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二九、心碎的情殇-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二九、心碎的情殇

    阿梅妈走了后,我傻了般,毫无知觉地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一动不动,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雕塑,一个没血没肉的雕塑。

    我没有想到阿梅妈会在星期一一上班就这么急匆匆地亲自来找我,我没有想到阿梅妈会和我说那些绝情伤人的话,将我说的一文不名,使我感到莫大地羞辱、委屈、难过和惆怅。

    阿梅说她妈有点势利眼,但在老子看来不是有点,而是浓的不能再浓,烈的不能再烈了,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地势利眼,不但不折不扣,阿梅妈还是势利眼的祖宗,老祖宗,大的没法再大的老祖宗。

    我忽地想起在培训中心期间到石望湖去游玩,想起了那个悲惨凄美的爱情故事。贫穷的猎户之子董娃和地主的千金史灵儿相爱了。在门当户对的封建伦理制约下,两人选择的私奔。但是最后,董娃被蛇蝎心肠的地主将双手双足砍掉剁去,被扔到了石望湖的湖心小岛上,最后被活活饿死。痴情的灵儿在对岸活活哭死。这是一处人间爱情悲剧。难道这种爱情悲剧也要在老子和冼梅的身上重演吗想起阿梅的爱哭,活脱脱的就是另一个现代版的灵儿。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一阵剧烈的揪痛,一股巨大的酸楚向我袭来,双手变得麻木冰凉起来。

    我又想起了当时老子在石望湖中心的小岛上作的那首诗来,情殇,让人心碎的情殇。

    情殇

    董娃灵儿情相悦,可恨户主从中隔。

    封建伦理害死人,魑魅魍魉酿悲歌。

    断手断足苦命娃,活活饿死岛中搁。

    痴情灵儿嚎啼哭,心碎泪干殁耗竭。

    默念到最后,小眼中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老子当时作的这首情殇,就是对门当户对的封建伦理的猛烈抨击。但现在,这种狗日的封建伦理却又让老子碰上了,活生生地碰的老子头破血流,心碎体焚,让老子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门当户对的巨大压力和束缚。这狗日的门当户对封建残流还要在中华大地上延续多久还要知道多少人间爱情悲剧这个封建伦理是哪个狗日的乌龟王八蛋提出来的

    这时,走廊里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我这才清醒过来。老子现在是坐在接待室里的沙发上,如果有人进来,看到我这个样子,会产生很多疑问。

    阿梅妈走的时候,没有将接待室的门带上,从门口路过的人一眼就能看到我。我急忙用冰冷的双手将眼泪擦干,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本想立即回到不一不,但想到自己此时的心理状态和精神面貌,便打消了立即回到办公室的念头。

    踩在厚厚的地毯上,老子自己一个人幽灵般来到走廊尽头,躲在楼梯拐角处,这里平时是没有人来的。

    老子痛苦地双手抱着头蹲在那里,将阿梅妈对我说的话一遍一遍地回忆着,过滤着,体会着。仿佛此时阿梅妈仍旧站在我对面,对我山呼海啸般地贬排着、鄙视着、挖苦着、嗤之以鼻着。

    是的,老子的家庭和你们的家庭是有天壤之别,悬殊很大,老子各方面的条件也配不上你家的阿梅,这一点老子心中是清楚地,也是有自知之明的,用不着你这个势利眼的老祖宗指着老子的鼻子对老子说。

    想着阿梅妈说的那些话,老子羞愤难当,跳楼的心都有了。

    我该怎么办前一段时间,老子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了留冼放温,决定放弃霹雳丫,专心致志地对待阿梅。

    在这期间,老子虽然没有忍心和霹雳丫挑明,但凭霹雳丫那敏感的细心,她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况且上个星期五晚上老子喝醉酒的事,霹雳丫是怎么知道的

    昨天在满江大哥家的厨房里和霹雳丫的那一幕犹如就在眼前,想起霹雳丫当时凄酸哀怨的眼神,想起她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悲伤啜泣,还有那最后的四个字请你出去,霹雳丫对老子已经是心灰意冷了。

    留冼放温留冼放温,这狗日的四字方针,放温是放下了,但不是老子放下的,是霹雳丫主动离开老子的。留冼看来也是留不住了,就凭阿梅妈说的那些绝情话和誓不罢休的坚决态度,这留冼老子是无论如何也留不住了。

    想到这里,一阵巨大的失落感、孤独感、绝望感将我紧紧地笼罩住了,我感觉自己慢慢地在变小,慢慢地被压缩,慢慢地被榨干,慢慢地被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