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八、天然姿色-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四八、天然姿色

    原来给老子打电话的是阿梅她妈,这个老太婆说话的语气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客气,凶巴巴地吓人。

    吕大聪,你老实告诉我,昨晚你和阿梅在一起没有

    阿姨,我没有和阿梅在一起。

    不要叫我阿姨。

    那我叫你什么

    你什么也不用叫我,我嫌脏了我的耳朵。

    士可杀不可辱,老子一听她这话,顿时恼怒起来,说话也不客气了起来:你既然怕我脏了你的耳朵,那你给我打电话干吗

    我这是警告你,从今天开始,你只要再和阿梅在一起,我就会立马知道,不信咱就走着瞧。

    说完,吧嗒一声就把电话扣了。

    我心中那个气啊,nnd,你这个老太婆,简直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婆子,现在竟然变得穷凶极恶起来了。老子和阿梅在一起,她就能立马知道,难道你天天盯着不成还不得把你给累死真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狂妄无比的臭婆娘。

    你既然不让老子和你家阿梅来往,难道老子身边就没有美女了吗靠,越想越气。

    这时,老子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霹雳丫,心中一阵绞疼,这丫这么长时间没有主动和我联系了,难道她真的把老子给忘了吗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拨通了她的手机。

    这段时间,霹雳丫只要一接我的电话,总是接通之后不说话,搞得我既心酸又无奈,这次也不例外,又是接通之后保持起沉默来了。

    老子没敢和她胡闹,小心地问道:温萍,你好

    我好不好管你什么屁事

    我晕,老子的一句问候,换来了她的眼蛮答复,被她堵的一时半会没有答上话来。霹雳丫也不扣断电话,也不再说话,我们两个就这样在手机两头均沉默了起来。

    也不能总是这么僵着,我柔声地又对她说:温萍,何必这么大火气呢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我这不是牵挂你嘛。

    你牵挂个屁我这里忙着呢,少来烦我。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她最后那四个字少来烦我是吼着说的,吼着的同时还带着哭腔。

    我知道,霹雳丫在电话那头一定又哭了,顿时心如刀割,无限惆怅起来。难道老子对她的伤害就这么大吗我什么也没有和她挑明,难道她已经清楚地知道我和阿梅之间的事了

    霹雳丫已经够命苦的了,老子再这么伤她的心,实在太不是个人玩意了,但老子也是无可奈何。

    我不是不爱霹雳丫,恰恰相反,老子爱霹雳丫爱的深不可拔,但老子总得对阿梅有个交待,毕竟老子是先和阿梅认识的,况且阿梅对老子实在太好了,老子也是深爱着阿梅。

    干什么也得要有个先来后到,既然两个大美女我都爱,那就只能顾前不顾后了。

    吃过午饭闲来无事,那个貌美如花的警花康霄茗又浮现在老子的脑海中。

    这丫清新靓丽,穿上那身警服,就像一个耀眼的明星。这么个大美女,该去当演员,用自己的美貌去征服观众,怎么会挎上手枪去当警察呢天天和那些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去打交道,想想都心疼。真可惜了她那副天然姿色。

    她如果不当影视明星,来和老子做同事也行啊,并且也和老子在一个办公室里,那老子岂不,越想越美,忍不住从手机中调出她的号码来。

    这次老子学乖了,没有给她发短信,而是直接给她拨打了过去。

    拨通了之后,足足响了十多下,她才接听。

    喂,谁啊

    老子一听她说话的声音立即紧张了起来,她在手机那头是喘着粗气,像是正在疯跑追赶罪犯一样,上气不接下气的。

    我紧张兮兮地问:你在干嘛

    喂,我在问你是谁

    哦,我是吕大聪。

    谁

    吕大聪。

    我日,老子现在不是紧张兮兮了,而是大伤特伤自尊了。这丫是不是把老子给忘的没边没影了老子准确无误地告诉她偶的大名,她竟然还再问,还再问就说明她不记的老子是谁了。

    这时,她不再像刚接电话那样气喘了,有些恢复了平常说话的语态。

    哦,是吕大聪啊,呵呵,都快想不起你来了,你不是叫康大聪吗

    对,对,我就是康大聪,嘿嘿。

    哈哈

    手机那头传来了一阵大笑,老子的心中登时一宽,万幸,她还记得老子,嘿嘿,禁不住心中窃喜起来。

    你刚才气喘的那么厉害,是不是又在追捕罪犯

    嗯,是的,正在追捕一个杀人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