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四、阿花-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八四、阿花

    赵妈看到我这个样子,吓了一大跳,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眨巴了眨巴眼睛,这才确认是我。

    小吕,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赵妈,我昨天晚上突然发起高烧来了,可能是着凉造成的。

    哎呀,你嘴上都烧起泡来了,嘴唇也破了。

    康警花在旁说道:他都烧昏过去了。

    啊这么厉害现在没事了吧

    嗯,没事了,我刚刚打完吊瓶,现在烧也退了。

    哦,回家一定要好好休息,多喝点水。

    我踌躇了一会儿,对她说:赵妈,不要告诉阿梅你见到我了,更不要告诉她我病了的事,你就当没有见到我,知道吗

    哦,我知道了,这位是赵妈边答应着边看着我身旁的康警花边问道。

    我急忙说道:这是我的同事,今天多亏她,赵妈,你忙去吧。

    我边说边轻轻拽了一下康警花,向大厅外走去。

    到了大厅外边,康警花忽地松开了搀扶我的双手,噘着嘴巴埋怨道:谁是你的同事尽在这里胡说八道。

    我本就虚弱无比,她这双手一松开,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向地上蹲去,双腿想撑也没有撑住,咚的一声,一屁股重重地坐在了地上。

    康警花啊的一声,她没有想到我竟然连站立也无法站稳了,急忙过来把我连搀带抱地给拽了起来。

    老子全身就像抽筋一样,屁股摔的生疼,额头上开始往外冒汗了。

    康大胆,你要是实在不行,干脆去住院得了。

    不住,我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康警花不再说话,搀扶着我又往里边走而不是向外走,我忙问: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要回去吗怎么又回来了

    你要是不住院,干脆多带点口服药回家去吃。

    哦,这样也行,我就不用再来打针了。

    边说边掏出银行卡递给她,她不要,非要用她的钱给我买药去。老子现在正处于弱不禁风、虚弱不堪的地步,也懒得和她争执。

    我坐在门诊大厅的椅子上等着她,她很快就找医生给我开了一大包药。

    来到车上,她漫不经心地问我:刚才那人是谁

    老子实在不忍心骗她,也没了扯谎话的劲头,只好实话实说:她是冼伯伯家的保姆,冼伯伯的女儿,也就是我的那个女同事,她正在这个医院里住院呢。

    你的女同事叫阿梅

    嗯,她的大名叫冼梅。

    哦,阿梅阿梅叫着很是亲切啊。

    同事嘛,就得要亲切些才好。你要是和我同事的话,我就叫你阿花。

    喂,康大胆,你不要搞错了,我的大名叫康霄茗。

    知道你的大名叫康霄茗,但我总不能喊你阿茗吧,那你不就成了茶叶了嘛。你是美丽的警花,还是喊你阿花比较好听。

    阿茗也不错。

    不错是不错,那个茗字代表着香茶,香茶谁都想喝,我可不愿别人随便喝你。

    住嘴。

    嘿嘿,还是阿花比较好,以后我就喊你阿花了。

    呵呵,随便你吧。

    说完这一大陀螺话,老子更加疲乏不堪,全身开始冒虚汗,额头上更是汗珠涔涔,康警花一看又是大吃一惊,立即把车停住。

    康大胆,你不要再吓我了好不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我也不想这样,但就是难受,全身就像抽了筋般煎熬。

    你还是回去住院吧。

    不去,打死我也不去住院,你快把我送回家吧。

    你这样回家,家里就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啊。

    不放心,你就陪着我。

    真晕,你还让我休息不我现在都快困死了。

    你自己一个人住吗

    我当然一个人住了。

    你家人不和你在一块

    我父母在另一座城市里,这里就我自己。

    那好,你把我接到你那里去吧。你守着我你就放心了,你就能安心睡大觉了。

    这样不好吧

    怎么不好了我是一个大大的良民,你怕什么再者说了,我又打不过你,我能怎么着你

    哈哈,行,就到我那里去吧。康大胆,你可真让人操心费力,奶奶的。

    你这是第二次骂我奶奶的了。

    嘿嘿,都是跟着你学的。

    康警花住在一个高层公寓里,这个高层公寓归省公安厅管辖,是专门安排全省城单身的公安干警居住的,楼下的门卫不是保安,而是正儿八经的警察,老远就能感到这座高层公寓透着浓浓的震慑力。

    康警花和门卫警察热情地打着招呼,主动把我介绍了一下:这是我的弟弟康大胆。

    那个门卫警察热情地对我点了点头。

    来到电梯旁,我低声问:我怎么成了你的弟弟了

    你叫康大胆,不是我弟弟是什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