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〇、假戏真做-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三〇、假戏真做

    我在走廊尽头楼梯拐角处足足呆了一个半小时,才将烦躁愁苦郁闷的心情平复下来,起身向不一不走去。

    虽然是车小田车主任一上班过去叫的我,让我去接待室。但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别再有什么要紧事找我。

    回到不一不,看到赵组长、柴雪颖、肥都在忙碌着,直到我坐在工位上,都没有说什么要紧的事找我,顿时放心了不少。

    不一会儿,赵组长让我写份活动简报,短短的几百字,我竟然写了一个多小时才完工。写的内容,赵组长也不甚满意,虽然没有当面批评我,但从他将大部分内容进行了改动,我就知道这份工作没有做好,禁不住内疚起来。

    快到吃中午饭时,阿梅给我发短信,让我和她下去一块用餐。我考虑再三回复她:手头有很紧急的工作,中午要加班,我就不下去了。

    她立马回道:要不我把饭给你打上来

    我心痛地回复:不用了,我同屋的同事给我打上来,都已经说好了,你自个去吃吧。

    阿梅最后回道:好吧,工作别太累了,注意身体

    看着她发过来的温暖话语,老子的小眼禁不住有些湿润了,心中默默地道:阿梅,我们也该结束了。

    小葱葱,走,吃饭去。这是肥在对我说。

    肥,我不下去了,我有点头疼,你帮我打上来吧。说着我就将自己的餐卡递给她。

    怎么了小葱葱,你从接待室回来就焉又耷拉的,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是一个亲戚来找我。我可能有些感冒了,麻烦你帮我打上来吧。

    好吧。

    肥和赵组长以及柴雪颖说说笑笑地下去吃饭了,看着他们三个谈天说地、欢声笑语的身影,我羡慕他们的同时,心中更加愁苦了。

    霹雳丫是不会主动再给我发短信打电话了,我已经把她的心伤透了。虽然我和她没有当面挑明,但从昨天在满江大哥家的举动来看,我和她彼此都是心照不宣。想到这里,老子气急败坏地将留冼放温四字方针骂了个血湖淋拉又稀巴烂,险些将自己的舌头咬破。

    就在我趴在桌子上快要睡着的时候,赵组长、柴雪颖、肥三个人吃完饭回来了。肥给我打上来了炸刀鱼和馒头,但我实在没有食欲,就又继续趴在那里。

    小葱葱,你是不是真的感冒了

    我头也没抬地说:嗯,可能是吧。

    来,我这里有维c银翘片,快吃上几片。肥是个热心肠,她以为我真的感冒了,从抽屉里拿出来两包维c银翘片递给我。

    谢谢你了姐。我边说着谢谢边接了过来,放在了一边。

    小葱葱,赶快吃上药,等发作起来就晚了。肥在一边催促着说。

    我心想:偶并没有感冒,只是心情不好,说感冒不过是个托辞而已,你就别再让我了。

    但肥好事做到底,见我桌上喝水的杯子空着,立即给我到满水。站在我身边,将其中一包维c银翘片打开,从里边倒出来六粒,就要往我嘴里送。

    事到如此,假的也得当成真的办,我只好张开嘴,肥用胖乎乎肉嘟嘟的手将那六粒维c银翘片全倒进我的嘴里,立即又将水杯递给我,我喝了一大口水,将那六粒药片吞下肚去。

    我以前曾经说过,肥喜欢在身上撒些香水,她的手上也是香气扑鼻,她用手往我嘴里送药,一股浓郁的香气传来,似乎将药片也给染香了,使这苦涩的药片喝起来竟然芳香无比,没有那种难以下咽的药味。

    我开口说道:肥,以后我再生病了,你一定要亲手给我喂药。

    为啥

    你的手香,喝起药来也香,嘿嘿。

    哈哈哈哈哈哈

    我这一句话,把爱笑的肥逗得捧腹大笑。

    连旁边的赵组长和柴雪颖也是大笑不止。

    这三个人前后这么一大笑,竟使我本来很愁苦的心情好了不少,也跟着他们笑了起来。

    肥笑完之后,又说:小葱葱,先把饭吃了,多吃点饭就能把感冒病毒给抗过去了。

    热心热肠的肥完全是出于好心好意才这么说,虽然是老子假装感冒,但也只能假戏真做了,为了不辜负肥的好心好意,本来没有任何食欲的老子只好就着炸刀鱼吃起馒头来。

    吃过饭后没一会儿,我就感到特别地困,困的出奇,便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中感到肥将她穿的宽大外套披在我的身上,老子竟然就真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