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六、*感乐颠-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四六、*感乐颠

    nnd,在激情刚刚燃烧的时候,阿梅妈却打来了电话,让老子瞬间就没了一丝一毫的激情了,搞的老子险些阳痿了。

    反过来说,如果我和阿梅在嘿咻的时候,阿梅妈突然来电话,那老子非得阳痿不可。因为阿梅妈对老子的震慑太大了,想到她那慈眉善目的样子,就莫名奇妙地瘆的慌,她算是老子不折不扣的克星了。想到这里,反倒庆幸她的电话没在那的时刻打来。

    我很是扫性地坐在沙发上,神情颓废起来。阿梅也是气恼地沮丧起来,但没过一会儿,她就又恢复了常态。

    阿梅坐在我的腿上,亲吻着我的额头,柔声道:怎么了走啊,我们要抓紧时间。

    阿梅,你妈这样紧盯着,坚决反对我们的交往,那该怎么办

    一想到这个问题,老子立即变得焦头烂额起来,一点招也没有了。

    管她呢,我们就继续交往,看她能把我们怎么样

    阿梅,不能这么说,那毕竟是你妈。

    说到这里,我险些把她妈找过我的事说出来。要是一旦说出来,阿梅回家肯定又得和她妈大吵一架。

    大聪,你也不要过于担心。这件事得慢慢来,我现在正在慢慢地做我妈的思想工作。

    那你爸怎么想的

    我爸对你印象很好,但这些事他基本上不管,都是听我妈的。

    我听到这里,顿时变得更加灰心丧气起来。阿梅爸听她妈的,这就更没有戏了。如果阿梅妈听她爸的,还倒有一线希望。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你怎么了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走啊,快点。

    老子此时真的没有了一点激情,正处于烦躁之中,阿梅连拉带拽竟然没弄动我。她小嘴一噘,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你起不起来不然,我可要把你抱起来了。

    好吧,你把我抱到床上去吧。

    阿梅一听,咯地一笑,竟然真的动手来抱我。

    她抱了几抱,没有抱动我。老子的小体虽然单薄,但阿梅毕竟是个女人,肯定是抱不动老子的。

    阿梅娇声道:看你这么单薄,怎么这么沉

    带把的都是骨头沉,你肯定抱不动的。

    阿梅一听,便撒娇地坐在我腿上,让我抱她起来。看我仍是不动,伸口便咬住我的小耳朵,囔囔着说:快点,你要不抱我,我就把你的小耳朵咬下来。边说边牙上用力,疼得老子倒抽一口凉气,立即把她抱了起来。

    当来到床上的时候,阿梅附在我耳边轻轻地娇柔说道:快点,人家下身都湿了。

    就这一句话,立即把老子的兽欲给全部挑逗起来了,我迫不及待地将她的衣服脱得净净光光,迅即又将自己脱得赤裸。

    阿梅的桃花源处早已是湿漉漉地一大片,老子的霸王枪更是又粗又长,没有过多的前奏,因为十多天没有相见,小别胜新婚嘛,这十几天的别离已经是漫长的前奏了。

    我的霸王枪全部进入了阿梅的桃花洞,进的很深,连霸王枪的根部几乎都插了进去。

    阿梅娇喘吟不断,我是狂插爆钻不停。

    反正阿梅和老子的手机都关了,那个老祖宗想来打扰也打扰不了了,我和阿梅尽情享受着巫山的感和乐颠。

    我和阿梅在床上缠绵纵欢了一个多小时,老子到达了两次巫山之巅,阿梅到达了八次巫山之巅。

    我和阿梅将这十多天的苦苦相思都在这一个多小时里尽情宣泄完,既尽了情又尽了性。

    阿梅由于这段时间过于忙碌劳累,我看她昏昏欲睡的样子,很是心疼。柔声对她说:阿梅,你躺着别动,我给你用我的独孤三绝好好给你按摩按摩。

    什么独孤三绝啊

    独孤三绝是我发明的按摩术,按摩起来很是舒服的。

    哪三绝啊

    我一字一顿地说道:这独孤三绝中的第一绝乃是大温大柔搓乳爪;第二绝乃是大闷大摸臀掌;第三绝乃是大波大浪千叶手。

    阿梅听我说完,神情一震,随之咯咯娇笑起来,笑道:看你起的这个独孤三绝的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呵呵,也别说,倒是挺符合实际的。

    那是自然,这可是我的独门绝技啊。

    她突然脸色一沉,忿声问道:我怎么没有听你以前说过这个独孤三绝老实交代,你用你这独孤三绝是不是给其她女孩子按摩过

    没有,阿梅,我举双手发誓,绝对没有,你是第一个享用我这独孤三绝的。

    阿梅突然把脸一沉,语气一忿,险些把老子吓出汗来,急忙扯圆了嘴忙说是首次使用这独孤三绝。

    阿梅抿嘴一笑,说道:好吧,正好我很疲累,你好好给我按摩按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独孤三绝。说着就闭上秀眸等待我施展我的独门绝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