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二、紧急抢救-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六二、紧急抢救

    当我抱着阿梅从别墅里出来后,阿梅妈已经将车停在了门口,这个老太婆看着很是昏庸,但没想到关键时刻,行动很是迅速。

    我抱着阿梅坐在后排座上,赵妈陪伴着坐在旁边。阿梅妈将车开的飞快,转瞬之间就驶出了小区门口,加大马力,以更快的速度向医院驰去。

    我抱着阿梅,不停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泪水噼里啪啦地滴在她那苍白的脸上。当我控制不住悲伤只顾哭泣,不再呼唤阿梅的名字时,赵妈在旁边很有经验地立即说道:不要停,一定要不断地呼喊她的名字,快点,快啊。

    阿梅妈边开车边对我说:对,你要不停地叫阿梅的名字,大声叫,快点。

    随后,她又对赵妈说:快给她爸爸打电话,让他直接到医院去,快点。

    我此时人慌无智,听阿梅妈和赵妈如此吩咐,立即停止了哭泣,趴在阿梅的耳边不停地呼唤她的名字。

    到了医院,车还没有停稳,我就抱着阿梅从车上跳了下来,发疯般向急诊室跑去,边跑边大声喊着医生,把那些医护人员和旁边的患者都吓了一大跳。这样一来,几个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急忙围了上来,一看阿梅的手腕,顿时什么都明白了,立即安排人员进行紧急抢救。

    当阿梅被推进抢救室后,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整个人都虚脱了,全身就像水洗的一样,看着关上的抢救室门,在巨大的焦急、悲痛、绝望之下,我竟把自己的嘴唇给咬破了。

    阿梅妈和赵妈在我旁边不停地来回走着,她们的心情和我一样。这时,从抢救室中跑出来一个女护士,我立即对她说:怎样情况怎样

    情况不太好,我这再去叫个医生来,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这个女护士说完就急匆匆走了。

    阿梅妈一听,再也无法忍受了,扑通一声蹲坐在走廊的连椅上痛哭起来,哭了没几声竟然昏了过去。

    这一下,赵妈也慌乱起来了,我顿时从地上站起来跑过去。赵妈用拇指死死掐住她的人中,大声对我说:快活动她的胳膊和腿。

    我急忙按照赵妈的吩咐,先是活动阿梅妈的胳膊,她的手冰凉,活动了一会她的胳膊,我又开始活动她的腿,但双腿硬挺挺的绷直,无法活动。

    赵妈又大声急促地说:快点,用力把她的双腿圈过来。

    我用双腿死死夹住她的脚踝,双手紧紧扳住她的后膝窝,使劲往怀里拉,但拉了几次都没有拉动,怎么回事阿梅妈的腿怎么绷的这么直这么用力都扳不动

    赵妈急的也冒汗了,生气地责备我:你是干什么吃的用尽全力,快啊。

    我知道阿梅妈现在也是情况危急,便大喊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又扳了几次,才将阿梅妈绷直的腿给扳了过来。

    赵妈又紧接着说:你把她的双腿使劲圈住,不要再让她伸腿。

    过了一会儿,阿梅妈终于幽幽醒来,又哭出了声,我看赵妈长松了一口气,知道阿梅妈没事了,我也累的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

    这时,那个女护士连同另外几个医生急匆匆向抢救室跑去,我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知觉一般,怔怔地看着抢救室的门,想哭已经哭不出来了,我感觉自己在不断下沉。

    我这时看了看坐在连椅上痛哭流涕的阿梅妈,赵妈在不断地安抚她。

    我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如果阿梅抢救不过来,真的去了,老子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如果阿梅死了,老子实在无法承受这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精神折磨。

    这时,从外边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只见冼伯伯来了,他身后跟着几个人。

    冼伯伯脸色苍白,嘴唇不住颤抖,来到跟前,不住地问:阿梅怎么了阿梅到底怎么了

    阿梅妈看到丈夫来了,哭的更痛了,哭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赵妈简单把事情经过对冼伯伯说了,说阿梅现在正在里边抢救。冼伯伯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他看了看蹲在地上的我,没有说一句话,快步走到抢救室门口,不住地向里看,焦躁不安溢于言表。

    这时,又有几个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快速走来,来到冼伯伯面前,其中一个带头的伸出双手握住冼伯伯的手说:冼董,我这是刚刚听说,我现在把医院里最好的几个医生都带来了,我们一定尽最大努力把小梅抢救过来。

    冼伯伯使劲握住对方的手,感激地说:谢谢陈院长,无论如何也要把小女抢救过来,我拜托你了说完,泪水已经流了下来。

    陈院长点了点头,立即带领身边的几个医生进入了抢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