么不是我自己买的我买了好长时间了,到底是什么牌子的有些记不清了。男人哪有这么细心的,管它什么牌子,只要穿着合身就行。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着你这身西装就像是蒙霸牌子的,果然是蒙霸西装。霹雳丫翻着领子看着品牌标记说道。

    我汗,老子心中一阵窃喜狂乐。nnd,原来这身狗日的西装是t蒙霸品牌的。这次老子可记住了,再也不会忘记了。

    你这身蒙霸西装的价位是多少

    嘿嘿,不高不低,我记的一千多块钱吧,至于具体数目就记不清了。

    屁,真的假的你别蒙我了。

    我怎么蒙你了

    我哥也有一套这样的蒙霸西装,价位六千多,他还说这还不算是最贵的。

    我日哟,这狗日的蒙霸西装怎么td这么贵这不是让老子难堪吗阿梅啊阿梅,你说你给老子买这买那,老子不问什么牌子什么价位,你丫就不会主动说说啊晕,狂晕,这下可好了,都t拧成一个疙瘩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说道:我买的是处理品,价位当然低了。

    这也不像处理品啊

    怎么不是处理品走吧,我有些饿了。

    霹雳丫听我有些饿了,刚待迈步,一低头看到了我臭脚丫子上穿的那双油光锃亮的皮鞋,又道:吕大聪,回了趟老家,你全身上下都鸟枪换炮了。新西装、新皮鞋,还有这崭新的领带。她边说边用手拽了拽系在我脖子上的新领带。

    d,大事不妙了。皮鞋和领带是什么牌子,什么价位,老子更是无从得知,再胡乱编造下去,非露馅不可。

    从霹雳丫的神态和语气来看,她对品牌服装的质量和价位很是在行,懂得很多。

    老子的额头开始冒汗了。情急之下,急忙从抽屉里拿出手纸来,对她说:我有些内急,要去上个厕所,你在这里稍等片刻。边说边急匆匆往外跑。

    喂你刚才不是说饿了吗怎么现在又要去厕所了

    霹雳丫在我身后大声地质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