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八、险些露馅-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七八、险些露馅

    老子回到阿梅那里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中午了。赵妈一直没敢离开,看我回来了,便急忙回家去做饭。

    阿梅妈就像失踪了一样,连个面也不照了。

    大聪,你不是说今天不去上班了嘛,怎么又跑出去了

    哦,我看你睡着了,单位上有点急事,我去处理了一下。

    实际上我睡了没有半个小时,监察部老总就给我来电话了,问我为什么没去上班

    你怎么回答的

    我也按照你的谎话那样说的,我说是感冒发烧了,过几天再去上班。

    哈哈,阿梅,你真聪明,这样说就对了。不然,让他们知道真相,还不得都跑过来看你。

    嗯,我也是怕这个才这么说的。

    嘿嘿

    你嘿嘿什么跟着你,我都学会撒谎了。

    有时候谎话能办大事的,呵呵。

    去你的,谎话都是骗人的,能不说就不说。

    嗯,你说实话,我说谎话,这样才般配嘛,嘿嘿。

    滚边去哦,对了,刚才我监察部的一个同事给我也来电话了。

    怎么还是问你没去上班的事

    不是,是关于原先咱们那个支行的事。

    那个支行怎么了

    他们下去检查,发现咱们那个支行存在很严重的小金库问题。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个啊。再者说了,现在哪个单位没有小金库啊。

    问题是那个支行的小金库有几百万的资金,还存在帐外贷款问题。

    啊这么多啊

    你以为呢还说小问题呢,这个问题来大发了。

    他们下去检查,给你打电话干嘛

    他们是向我了解一些情况,我把当初扣你奖励的事对他们说了,其它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哦,会不会处理人

    那个一把手够呛,这次算他倒霉了。

    我的天,阿梅,你们监察部的权力也太大了吧

    嘿嘿,我们监察部相当于政府机关的纪委,你说权力大不大

    你当初还和我说你们那监察部是个清水衙门呢,我看纯粹是治人衙门,呵呵。

    我们治人也是治那些违法乱纪、胡作非为的人,这样的人就该治,还必须得治。

    听阿梅说到这里,我忽地想起她爸爸现在还呆在检察院里边,背上一阵阵发凉,要是阿梅知道了真相,还会这样说吗但愿冼伯伯没事,一身清白地从检察院走出来。

    阿梅,原先咱们那个支行的一把手是不是要被撤职

    小金库的问题就足以把他的职务给撤了。外贷款的问题,就看金额大不大了,如果超过一定的限度,就要被移送司法机关,还有可能被判刑坐牢。

    啊有这么严重吗

    怎么没有这么严重你以为批评一顿,撤职就完事了,没这么简单的。

    我的天,这下那个一把手可要倒大霉了。

    活该,这都是他咎由自取。想想当初他扣你奖励的事,我就来气。

    哎,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何必再提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再说,不是最后都给我了嘛。

    虽然最后都给你了,但这事的性质不一样,要没人给你撑劲,他是绝对不会给你的。

    我总觉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事不能太过分了。

    这不是过分不过分的事,是性质的问题。吕大聪,你作为一个男人,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不能有匹夫之勇,更不能有妇人之仁。

    阿梅,你怎么给我上纲上线了别给我乱扣帽子。

    呵呵,我是让你开开窍,多学点东西,别天天稀里糊涂的。

    阿梅,你认识郑板桥不

    不认识,只是听说过,哈哈,小样,还在这里考我。

    郑板桥的名言就是难得糊涂四个字,我看还是稀里糊涂的好些。

    你这种不求上进,不思进取的人,真的没法和你谈政治上的事。

    嘿嘿,我看人稀里糊涂了未必是坏事,当官干嘛一个闪失就会身陷囹圄,就像

    nnd,说到这里,老子险些说漏了嘴,差点说出就像你爸爸来,总算及时刹住了嘴巴子,但也把自己给吓坏了。

    就像谁阿梅听我没有说完,就又问了一句。

    就像咱们原先那个支行的一把手。

    哼,他也算当官的他那种官满大街都是,扔个砖头都能砸死好几个。

    老子刚才口无遮拦地险些说漏了嘴,差点使自己的努力前功尽弃,到现在还惊魂未定呢,阿梅再说什么,老子除了点头还是点头,再也不敢乱开口说话了。

    但阿梅对我说的那句:作为一个男人,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不能有匹夫之勇,更不能有妇人之仁。我却是深深地记在心里了,这可是阿梅的肺腑之言,很富有哲理性,老子必须永远记在心里,作为今后的处事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