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〇九、去冼梅家-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〇九、去冼梅家

    第二天一上班,头感觉有些昏沉沉的,提不起精神来,这是昨天过于悲伤造成的。

    在混混沌沌中度过了一个上午,写了份材料竟然有好几处错误,多亏是肥帮我审核,她没有批评我,只是给我指出错误而已。如果换成赵组长审核,那老子可就遭殃了,赵俊男同志对待工作是极其认真滴。

    快到中午饭时,冼梅给我发短信,让我中午陪她在楼下餐厅一起用餐,我二话不说立马同意,这毕竟是阿梅来到上级行上班后第一次在餐厅吃饭,老子不陪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餐厅里又是t的人山人海,我和阿梅买好饭菜,来到东北角的一个两人小餐桌上,我故意坐在背对餐厅的那个位子上,和冼梅有说有笑地吃起午餐来。

    霹雳丫在哪个餐桌就餐,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敢回头去看,一旦和霹雳丫的目光对视上,老子不知道会不会还能继续镇定下去。

    和阿梅吃完午餐后,她领着我来到九楼她的办公室。这也是一个四人工位的办公室。刚和阿梅闲聊了没几句,她同屋的人就陆续回来了,我只好马上离开。毕竟老子和阿梅的关系还属于地下,不能明目张胆地出双入队。小心td狗崽队,别整出个绯闻啥的。

    刚回到不一不,屁股还没坐在凳子上,霹雳丫的电话就过来了。

    喂,吕大聪,今天中午吃的舒心吗

    嗯,还行。

    当然行了,有美女陪着你吃饭,你当然很舒心了。

    nnd,晕,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老子专门选了一个小旮旯和冼梅用餐,结果,还是被霹雳丫发现了。

    你不要乱猜疑,和我一块吃饭的那个女的,是我原先支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她也是刚刚调到这里来上班的。

    哦,是吗

    当然是了,同事之间在一块吃个饭是很平常的事情,你不要多心。

    哦,但愿如此。

    说完,她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颓废地坐在凳子上,心中烦乱至极,死鱼般的小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大脑一片空白。

    这可咋办呢没有不透风的墙,纸是包不住火的,唉愁啊愁,烦啊烦。

    烦悠悠,愁悠悠,愁到何时方始休。

    剪不断,理还乱,是烦愁,更有一番愁闷在心头。

    奶奶个熊的,走一步说一步吧,走到哪里算哪里。

    随后的几天霹雳丫没有找过我,我也没有找过她。同时我和冼梅尽量减少在公共场合出双入对的次数,倒也一时风平浪静,大家相安无事。转瞬之间,到了星期五。

    下午的时候,阿梅把我叫到走廊上,对我说让我下班后随她到家里去一趟。

    我一听有些大骇,忙问:到你家去干什么

    你看你这笨样,到我家还能干什么是让你去见见我爸妈,也让我爸妈认识认识你,这样我就有机会和我爸妈挑明咱们的事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我一听,心中颇为高兴,但同时有些紧张。阿梅和她对象已是人皆共知的事情,我这个插足者厚着脸皮去,她爸妈会怎么想

    阿梅,你和你爸妈提起过我没有

    没有。

    你没有提起过我,我猛地一去,给你爸妈来个突然袭击,恐怕不太妥当。

    什么妥当不妥当的我已经考虑很久了。你先去,让我爸妈先认识你,这样,我就有理由和爸妈摊牌了。

    这。我开始犹豫不决起来。

    这什么这这件事不能再拖了。我对象快从国外回来了,他一回来,你就更没有机会去见我爸妈了,到那时候我爸妈就更难以接纳你了。

    你说的也是,好吧,下班后我去。

    嗯,到时候咱们两个一起走。

    回到不一不,我边忙工作边不时看手机。nnd,霹雳丫已经好几天没有搭理我了,今天是周末,按照常理,她该给老子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啥的,但直到下班时刻的来临,臭老鼠也没有叫起来,心中颇为惆怅。

    实际上在这几天里,老子为了霹雳丫和冼梅,心中已经是乱七八糟了,心中乱七八糟,行动上无形之中执行的仍是留冼放温。

    男女之间的交往,历来都是男的主动,女的被动。老子这几天没有给霹雳丫任何电话和短信,她也就保持沉默了。这样反倒使老子的心中像是丢了什么东东,既有缺憾又有惆怅。

    下班后,我和冼梅一前一后下了楼,来到雷克萨斯上,阿梅对我说:先去给你整个发型,再回家把我给你买的好衣服穿上。

    对,我得好好打扮打扮,不然也太拿不出门了。

    哈哈。阿梅哈哈笑着发动了雷克萨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