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五、呜呜大哭-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二五、呜呜大哭

    看到满江大哥很是关切地问霹雳丫的眼睛红肿是怎么回事,坐在旁边的我心中突突直跳。

    好在霹雳丫很是机警地掩饰过去了,说是炒菜时熏的,满江大哥这才放下心来。

    看到这一幕,我破碎的心又纠结了起来,缠绕着犹如在往外挤血,一时不知如何排解心中的愁苦,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妮子今天有点特别。满江大哥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真担心精明的他会看出什么,急忙掩饰地说:温萍可能这几天工作太忙,很累,让她上楼休息会也好。

    嗯,可能是吧。妮子既然不坐,我们哥俩个喝。

    想着霹雳丫在厨房中那凄酸哀怨的眼神和控制不住地吞声啜泣,我的胸口似乎被千斤大石压着,心似刀剜。但守着满江大哥又不能表露出来,这种压抑的心情快把我碾扁轧碎了。只好大口喝酒来麻醉自己。

    嗯大聪,你以前喝酒不是这个样子啊,慢点喝,小心又喝醉了。

    d,老子控制不住地有点失态了,险些让满江大哥觉察出什么,急忙满脸堆笑着说:和大哥在一起,一高兴就想多喝点,呵呵。

    我开始极力控制自己,喝酒的节奏尽量跟在满江哥的后边。

    又是几杯酒下肚之后,我有些激动起来,老是想开诚布公地直接和他谈暗中帮我的事情。但李感性的话语犹如在耳边回想,我只好努力将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

    但谈了一会儿,满江哥的话里根本就没有往我那50万元奖励和工作调动的事上靠,借着酒劲,我只好试探起来。

    大哥,你到厦门大学呆了几天

    两天。

    在那里遇到熟人了吗

    遇到了,对了,遇到李杏了。我没有想到她竟然就是你以前和我说的你的主任,呵呵。

    我没有再说什么,端起酒杯来,说道:大哥,我敬你两杯酒。

    呵呵,好,来。

    此时,我有些酒力上涌了,止不住问道:大哥,李杏没有和你说什么吗

    说了,说了很多,她是我以前的学生,好多年没有联系了,我都快认不出她了。

    大哥,她和你谈起我了吗

    谈到你了,她将你好好地夸了一番,呵呵。

    说话间,我又敬了满江哥两杯酒。

    面对如此亲切的大哥,面对帮了我大忙还不想让我知道的大哥,面对几乎改变了我命运的大哥,就是冷血动物也会动容的,何况我本就是个性情中人。

    我呵着酒气,再也不忍心继续隐瞒下去了,哽咽地说:大哥,小弟谢谢你了,我那50万元奖励和我调到上级行工作的事,我没有想到是你大哥帮的我。

    大聪,你不要激动,从你刚才问我的那几句话我就猜到你可能知道了,李杏是不是都和你说了

    我流着眼泪点了点头。

    这个丫头,不让她和你说,她最终还是和你说了。

    大哥,李杏要是不和我说,那就是她的不对了,大哥,你不该瞒着我。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大聪,我是怕你有心理负担,我也不想让你欠我的人情。大哥这么帮你,一是具备帮助你的条件,二是感觉你是个可造之才。

    大哥,我很垃圾的。

    大聪,你身上既有优点也有缺点。优点就是不好高骛远,做人很踏实,心地善良,不急功近利。缺点就是太缺乏自信。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深沉地说道:大聪,你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我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我们这些从农村走出来的人,来到大都市里,都不可避免地产生自卑感。有了自卑感就会缺乏自信,缺乏自信是迈向成功的最大障碍。当初大哥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我们这些人无根无基,无依无靠,全凭个人打拼,实在是太不容易了。缘分使我们哥俩个认识了,并且十分投缘,当哥的正好又具备帮你的条件,为什么不去帮我不想告诉你,是不愿让你背上个人情债,背人情债的心理压力太大了,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我才不想让你知道。更加重要的一点,我不想告诉你,这样就能让你自己认为你得到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拼搏得来的,这样可以很好地培养你的自信心。

    听完满江大哥这一番掏心窝子的话语,我再也无法控制了,呜呜哭着站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倒在满江大哥的面前。

    大哥,你的大恩大德,小弟无以为报,请受小弟一拜。

    满江哥急忙伸手将我拽了起来。

    大聪,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咱兄弟之间不兴这个。

    满江哥把我扶到凳子上,他的眼睛也湿润了。

    我这时又想起了楼上的霹雳丫,心里凄苦的更加不能自己,趴在餐桌边上又呜呜地哭了起来,满江哥劝也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