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共处一室-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十五、共处一室

    晚上早早地洗了个冷水澡就倒倒了,明天李感性也就是朕的皇后约朕,名义上是干活,实质上到底干什么谁知道。要是真到了动体力的时候,不睡好觉那是绝对不行的。否则到时候来个阳什么痿什么的,朕岂不成了个无能之人。

    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了鲁尼那个上口下巾之精品,心中暗暗下了决心,以后要进行体育锻炼,为了自己能够成为上口下巾之精品而不泄努力奋斗。

    第二天一早,我便按照昨天李感性在电话中说的地址,既轻松又容易地找到了她家。

    原来上个星期李感性刚刚搬完家,这是一套150平米的错层新房,位于18楼。

    房间里杂乱无章,东西摆的到处都是。搬家公司只负责给你运过来,至于怎么摆放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我敲开门一进去,只见朕的皇后穿着一身类似清洁工穿的青布衣裳,戴着一顶太阳帽,脚穿一双运动鞋。

    就这身打扮也是十分勾人心魄的,美女就是美女。

    nnd,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

    朕看着她那素面朝天的样子,心中更加地怜爱。

    此时此刻,她不但是朕的皇后,更加像是和朕偷青的虢国夫人:

    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素面开房门。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至尊。

    她温柔地看着我,轻声问道:你怎么不换身便装啊

    我晕,老子当时光想着非非之类的东东了,急匆匆而来,衣服也忘了换。还穿着那身上班的正装,臭脚丫子上仍是那双布满灰尘的人造革皮鞋。

    你先坐一会,喝口水,我把我对象的便装找出来给你换上。她边说边给我沏了杯绿茶,又到南边向阳的房间里去找她对象的便装了。

    我小眼到处瞅,发现屋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对象干什么去了

    喝着她给我沏的那杯绿油油的绿茶,心中突发奇想:这茶这般绿,是否意味着她今天准备给她老公戴上顶绿油油的帽子

    孤男寡女独居一室,虽是干活倒腾家具整理家务,但吃豆腐的机会那也是多多,老子禁不住心澎湃起来。

    不一会儿,她就从卧室里找出来一身运动服之类的便装,还从鞋橱里拿出来一双球鞋。

    小吕,你到卧室里换上你顾哥的衣服吧。

    d,原来她对象姓顾。

    还到什么卧室去换当着你面换岂不是更爽。

    虽然肚中这般想着,但还是老老实实十分听话地到卧室里去换上她对象的衣服。

    换完衣服从卧室里出来,老子有点自惭形秽。

    d,姓顾的衣服也太大了,老子穿上松松洒洒的。估计那b的个头足有他娘的18米还高。

    衣袖几乎盖住了偶的双爪,裤腿耷拉到了地上。老子感觉此时有点儿像三毛流浪记中三毛刚参军时穿的那身军装一般,汗

    李感性看到我这副形象,笑靥顿生,咯咯娇笑。

    nnd,弄得小爷的老脸都羞愧地红了起来。

    小吕,你顾哥的衣服有些大,你把袖口和裤脚挽起来。李感性强忍住笑说道。

    我将那伤老子自尊的袖口和裤脚挽起来,又换上了顾b的球鞋。

    奶奶的,球鞋也比老子的脚大了不少,感觉像是穿着大号拖鞋,脚丫子在里边几乎能做360度的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