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消除她的醋劲-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十二、消除她的醋劲

    刚刚说到这里,潘波霸进来了,她可能只听到了最后那句话,还问了我们一句:你们两个说什么呢什么窝里趴

    可能当时我们两个色友讨论的太投入了,老潘从外边进来,咔咔的皮鞋声我们竟都没有听到。还好,她只是听了个末梢,幸亏没有听到老崔前边的那一番高论。

    我一看老潘进来发问,有点做贼心虚地慌乱,而人家老崔则是面不改色,若无其事地回答老潘:亚洲人都喜欢窝里趴。

    估计老潘很了解老崔的秉性,知道他话里的不怀好意,为了避免他进一步的扰,老潘眨巴眨巴眼,乖巧地不再言语了。

    不一会,其余的女同事都陆陆续续开完会回来了。

    冼梅回来后,依然是对我冷冷凉凉冰也霜霜。

    我本想腆着老脸和她嘎啦嘎啦,但她根本就不给偶机会,使老子几次都是欲言又止。

    nnd,她这样对待老子,竟然使老子有一种要失去她的感觉,心情也灰暗起来。不免又对冯文青那个梅超风加白骨精进行了一通暗骂,你丫留那么长的指甲干吗你给老子整了这个梅花十弄不要紧,但老子无法向冼性感交代了,d,真是黄河的水又黄又浑,跳进去越洗越黄,越洗越浑。

    nnd,美女一生气,后果很严重;美女一吃醋,后果更严重。

    冼性感这次的醋是吃大了,如果她自己无法消化,那只能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来个慧剑斩情丝,彻底放弃老子,让老子滚边站。

    想到这里,偶还的确有点后怕,便想尽办法来进行弥补,给她加点小苏打,把她的醋劲打压下去。

    这丫坐在工位上,认真地忙着工作,但就是不上飞鸽。不对呀,冼性感每天几乎都是全天候地在上面挂着,怎么现在就是不上了。

    不一会,邓霞对她说:阿梅,你打开飞鸽,我给你传个文件。

    我心中止不住地大呼:邓霞姐姐,你真是偶的好姐姐,偶向你致谢了向你致联合国的最高礼仪。

    经邓霞这么一说,冼性感这丫这才极不情愿地上了飞鸽,很明显,她还在和我怄气。我赶忙抓住这个有利时机,对她进行飞鸽传书:你现在还在生气啊

    半晌没有回音。

    不要生我的气了,我手臂上被抓的伤是前天培训时助人为乐造成的。

    鬼才相信,你助人为乐,别人应该感激你才是,怎么又会抓伤你这丫终是回音了。

    我便将前天在楼梯上冯文清是怎么崴的脚丫子,我又怎么帮助她,就像一个叛徒一样全部招供了。

    d,我自己都生自己的气,怎么这么没有志气在美女面前连一分钱都不值。

    她听我说完,竟忍不住将头埋下偷偷乐了起来。

    d,你终于相信了,老子也就安心了,当回叛徒也值得了。

    我也学着臭女人那样故意撒娇地说:你把我的左手臂扭惨了,你准备怎么犒劳我呀

    她看到我这句话后,明显身子一震,急忙回道:伤的很重吗

    妈的,你的醋劲下去了,这才想起关心老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