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七、风云突变-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六七、风云突变

    早上八点多,赵妈陪伴着阿梅妈来了,老太婆脸色很是不好,估计昨晚回去后也没睡好。

    冼伯伯今天有个重要会议,因此他要赶时间。阿梅看我很是疲倦,让我跟他爸爸一块走,让他爸爸顺便把我送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我不想离开阿梅,但阿梅坚决让我走,她妈对我也客气起来,赵妈对我说:你快回家睡一觉,不然你得累趴下。

    我也感觉自己的精神有些恍惚,只好跟着冼伯伯走了。

    冼伯伯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就急着走了,他要赶时间去开会。中国的领导干部会议就是多,各层级的领导干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文山会海之中度过的,何况冼伯伯这样的厅级干部呢

    我回到家中,手机没敢关机,唯恐阿梅那边再有什么情况,老子现在都快变成神经质了。

    一头攮在床上,没过一会儿就呼呼大睡起来,毕竟精神和体力都已经透支到了极限,。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臭老鼠突然响了起来,我立即条件反射地腾的一下就从床上蹦了下来,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摸起手机来接听,刚紧张兮兮地喂了一声,对方就说道:喂,康大胆,是我。

    我一听顿时放下心来,原来是康警花打来的电话,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康大胆,你怎么了我怎么听你的语气很是紧张。

    嗯,是很紧张,你这一来电话,快把我吓死了。

    呵呵,你真不愧是康大胆,接个电话都快被吓死了,哈哈。

    这几天的事太多了,搞的我紧张兮兮的。

    你遇到什么事了

    哦没遇到什么,只是工作太忙太累了。

    呵呵,我还以为你被绑架了呢。

    我心道:老子的确是被绑架了,但绑架的不是老子的小体,而是老子的心,nnd,这种滋味更难受。

    心中虽是这么想,但表面却呵呵而道:我一没钱财,二没权势,谁绑架我啊呵呵,再者说了,我要是帅气一些的话,可能真的会被那些老娘们给绑架了,但我这么丑,她们看到我都想吐,我想被绑也没人愿意绑我,嘿嘿。

    哈哈,你别逗我发笑,我现在正在开车呢。

    哦,你要去执行任务

    不是,今天是星期六,一般情况下,我都要在星期六下午去训练。

    哦,原来你又要去训练啊

    是啊,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让你过来再陪我对练。

    我忽地想起了那个跟踪盯梢我的女侦探,老子被那妞整的很惨,当时老子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向康警花学学,免得再被女人打倒在地,实在是太丢人现眼了。刚想开口答应她,但又倏地想起了躺在病床上的冼梅,顿时打消了去陪康警花训练的念头。

    我现在正在家睡觉,昨晚加了一宿班,等会还要到单位去加班,这次我就不陪你了,下次吧。下次我一定陪你训练,正好我也想学学擒拿格斗。

    呵呵,好吧,既然你过不来,那我就不去体育中心了,我回队里和队友一起训练去。

    嗯,好吧,你训练不要太累了。

    嗯,知道,你加班也不要太累了。

    嗯,再见。

    再见。

    我日,和康警花通话通到最后,竟然语气暧昧,恋恋不舍起来。同时我感觉到她也有点恋恋不舍,语气暧昧。顿时,心中那个美啊美的老子只想唱歌蹦高。

    但忽地又想起了躺在医院中的阿梅,康警花带给老子的那个美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匆匆洗了把脸往医院赶去。

    当我赶回医院病房时,阿梅正在和她妈谈论着什么。

    我看到阿梅的脸色比早上更加红润了,雪肤花貌,艳如樱桃,禁不住心中一阵喜悦。

    她妈一看我来了,对我客气地点头微笑,立即到外屋去了,把阿梅留给了我。老子没有想到阿梅这一自杀,她妈的态度竟然转变如此之快,如此之大,竟然使我很不适应。

    阿梅对我甜蜜地一笑,柔声说:嗯,你的脸色比早上走时好多了。

    嘿嘿,你好起来了,我的脸色当然也就好了。

    阿梅伸手给我剥了个橘子,吃了几瓣橘子后,我才想起来,老子从昨晚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呢,想到这里,肚子开始卯足了劲咕咕叫个不停。

    我看到床头上有几个肉包子,便顺手拿起来,狼吞虎咽地吞了下去,阿梅看我这样,忙问:你怎么饿成这样

    我一天没吃饭了,都快把吃饭这回事给忘了。

    阿梅一听,立即喊赵妈过来,让她回家多做点好吃的送来。

    当医生进来给阿梅复查时,我便来到屋外走廊里想透透气,只见一个人满头大汗急匆匆地走来,我一看他是冼伯伯的秘书,立即把他喊住了。

    冼伯伯怎么没来

    冼董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