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七、肤白胜雪-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七七、肤白胜雪

    满江大哥一看我放在他面前的银行卡,微微一怔,问道:大聪,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哥,这卡上有50万元,你拿去当做打点费用。

    不用,我先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再说。

    不行,大哥,我知道办这种事花销太大了,没有活动经费是很难办到的,你先拿着,不够我再给你送来。

    大聪,这50万元是不是你的那个奖励

    嗯,是的。这钱本就是冼伯伯女儿应该得到的,现在用在冼伯伯身上更是理所当然。

    大聪,你和冼伯伯的女儿关系是不是很好

    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点了点头,态度有些模棱两可。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如果没有霹雳丫,我会一五一十地把我和冼梅的关系告诉满江哥,但现在中间搁着个霹雳丫,有些话我也不能明说,满江哥爱咋想就咋想吧,我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满江哥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说道:大聪,从检察院往外弄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要在不违法乱纪的基础上去做才行。说没有花销费用,那都是骗人的。但你一下子把50万元全扔给我,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大哥,不管花多少钱,只要把人救出来就行。这50万元能够打点下来,那就不错了。如果不够,到时候我再给你送来。

    听我说到这里,满江哥只得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先这样吧,我先摸摸情况再说。

    嗯,大哥,小弟拜托你了,那我回去了。

    满江哥亲自把我送到楼梯口,在我准备转身走时,他对我轻轻说道:大聪,你这样做是很对的,做人就该这样,要有情有义才行。

    我很是感激满江大哥对我的理解,感动地冲他笑了笑,险些笑出眼泪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呵呵一笑,摆了摆手,目送我下楼。

    从省重点大学出来后,在打车往回赶的路上,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停车等红灯之际,老子突然发现路北有个貂皮大衣专卖店,透过专卖店的落地玻璃,我看到里边卖的貂皮大衣大部分都是女式款样的,看那些高挑的模特穿着各色款式的貂皮大衣煞是好看,别具风韵。

    我忽地想到身材高挑的康警花,她如果穿上其中的某一款肯定会更加地仙姿玉色,无比地迷人。我突发奇想,立即从出租车上跳了下来。

    刚要拔步离去,出租车司机在我身后高呼:兄弟,你还没给钱呢。

    晕,老子光顾高兴了,竟然把这茬给忘了,急忙掏钱付费,连说对不起。

    来到这个貂皮大衣专卖店,老子被这里的各色款式给弄迷糊了,一看价格更是让人咂舌,但为了感谢康警花,价格再贵老子也要买。我感觉只有康警花那高挑的身材才配穿这样的名贵貂皮大衣。

    我知道康警花比较喜欢黑色,上次陪她在体育中心搏击馆训练时,她让我买的训练服也是黑色的。

    但还是拿捏不准,要知道一件上点档次的貂皮大衣就得过万,如果买的花色她相不中,岂不太可惜了。因此,我掏出了手机准备给她打个电话问一下,但一想这种事给她打电话就失去了送给她惊喜的意义,也显得老子太俗气了,所以,我决定不给她打电话了。

    在专卖店里转来转去,老子看中了一件黑色的貂皮大衣。我看着那件黑色貂皮大衣,想象康警花穿上会是什么样子,越想越美。

    康警花的肤色白嫩,穿上这件黑色的貂皮大衣,会衬托的她更加地肤白胜雪,窈窕妩媚。

    想到这里,老子当机立断买下了这件一万两千五百元的黑色貂皮大衣。

    从专卖店出来后,老子正在思忖怎么给康警花送去,突然一瞥眼间,发现不远处有一个鲜花店。

    真是踏破烂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老子一看到这个鲜花店,顿时心中大喜,乐颠乐颠地走了进去。

    我选了一大束玫瑰花,让鲜花店里的服务人员将玫瑰花和我刚买的这件貂皮大衣一起给康警花送去。并且一再叮嘱必须让女子去送,绝对不能让男的去送。

    那个鲜花店的店主是个老娘们,她一听很是不解地问:我们这里出去送花的都是小伙子,为什么不能让男的去送

    老子不让男的去送,是怕给康警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更重要的是老子心中还有点儿吃醋。但又不能明说,只好又多付给这个老娘们点银子,让她必须派女的去送。

    这个老娘们是个见钱眼开的货色,看到我多付钱了,猪腚般的脸满面堆欢,忙不迭地应诺下来。

    老子将康警花的详细地址写给她,潇洒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