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深入浅出-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364、深入浅出

    阿梅将脑袋偎在她爸爸怀里愈哭愈痛,这时,一个女医护人员进来了,她让我们这些陪护的都出去,病人需要静心修养,情绪不能波动大了。

    随后,我们四个都来到了外屋,这个高干病房是里外套间的,那个女医护人员立即就把里间的房门关上了。

    过了一刻多钟,那个女医护人员出来了,轻轻对我们说:病人的情绪稳定下来了,你们不能再让她激动了。

    随后,她又问道:谁叫吕大聪

    我是。

    病人让你进去,只允许你一个人进去。

    我点了点头,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进去的时候,我又把门从里边关上了,把冼伯伯他们三个人关在了外面。

    阿梅已经停止了哭泣,静静地躺在那里,我轻轻走了过去。

    她看到我后,眨巴眨巴眼又想哭,我轻轻摇了摇头,柔声对她说:你现在要静养,情绪不能波动大的,听话。

    她莞尔一笑,两行泪水终是又流了下来。

    我看着她那缠着厚厚纱布的左手腕心疼不已,禁不住说道:阿梅,我求求你了,你以后不要再任性了,你今天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你让你父母怎么办你让我还怎么活说着说着,我止不住哽咽起来。

    阿梅用右手轻轻抚摸着我低垂的脑袋,柔声说:你们不该救我,让我就这样平静地离开,对我是一种最好的安慰。

    我一听她这么说,心中又突地一凉,这个臭丫头竟然埋怨我们来救她,难道她真的就活够了真的对这花花世界厌倦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保不准她还会采取这种极端行动,越想越怕,小眼不但眨巴着,这次不是想哭,而是思考着如何来说服她。

    我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她,阿梅便又用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眼睛看着房顶,不知道此刻她在想什么但我必须好好和她谈谈,让她彻底打消心中那可怕的自杀念头。

    阿梅,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她一听我这么问,明显地一怔,随后轻轻一笑,说道:你怎么问这么低级的问题

    我用左手轻轻贴住她抚摸我脸颊的右手,认真地说:阿梅,是不是你父母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当然了,你问这个干嘛

    阿梅,你不但任性还很自私。我禁不住埋怨起她来。

    她微微一愣,问道:怎么能说我自私呢

    你怎么不自私你是任性加自私。你爸妈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又含辛茹苦地把你拉扯大,容易吗太不容易了。你活着,不但是为自己活着,更要为你爸妈活着,要为爱着你的人活着。如果你没了,你爸妈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吗要知道你就是你爸妈的希望和寄托,希望和寄托都没了,他们还怎么活下去即使活下去,也是忍着巨大悲痛活下去的,那才叫生不如死呢。还有我,如果你死了,我该怎么办你自杀之前,打电话给我一再让我自己好好珍重,我怎么珍重的起来那样我也会生不如死的,你懂吗

    我对阿梅说的这些,都是一些大路边上的道理,阿梅应该知道的,只是她自己没有深刻意识到而已。她如此不管不顾地割腕自杀,就是没有为家人和身边的人好好想想。道理很简单,她也知道,甚至是耳熟能详,但到了关键时刻没有控制住自己,说明她的潜意识里不存在这些想法。因此,她听着听着,眼睛越睁越大,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知道我的话她已经全部听进去了。

    阿梅,我给你说这么多,无非是告诉你,第一、人不能太任性,更不能太自私。第二、你活着,不是为你自己活着,而是为了你的父母和亲人活着,更为深爱着你的人活着。第三、你好好活着不但是你个人的权利,但同时更是你应尽的义务。权利和义务比较起来,义务更重要,更能显示人的生命的可贵。所以,阿梅,你不但不能选择自杀,还要更加努力地好好活下去。

    我声情并茂,说到这里不知不觉间泪水已经把我的脸颊打湿了,阿梅静静地看着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她用右手轻轻揩拭我脸上的泪水,她的眼中也不由自主地又流下了泪。

    我知道我把她心中的那个疙瘩给解开了。阿梅虽然任性,但她心地善良,宅心仁厚,她不但不自私还很明事理。我说她自私,无非是让她的潜意识更加清晰明了起来,让她好好地记住我刚才所说的话,使她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