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九、小香丫臭小子-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七九、小香丫臭小子

    我和阿梅正在谈论的时候,赵妈来送中午饭了。

    赵妈服侍阿梅吃饭,老子在外屋刚准备开吃,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康警花打来的。老子怕阿梅听到,急忙跑到走廊上去接。

    喂,康大胆,我刚刚收到鲜花了,还收到了一件貂皮大衣。

    哦,恭喜你啊。

    是不是你这么办的

    给你去送的是个男的还是女的

    一个小姑娘。

    嘿嘿,这样就对了,你喜欢吗

    真的是你

    嗯,是我。

    哎呀,你怎么事先不说一声啊

    要是事先和你说了,就不会带给你惊喜了。

    你真是

    怎么了难道给你带来不利影响了还是你身边的那些臭男人吃醋了

    哈哈

    难道是你对象发现了和你吵嘴了

    滚

    嘿嘿,你说你喜欢吗

    嗯喜欢,但就是有点收受不起。

    怎么收受不起了

    礼物太重了。

    不重,一点也不重,那件貂皮大衣最多也就半斤来重。

    呵呵,康大胆,你知道你身上最讨人喜欢的是哪里吗

    哪里

    你的臭嘴头子,哈哈

    嘿嘿,只要不熏着你就行了。

    哎呀,康大胆,我是说你给我买的太贵重了。

    不贵重,我都看好了,只有你那身材才配穿那件貂皮大衣。你要穿上,会带来很大社会效应的。

    什么社会效应

    你长的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皮肤这么白,再穿上这件黑色的貂皮大衣,在街上这么一走,男的会目瞪口呆,女的会嫉妒羡慕,立马会引起交通堵塞,这不是很大的社会效应吗嘿嘿。

    康大胆,你给我买这么贵重的服装,我如果收下,算不算受贿

    晕,你怎么扯到受贿上边去了呢这是哪跟哪啊

    不算受贿,那算什么

    我心中暗骂了一句:奶奶的臭丫。嘴上却是甜蜜地说道:我又不是给你送钱,而是给你送的服装,并且是服装连同鲜花一块给你送去的,你说这算什么

    算什么

    你又不肥头大耳的,八杆子也拨拉不着八戒兄,这还要我明说吗

    不行,你必须亲口对我说才行。

    真晕,一是爱康二是康爱,是个多项选择,你自己看着选吧。

    怎么又是爱康又是康爱的乱七八糟的。

    该乱的时候就得乱。

    哈哈康大胆,谢谢你了

    别,我还没有谢谢你呢。

    呵呵,不和你说了,你都快把我感动死了,感动的我到现在还没吃中午饭呢。

    哦,你感动,我激动,你感动的中午饭没吃,我激动的中午饭也没吃呢。

    嗨嗨,谢谢你了奶奶的。看来老子是真的把康警花给感动坏了,这丫最后竟然说出了奶奶的三个字,虽然声音很轻,但老子却听得清清楚楚。

    喂,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谢谢你了

    我问的是你最后说的那三个字。

    啊这你也听到了

    当然了,我耳朵虽小,但灵的很。

    哈哈不和你说了。

    康警花说完就把电话扣了,扣的老子心中像是灌满了蜜,乐颠乐颠跑回屋去吃饭,老子已经快饿坏了。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又收到了康警花的短信:臭小子,本想今晚和你共进晚餐,但刚接了个紧急命令,要马上到外地出发。

    康警花这是头一次称呼老子为臭小子,这个不起眼的称呼,忽地一下子将我们两个的距离给拉近了,感觉心心相印了起来。

    我急忙回道:你到外地出发,是不是去抓逃犯

    嗯,是的。

    你可要一定注意安全。

    知道。

    等你这个小香丫回来后,臭小子请你共进晚餐。

    嘿嘿,好吧。

    知道了康警花到外地去抓逃犯后,老子的心中忐忑不安,无限牵挂起来。操他奶奶的,老子现在又多了一份牵挂。

    下午六点来钟,赵妈送来了晚饭。等我陪着阿梅吃完饭后,赵妈在外屋悄悄对我说:小吕,冼太太让你到家里去一趟。

    什么时候

    现在就去。

    好,你在这里照顾阿梅,我现在就过去。

    半个多小时后,我来到了阿梅家的别墅。

    一进门,这个老太婆的脸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