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七、疯狂状态-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四七、疯狂状态

    阿梅的身材姣好诱人,全身肤白凝脂,她平躺在床上就像一个粉雕玉琢的仙姿圣女。

    我首先施展的是大温大柔搓乳爪,将她那对圆润丰满的莲花玉女双峰又温又柔地搓揉起来,竟把阿梅搓揉的兴奋不已,吟不断。

    随后又施展大波大浪千叶手将她的身体正面波浪了个遍,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按摩的阿梅似睡非睡地嘴里哼哼着真喊舒服。

    我又把阿梅的玉体翻转过来,先用大波大浪千叶手将她的背部和粉腿波浪完,最后才施展大闷大摸臀掌给她按摩翘臀。

    阿梅在我给她按摩背部时已经舒服地睡了过去。我以前曾经说过,阿梅的臀部是向上翘翘的,很是性感无比。

    此时我按摩她那迷人的翘臀时,从后边能隐隐约约看到桃花源地的萋萋芳草,弟弟突然变得又大又粗起来,呼吸顿时粗重起来,再也忍不住了,忽地趴在她身上,弟弟从后边直接进入了她的桃花洞。

    阿梅在我独孤三绝的按摩下,正睡的香甜,她没有想到我会在此时从后边进入,忽地一下醒来,睡眼惺忪地轻哼:讨厌,人家刚睡着。

    我此时已经又处于疯狂状态,正是急不可耐的时候,也不管阿梅睡不睡了,呼哧着嘿咻个没完,不一会儿就把阿梅的情也给全部调动起来了。

    她忍不准翻转身来,让我的弟弟从前边再进行疯狂嘿咻。

    这一次,我和阿梅同时到达巫山之巅,完事之后,我搂着阿梅都呼呼睡了过去。

    nnd,一次嘿咻相当于跑5000米,我和阿梅都相当于各自跑了15000米,能不累嘛。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我忽地醒来,一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大吃一惊,禁不住忐忑不安起来。

    阿梅已经关机几个小时了,她那老妈还不知道给她打了多少次手机了呢想到这里,我急忙伸手轻推着阿梅说:阿梅,醒醒,快醒醒,都九点多了。

    阿梅哼唧着说:不要叫人家嘛,人家快困死了。

    我看着阿梅疲倦不堪的睡态,心中很是不忍心将她叫醒。但由于她妈的原因,老子不得不忍心把她叫起来。

    阿梅,快起来吧,估计你妈都快急疯了,现在都九点多了。

    阿梅这才彻底醒了过来,边穿衣服边将手机打开,手机刚一打开,便嘟嘟地叫个不停,还不知道她妈给她打了多少次手机了,nnd。

    阿梅看了看信息提示,顿时恼怒起来,生气地说:天天有完没完关机后竟然给我打了二十多个电话,烦不烦啊。

    阿梅,你赶快回家,回家之后编个理由,千万不要说咱们两个在一起。

    为啥我还就偏说咱们两个在一起了,看她能咋地

    阿梅,我求求你了,不要这么任性好不好

    这不是任性,既然已经挑明了,那就坚持到底。

    对,坚持到底没错,但也要讲究个策略。你妈现在极力反对我们交往,要慢慢来才行。你也说过,这事不能急的,要慢慢给你妈做工作才行。

    阿梅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好吧,暂时先瞒着她,慢慢来吧。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阿梅无奈老子更加无奈,将阿梅送走之后,老子颓废地坐在沙发上又发起呆来。

    第二天一大早,黑牡丹过来找我了,没等她开口说话,我先把她骂了一顿。想起那晚老子被拷,给她打手机她竟然关机,老子就来气。

    黑牡丹的脖子上竟然还留有血印,这是那天卞鲁宁给她掐的,怪不得她不管不顾地非要用刀劈死他,卞鲁宁也把她掐的太狠了。

    黑牡丹神情很是忧伤,对我说她决定要搬家了,彻底摆脱卞鲁宁的纠缠。我问她什么时候搬她说今天就搬,一会搬家公司就来人。

    我问她搬到哪里去她说搬到另一个小区去,那里有保安,管理比较规范。

    她和卞鲁宁的事,老子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她要搬家也是目前比较好的办法,这样免得一根筋的卞鲁宁来继续纠缠她。

    哎,感情上的事真的是无法勉强的。

    黑牡丹将新住址告诉我,并一再叮嘱我不要告诉卞鲁宁,她真的无法忍受了。

    我对她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他的。告诉了他之后,他再去找你,说不定你们两个又得开战。

    黑牡丹厌烦气愤地说:他再纠缠我,我是不会再见他的了。

    我一想起那天她和卞鲁宁的疯狂厮打,想起她挥动菜刀的不理智,劝她一旦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要做傻事。

    刚送走了黑牡丹,老子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号码很是陌生,结果一接听之下,顿时惊诧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