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一、阿梅的鲜血-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六一、阿梅的鲜血

    出租车司机在我不断的催促之下,路上几次险些发生碰撞,很快就到了阿梅家所在的小区。

    在小区门口保安阻止住了我。我对保安说,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才来。他问我什么事这种事老子也只是猜测,又不能乱说。保安看我确实很是焦急,又听我把冼梅家别墅的门牌号和具体位置说的很准确,这个保安才让我去登记。

    本以为登记完就能让老子进去了,没想到保安却要给冼梅家打电话。我一看更加着急起来,如果接电话的是那个老祖宗,老子立马就会被轰出小区。我立马上前阻止这个保安给阿梅家打电话,他一怔,很是不解地说这是我们的工作程序,我只好耐心对他说请你不要打电话,实在不行,你跟我一块进去不就得了。

    这个保安根本不听我解释,又继续往里打电话,这下,老子真急了,劈手就把话筒从他手里夺了过来,摔在了桌子上。d,老子都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岂能被你这小小保安阻止,大怒之下和他吵了起来。

    吵了几句后,我气急败坏地吼道:今晚如果出了人命,老子非宰了你不可。

    那个保安一听,也大怒起来,伸手就要来抓我。

    操他妈的,这b足有一米八五还要高,就像一个铁塔一般,如果被他抓住,老子就没有反抗的余地了。情急之下,老子转身撒腿就跑,那个保安连声大喝:你给我站住。

    我心道:站你妈b,老子现在只能往里冲了。

    老子平时跑的根本就不快,但现在这个时候,奔跑速度之快,连自己也感惊奇,那个保安虽然人高马大,但始终没有追上老子。

    到了阿梅家门口,我一不做二不休,连门铃也不按了,直接砰砰地敲起了门。

    很快,赵妈过来开门了,边开门边问是谁,估计这仓促激烈的敲门声把她也吓坏了。赵妈把门打开之后,一看是我,很是惊讶。我冲她点了点头,气喘吁吁地喊了声赵妈。

    这时,那个保安也追到老子的身后了,他对开门的赵妈说:这个人是你家的客人吗

    赵妈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毕竟上次我来的时候,大家都认识了,况且刚才老子又喊了她一声赵妈。

    那个保安一听,这才不再阻挠我,这b真他妈的闲吃萝卜辣操心。

    老子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立即见到阿梅。如果阿梅没事,大不了被她父母痛骂一顿,如果阿梅有事,老子连想也不敢想了。拔腿就向屋里冲去,把赵妈给吓的啊了一声。

    我现在已经到了不管不顾的时候了,进了门,穿过客厅,快速地向楼上跑去。阿梅妈这时也已经从卧房中出来了,一看是我闯进来了,把她惊的连声大喊,让我立即滚出去。

    我连理她也没理她,只顾往楼上跑,转瞬之间,我就跑到了三楼,阿梅的房间就在三楼。

    我立即伸手去开阿梅的房间,但房门从里边反锁住了。我在门外连声大喊:阿梅,阿梅

    但里边没有任何反应,更没有任何声响。我急的只能在房门外呼喊阿梅的名字,让她快开门。

    这时,阿梅妈和赵妈也跑了上来,看我满头大汗和焦躁不安的样子,又看阿梅在房间里没有动静,也开始大惊失色起来。

    阿梅妈忽地也意识到什么,来不及臭骂我了,也跑到门前,不停地砸门,边砸边喊阿梅,但里边没有任何反应。

    我对赵妈说:赵妈,你有阿梅房间的钥匙吗

    阿梅妈大声说:还找什么钥匙快把房门踹开。

    我一听之下,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抬腿猛踹一脚,咣当一声就把房门给踹开了。

    进门之后,阿梅妈啊的一声大叫,跌坐在地,哭天喊地起来,我也险些栽倒在地,只见阿梅静静地躺在床上,左手垂在床边,左手的腕部鲜血一片,地上也是一滩血。

    我顿时感到头发都直立了起来,心跳似乎也停止了,过了几秒钟这才反应过来,大喊着阿梅扑了过去,一下子把她抱在怀里,阿梅脸色苍白,我惊恐万状,以为阿梅已经死了,感到眼前阵阵发黑。

    此时我和阿梅妈都已经处于崩溃状态,赵妈还算有些清醒,急忙跑了过来,用手探了探阿梅的鼻孔,对我连声说:还有呼吸,还有呼吸,快送医院。

    我一听之下,犹如在漆黑的夜里看到了一丝亮光,仔细一看,阿梅确实还有呼吸,但已经非常微弱,整个人已经处于失血过多的休克状态。

    我将阿梅横抱在怀里,快步向外跑去。阿梅妈一听还有呼吸,顿时不再那么慌乱了,也镇定了下来,急忙快跑着冲在我的前面,嘴里连喊着:我去开车,我去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