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〇、臭婆娘-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八〇、臭婆娘

    看到这个老太婆发火,老子顿时无语了。经验告诉我,此时不说话是最好的选择了。

    吕大聪,我求求你了,你就不要再和我们家阿梅来往了,阿梅爸爸现在还在检察院里边,现在能救我们家老冼的,只有阿梅对象的爸爸了。

    她竟然不再称呼我小吕了,而是直呼其名,说明她已经把老子当成了彻头彻尾的阶级敌人。

    冼伯母,不是说我离开阿梅就能把事情解决了。如果阿梅对象的爸爸做事如此绝情,说明他根本就不是冼伯伯真正的好朋友,这样的人更不值得别人去尊重他。

    问题是那个烂尾楼豆腐渣工程的的确确牵扯到了我们家老冼,举报他有经济问题的人说的也是言辞凿凿,人家想要去救阿梅爸,也得有救他的热情和动力才行。

    冼伯母,照你这么说,冼伯伯个人的确是真的有问题了

    胡说,我们家老冼绝对没有经济问题,那个烂尾楼豆腐渣工程牵扯到的人很多,是个很大的案子。与其他人比起来,我们家老冼的问题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但必须得有人在背后帮他才行啊。

    我听到这里,一时语塞起来,看来这个老太婆已经查听到了什么,但她不和我明说,只是让老子离开阿梅,我不由得黯然神伤起来。

    吕大聪,阿梅对象的爸爸现在埋怨我们家背信弃义,他和我们家老冼是几十年的好朋友了。阿梅和她对象从小就很好,也算是青梅竹马。你这样莫名其妙地插了进来,把我们弄得很是被动尴尬,你知道吗

    听到这里,我灰心到了极点。

    冼伯母,前天在医院中时,我就和你说过,只要冼伯伯平安无事地出来,我会主动离开阿梅的。

    我今天找你来谈,就是让你现在就离开阿梅,你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了,我真的受不了了。阿梅割腕自杀险些丢了命,阿梅爸爸又出了这么大的事,现在没有人肯出手帮忙,你让我怎么办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吕大聪造成的。

    nnd,这个臭婆娘,竟然把一切罪过都怨到老子的身上,太t没天理了。老子一时气恼起来,语气凌厉地说:冼伯母,你不要说了,我现在就答应你,只要阿梅的伤口愈合好了,我立即离开她,再也不和她来往了。

    吕大聪,这可是你说的,希望你永远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我会永远记住的。

    说到这里,我感觉脸颊有些的,用手一摸,竟然是眼泪。

    另外,你离开阿梅,不能说是我给你施加的压力。这段时间你以工作忙为借口,先慢慢疏远她。等阿梅康复了,你就不要再纠缠她了。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臭婆娘,老子算是对她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个慈眉善目的臭婆子,不但势利、自私,心肠还t超硬。她只考虑自己的感受,根本就不考虑别人的想法。她只要自己合适干就行了,她根本就不会站在别人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

    想到这里,我站了起来,轻轻对她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对阿梅讲什么的。我希望你也不要再给阿梅施加什么压力,免得阿梅再做蠢事。

    说完这些,我已经不想再和她多说一句话了,转身向门外走去。

    你今晚就不要到医院去了,回你自己的家吧,我这就到医院去陪阿梅去。

    最毒莫过妇人心,这个臭婆娘说的话,每个字都像锋利的刀子扎到老子的心上。nnd,你受够老子了,老子也对你够够的了。

    一想到这个臭婆娘马上就要到医院去陪阿梅,我忽地想起来一件事,老子虽然不想再和她多说一句话,但为了阿梅,老子不得不说:冼伯母,我已经拜托我的朋友,通过她的努力,冼伯伯今天早上已经给阿梅打电话了。冼伯伯在电话中告诉阿梅,他现在正在英国伦敦参加一个很重要的活动,活动期间,他的手机是关机的。你到医院后,和阿梅不要说漏了嘴,希望你继续隐瞒下去,直到阿梅彻底康复的那一天。

    她静静地听我说完,冰冷的眼神中略微有了些感激之情,但瞬间就消失了。我微微一笑,心中对她嗤之以鼻,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走出别墅,一阵冰冷的寒风吹来,老子的心中比这寒风还要冰冷百倍。这是老子第三次来这个别墅。第一次被这个臭婆娘羞辱了一番。第二次是硬闯进来救阿梅。这第三次,却是彻彻底底地要和阿梅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