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八、惊魂未定-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一八、惊魂未定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此时手机仍旧放在蒙霸西装口袋里,急忙掏出来一看是阿梅打来的。

    此时我仍然没有从梦境中完全解脱出来,看到阿梅的来电,顿时犹如处于深水湍急的漩涡中抓住了救命稻草。

    按了接听键之后,就狂呼乱叫起来:阿梅,阿梅,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啊,呜呜

    大聪,你怎么了呀

    阿梅,我求求你了,不要离开我,呜呜,你不要离开我啊。

    大聪,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在哪里你到底是怎么了回答我啊

    阿梅最后那四个字回答我啊声音很大,这才把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我从湍急的深水漩涡中给拽了出来。

    大聪,你说话啊

    大聪,你到底怎么了呀

    说话呀,你听到没有啊

    阿梅此时说话的声音已经着急的有了些哭腔。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这才惊魂未定地说:阿梅,我在家里,正在睡觉,刚才做了一个梦,梦中你离开我了。

    我的天,让你快把我给吓死了,我不会离开你的。阿梅说到最后竟又有些哽咽起来。

    阿梅,刚才那个梦把我哭醒了。

    我的话音刚落,阿梅在手机那头就止不住哭出了声。

    阿梅,不要哭了,我刚才接电话的时候,是刚刚哭醒,有些迷糊,仿佛仍在梦中,你不要哭了。

    我昨晚已经哭了半宿了。阿梅哽咽着说。

    啊你和你妈吵嘴了

    嗯,大吵了一架,你走了后,我就和我妈大吵了起来。吵完了之后,我呆在自己屋里哭了大半宿。

    阿梅,你没必要和你妈吵架,老人有老人的想法。

    她昨晚对待你的态度太过分了。

    也不能全怪你妈,在她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我贸然登门,她可能有点无法接受。

    大聪,昨晚和我妈大吵的时候,我把我们两个的事都给我爸妈挑明了。

    啊你是不是在气愤之下说的

    嗯,当时我有些不管不顾了,就说非你不嫁,让他们看着办吧。

    哎呀,阿梅,你这样会把事情弄糟的。

    早晚都要说,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呢。

    你说得也对,但我总感觉这事有点操之过急。

    什么操之过急不过急的,越拖越坏事。

    嗯,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起勇敢面对吧。

    嗯,腊梅绽放永远在你和我的心中。

    对,我们要永远记住腊梅绽放。

    和阿梅通完电话,我似乎又有了勇于面对她那慈眉善目而又势利的老妈。

    饶是和阿梅通完电话后,心情有些平复,但刚才做的那个梦对老子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

    昨晚连摔带跌的实在够呛,感觉全身仍有些酸疼,便又躺在床上。

    刚一躺下,顿时感到身下湿漉漉一大片。急忙翻身查看,原来是做梦时出的汗已经把床单洇湿了一大片。只好爬起来又换上了一个新床单。

    本想躺在床上继续睡觉,但却不敢睡了。不是不困,而是怕再做那样的梦。

    d,毕竟做贼心虚,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难道现在就到了老子拉清单的时候了想起霹雳丫来,心中又是一阵刺痛。

    刚才做的那场梦,出了身大汗,似乎将体内剩余的酒精都排泄殆尽了,感觉小体不再那么难受了。

    穿上衣服,下了碗泡面。吃过饭后,心情仍是烦闷。无奈之下只好来到姚乐乐的房里,躺在那个红木躺椅上看起了书。

    看了后边忘前边,心神老是不集中。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心中怦怦直跳。老子心中怦怦直跳的原因竟然是盼望这个电话最好是霹雳丫打来的。霹雳丫已经好几天没有和我联系了。我在留冼放温四字方针的指引下,也没有主动和霹雳丫联系过。

    此刻,老子的心中竟然莫名其妙地盼望这个电话最好是霹雳丫打来的,这样可以减少内心的愧疚。

    但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黑牡丹打来的,顿时一股巨大的失望感将我笼罩住了,一股无名之火腾地一下就升起来了。

    喂,找我什么事有事快说。

    哎呀,奶奶的吕大聪,你吃呛药了

    老子没吃呛药,老子吃火药了。

    奶奶的,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给你打个电话,却赶到枪口上了。

    对,算你倒霉,你就赶在老子的枪口上了。

    吕大聪,你他奶奶的失恋了,真是莫名其妙。

    老子就是失恋了,少来烦老子。

    说完,我就气急败坏地挂断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