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五、焦急万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五五、焦急万分

    刚才那一幕太骇人了,我迷迷糊糊记得在康警花扑向板寸头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当她差点被板寸头甩出去时,老子伸手摸起了餐桌上的茶壶,一旦康警花有危险,老子就用这茶壶去砸狗日的板寸头的头,这一些动作都是下意识的。等康警花走到我面前时,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过道,手中攥着茶壶,可见当时是多么的惊险无比。

    我关心地先问她:你没事吧

    没事,可惜我那两个同事受伤了。

    只要你没事就好。

    你还攥着茶壶干嘛

    哦,刚才可能是想过去帮你,嘿嘿。我边说边将茶壶放在了餐桌上。

    康警花看了看我的裤裆,呵呵而道:康大胆,不错,这次有进步了,没有尿裤子,呵呵。

    嗯,是有点进步了,嘿嘿。

    现在还想去尿尿吗

    不了,不想去了。

    哈哈

    刚才真是太吓人了,那个板寸头怎么这么凶恶

    比他凶恶的有的是,只不过你没有见过而已。

    干你们这一行太不容易了。

    嘿嘿,一般人还干不了我们这一行。好了,你自己回家吧,我要和队友回队里去。

    哦,你这就走

    嗯,我得马上走了。

    你你再执行任务时,一定注意安全,不要这么不管不顾的。

    她听我说到这里,明显地很是感激,对我一笑,说道:我知道了,你早点回家吧,我走了。

    看着康警花和队友一块离去,我立马从餐馆里出来,d,这地方太不安全了,以后老子再也不来这个地方了,太t恐怖了。

    回到家中,还有些惊魂未定。通过这次事后,老子彻底明白了干警察是多么的不容易。干其它行业的,上级一声令下,最多就是多干点活受点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警察就不同了,上级一声令下,你就得往前冲,随时都会流血牺牲,是提着脑袋天天去上班的。

    在此,向警察同志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下午陪康警花训练,被她折磨的几近散架,又在餐馆遇到那惊险的一幕,当真是身心疲惫,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

    星期一,我在单位加班到到晚上八点才回家,进了小区门口,走到黑牡丹原先住过的那个楼前,卞鲁宁闪了出来。我很是惊讶,没想到他到现在还不死心。

    吕哥,方芳不在这里住了,你知道她搬家了吗

    知道。

    她搬到哪里去了

    小卞,你怎么这么认死理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你怎么还不放弃

    吕哥,我实在放弃不下她。

    我顿时无语了,这卞鲁宁也太一根筋了。

    吕哥,你知道她搬到哪里去了吗

    不知道,她当时只是对我说她准备搬家。

    卞鲁宁听到这里,黯然神伤,说了句谢谢就低头默默地向小区外走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实在不忍心他这样消沉下去,大声对他说:小卞,你自己想开些,方芳搬走就是为了避免你们两个再发生冲突。你和她之间的事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你不要再一意孤行了。

    吕哥,谢谢你了我知道了。卞鲁宁沉闷地说完,垂头丧气地走了。

    几天之后,我吃过晚饭看了会电视,看看都快十点了,正准备上床睡觉,突然手机有短信提示,摸起来一看,大吃一惊,短信是卞鲁宁发过来的。

    吕哥,谢谢你多次帮助我我已经找到方芳新的租住地了,我现在就在她楼下,她说啥也不见我,还让保安轰我出去。既然这样,我就死在她的楼下,我实在无法忍受这巨大的痛苦了。

    我看完短信,立即拨通了黑牡丹的手机。

    黑牡丹,卞鲁宁现在是不是就在你楼下

    是,他都快把我逼疯了。

    黑牡丹,你现在赶快下楼去见他,他可能要做傻事。

    我不下楼,我早和他断了,他做不做傻事与我无关。

    黑牡丹,你她妈少废话,现在赶快下楼,卞鲁宁真的要做傻事,他给我发短信了,我一会就到你那里。

    我不管,我也不下楼,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再这样我就报警。

    黑牡丹我刚喊了个黑牡丹,她就挂断电话了。再继续打,她竟然不接了。

    我快速地穿好衣服,咚咚就往楼下跑,几次险些摔倒在地,跑到马路上打的火速向黑牡丹的租住地驶去。

    一上出租车,我立即拨通了卞鲁宁的手机,手机是通了,但他没接。打了几次都是这样,我更加焦急万分。

    我随后又不停地给黑牡丹打手机,但她就是不接,一时急的我满头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