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三、吞声饮泣-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六三、吞声饮泣

    半个多小时之后,陈院长走了出来,大家一直提着的心更加紧张了,都纷纷围拢了过去。

    陈院长舒了一口气,对冼伯伯笑道:终于把阿梅从死神手里夺回来了,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

    我顿时将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激动、高兴、庆幸席卷着我,小眼中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

    冼伯伯紧紧握住陈院长的手连声说着谢谢控制不住地失声哽咽了起来,陈院长连连安慰他,说阿梅没事了,放心吧

    阿梅妈也过来向陈院长连声道谢,巨大的悲痛之后是巨大的喜悦,这个老祖宗竟然有些站立不住了,需要赵妈在旁边扶着她才行。

    陈院长又道:为了让阿梅尽快恢复过来,最好是给她输些新鲜血液,这样效果会更好。

    冼伯伯、阿梅妈、我、赵妈还有跟冼伯伯来的那几个人都纷纷要求献血。

    陈院长对冼伯伯和跟他来的那几个人说:你们喝酒了,不行的。

    阿梅妈说抽我的吧,我是她妈,我也没喝酒。

    陈院长看了看我,我立即对他说:陈院长,抽我的吧,我年轻,又是o型血,我更没喝酒。

    陈院长点了点头,说道:就抽这个小伙子的吧,还是年轻人的血液好,有活力。

    说完,他立即安排医护人员对我的血型进行化验比对,看能不能给阿梅输血

    很快,化验比对结果出来了,我能给阿梅输血,顿时一种无法形容的喜悦向我袭来,我感到只要把我的新鲜血液输送到阿梅体内,阿梅就彻底没事了。

    随后,医护人员给我换上了一身消毒服,把我领进了抢救室。

    我进门之后,急忙去查看阿梅的现状,只见她脸色仍是苍白,连平时红透透的嘴唇都是苍白如纸,我的心中忽地一沉,忐忑不安地看了看旁边的医护人员,问道:阿梅的脸色怎么还是这么苍白她到底脱离危险了没有啊

    一个医生在旁边解释道:她现在各项生命特征都比刚来时好多了,呈现好转趋势,最主要的是她失血过多,必须尽快给她补充新鲜血液,这样效果才会明显。

    好,尽快给我抽血吧,多抽点,让她尽快好起来。我急不可耐地说。

    医护人员已经在冼梅的病床旁边搭了一个临时病床,让我躺在上边,开始抽血。

    在我的一再要求之下,我体内的800毫升新鲜血液注入了冼梅的体内,看着阿梅脸色渐渐地变得有些血色之后,我终于有些放心了,放心的同时,竟忍不住在输血床上哭了起来,医生立即示意我不要出声,阿梅需要静养才行。

    我从抢救室出来,感觉头有些发晕,这是输血过多造成的,阿梅妈安排赵妈已经给我买来了牛奶,灌了几包牛奶后才感觉稍好些。

    随后阿梅被转到了病房里,这是一个高干病房,里边的设施齐备,冼伯伯老两口、我、赵妈都来到病房里陪护着阿梅。

    陈院长和冼伯伯很熟,他一直陪在冼伯伯身边,在病房里又呆了半个多小时后才离去。冼伯伯和阿梅妈对他千恩万谢。

    阿梅妈再也不敢赶我走了,现在似乎已经离不开我了,只有我蹲在床边守护着阿梅,她才放心。

    我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双手一直攥住阿梅的右手,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她,唯恐她再出现什么危急情况。

    阿梅的左手腕缠着厚厚的纱布,我双手边攥着她的右手边不时地轻轻按摩着,看着阿梅越来越红润的脸色,我的心中犹如刀割,心想今晚如果再晚上个十多分钟,阿梅就彻底没救了。想到这里,后背一阵阵发凉,越想越心酸,越想越悲戚,小眼中的泪水又住不住地往下淌。

    赵妈守护在阿梅的左手旁,不时查看着缠绕在阿梅左手腕的纱布,担心又会往外渗血。

    阿梅的爸妈都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言不发,都在焦急地等待着阿梅的醒来。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阿梅才慢慢地幽幽醒来。

    她眼皮微微一动,我立即觉察到了,急忙探起身子,紧紧看着她。

    阿梅眼皮微微眨了几下,这才睁开了双眸,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我,微微一怔,轻声道:大聪,你怎么来了

    她的声音很低,身体已经极度虚弱,我看着她醒来,又是高兴又是悲伤,忍了几忍才将小眼中的泪水收了回去,柔声对她说:阿梅,你不要说话,好好休息,我们都在你的身边。

    阿梅微微扭头,看了看周围,发现了她的爸妈和赵妈都在,又看了看房间,顿时明白过来了,忍不住鼻子一耸,嘤的一声,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阿梅妈此时也趴了过来,哭着对阿梅说:小梅,妈对不起你,都是妈的不对,呜呜。

    冼伯伯趴在床边,用手轻轻抚摸着阿梅的头发,眼神又是疼爱又是埋怨,阿梅忍不住轻唤了声爸爸,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小梅,不要哭了,不要害怕,有爸爸在,。乖,听爸爸的话,不要哭好好静养。冼伯伯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了起来。

    我再也忍不住了,将小脸趴在阿梅的右手上吞声饮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