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三、她不理我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二三、她不理我了

    到了满江哥住宅楼的大门口,门卫又是一通询问、登记,这才放我进去。

    敲开满江哥的家门,来开门的是保姆谭嫂,我一进门,满江哥就从客厅里迎了过来。

    我立即先叫了声大哥。

    哈哈,大聪,你速度真够快的。

    呵呵,到你这里来,我都盼了好多天了。

    满江哥一看到我手里提着的酒和茶,脸色顿时一沉,责备道:大聪,我不是和你说了嘛,到大哥这里来不要买东西。

    看他的脸色确确实实是不高兴,我灵机一动,呵呵而道:大哥,这可不能怪小弟。我空着手进来,人家门卫不让进。

    门卫为何不让进

    我将手中的酒茶交给谭嫂,说道:大哥,我要是空着手进来,门卫以为我是毛贼啥的。进这个大院来做客的哪有空手的,只有毛贼才会空着手进来提着东西出去。所以,我只好不能空着手进来了,我也是被逼无奈,要是把我当做毛贼抓起来怎么办呵呵。

    哈哈,大聪,真有你的,竟然还有这样的理由,你这嘴巴就是会说话,让当哥的听着很是受用,哈哈。

    满江哥已经将功夫茶沏好了,等我一落座,他就开始操作起茶道来了。他沏的功夫茶是好喝,甘甜爽口,清香扑鼻。

    大聪,晚饭咱哥俩个喝几杯,你今天还能喝酒吗

    能,能喝,只要和大哥在一起,就有酒兴。

    呵呵,不过你前天晚上喝的大醉,经过昨天和今天的恢复,应该没有问题了,况且你这么年轻,身体也恢复的快啊。

    啊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前天晚上喝醉了

    呵呵,我听妮子说的。

    晕,我听到这里如坠深渊,顿时迷迷糊糊起来。妮子就是温萍,温萍就是霹雳丫,霹雳丫就是满江哥的妹妹。她怎么知道我前天晚上喝醉酒了当时我没有和她在一起啊,也没有电话联系,她怎么会知道我喝醉了呢

    此时,在我的眼中,霹雳丫已经成为我和满江哥之间交流的敏感话题。对于她在满江哥面前又不能深谈,但又不能不谈,一时左右为难起来,只好嘿嘿地傻笑了几声。

    但心中震撼实在太大了,震得老子险些从沙发上蹦起来。霹雳丫到底是如何知道老子前天晚上喝醉了的这个问题实在是想不透,一时感觉自己的头也大了。但又不能直接问满江哥,只好将疑问深藏在心底。

    大聪,我刚从厦门回来,我带回来了当地的名吃龙头鱼丸,等会你好好品尝品尝。

    听他说到这里,看着他那亲切的笑容,听着他那暖人的话语,感动的我实在有些受不了了,急忙抬起双手,使劲搓着小脸,借以掩饰湿润的小眼,将泪水都搓在了手掌里。

    大聪,你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睡觉睡多了。

    睡觉睡多了应该更加精神啊。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睡觉越多反倒越困了。

    哈哈,你这是睡过头了。

    嗯,前晚喝多了,从昨天就睡,一直睡到今天上午,是有点睡过头了。

    哈哈

    直到这时,我才将双手从小脸上拿开,眼泪已经被我的手掌消化吸收了。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问道:大哥,温萍没在吗

    没在,她说这几天单位很忙,可能等会就过来。

    刚说到这里,就听到门铃响了,谭嫂急忙去开门。

    门一开,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哥,我买来你最喜欢吃的花蛤了,今晚我给你做辣炒花蛤。

    语速很快,这一长串话说完,人才来到客厅。进来的正是霹雳丫。

    满江哥呵呵笑着,坐在沙发上没动。但我立即站了起来,怔怔地看着她。

    她本来满脸欢笑地进来,一看到我也在这里,脸上顿时没有了笑容,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怎么了妮子吕大聪也不认识了

    哦,没想到他也在这里。

    霹雳丫说完,眼圈微微一红,立即掉头进了厨房。

    呵呵,大聪,你站起来干嘛你们都这么熟了,不要客套,快坐下喝茶。

    我战战兢兢地坐了下来,一下子想起了昨天在家做的那个梦,想到留冼放温,顿时一股巨大的凄楚涌上心头。

    大聪,你稍坐,我到楼上看看你嫂子去。

    大哥,我也陪你上去看看嫂子吧

    不用了,她喜欢静,你自个儿在这里喝茶,我一会就下来。

    嗯,大哥,代我向嫂子问好。

    等满江哥上了楼,我便来到厨房门口。只见霹雳丫在里边忙着烧菜做饭。

    不知是她没有看到我还是故意装着没看到,反正没有回头瞅我一眼。

    我故意咳嗽了一声,她没有反应。我又连着咳嗽了几声,她仍是没有反应。我便使劲咳嗽了几声,这次她回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