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二、安眠药-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二二、安眠药

    在万般感动之下,对满江大哥的大恩大德只能用八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激之情:生当陨首,死当结草。

    也只有这八个字才能准确无误地表达出满江大哥对我的知遇之恩。

    在万般感动之余,一件更加愧疚的事情萦绕在心头,那就是让我爱的不可自拔但又不得不放弃的霹雳丫。想起她来,心中不由得一阵剧疼,险些栽倒在地上,急忙伸手扶住门框。

    要知道霹雳丫是满江大哥的妹妹,我将如何面对满江大哥想到这里,禁不住用小脑袋狠狠撞击了几下门框。

    心痛真的不如身疼,这种心痛的滋味真的是生不如死。老子现在宁肯身受凌迟酷刑,也不愿受这心痛的折磨。

    在无比难受之下,老子在姚乐乐的房子里到处徘徊,偶然发现在床头柜里有一瓶安眠药。姚乐乐的职业是教师,脑力劳动太厉害,有时候睡不着觉就得吃上两片安眠药,以帮助睡眠。

    老子现在就是彷徨无助,衔悲茹伤,云悲海思,无限惆怅。竟有了一种今朝如醉终须醒,病马昏鸦踏前程的悲哀。

    但老子昨晚刚刚喝醉了,是无法再用酒精来麻醉自己了。暂且用这安眠药代替那焚身烧体的酒精吧,来个今朝大睡不愿醒,大聪垃圾走麦城。想到这里拿起那瓶安眠药,从里边取出几片来吞下肚去。

    此时此刻,老子最希望的就是呼呼大睡,睡着了也就什么也不想了。但又怕睡着了做梦,梦到被霹雳丫海扁和冼梅的痛哭失声。现在老子喝上安眠药了,在药力的作用下,应该不会再做那样的梦了,应该只有呼呼大睡了,睡着了也就不用再这么心痛了。

    躺在姚乐乐的床上,口中默念: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念叨了几遍之后,老子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中了,彻底进入了深眠状态。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一看窗外的天仍是大亮着。我靠,操,这安眠药td是不是假的狗日的黑心药商造他妈的安眠药也敢造假的。边骂边从床上爬起来。

    起来一看手机上的日历和时间,大吃一惊,原来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十点了,老子这一觉当真睡了个昏天黑地。

    nnd,李感性昨天交代我,让我今天下午去拜访看望满江大哥,现在什么东西还没有买,岂不要耽误大事了。

    急忙回到自己房间,换上一套新衣服,急匆匆下楼去买拜访看望满江大哥的礼品。

    李感性昨天告诉我要买价格适中,少而精的东西。左心思右考虑,满江大哥对酒和茶很有研究,那就买好酒和好茶吧。来到一个高档商厦,左挑右选买了四瓶上好的水井坊和四盒上好的铁观音。

    和霹雳丫去参加驴行天下时,霹雳丫用矿泉水瓶装的就是她哥家中的水井坊。上次在满江哥家中做客时,他让我喝的就是铁观音。选水井坊酒和铁观音茶不会有错的。

    买好之后回家一直呆到下午三点半,准时给满江大哥打电话。

    这个点给人打电话,是最佳时机。早了不行,人家睡午觉怎么办迟了也不行,对人家不够尊重。这都是在培训中心学习时,那个教礼仪的老师乔幽兰巧克力传授的礼仪之学,此刻被老子信手拈来用了一把。

    打了几遍,满江大哥的手机一直占线,看来他正在通话,心中有些担心,他今天别没有时间接待我这个垃圾小弟。

    再打终于通了。

    喂,大哥,你好我是大聪啊

    哦,是大聪啊。

    大哥,你现在在哪里

    我刚从外边回来,现在在家。

    我一听心中狂喜,问道:大哥,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很想念你,你今天下午有空吗我想去找你坐会。

    呵呵,行,我刚从外边处理完手头的事,现在正好有空,你过来吧。

    好,大哥,我一会就到。

    挂断电话后,我提着买好的酒和茶几个兔起鹘落到了楼下,跑到小区门口,招了辆出租车直奔满江大哥的家。

    快到满江大哥家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没有给卧病在床的满江嫂子买东西,顿时后悔不迭。

    nnd,年轻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老子嘴上的毛剃下来都能扎成刷子了,怎么办事还是如此不周到,毛手毛脚的禁不住将自己暗骂了一顿。

    问了问的哥,附近有没有上档次的礼品店的哥摇了摇头,说这个地方是文化区,要买像样点的东西得往东再走好大一段路。我算了算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况且也不知道给满江嫂子买什么好,索性放弃了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