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八、痛苦的往事-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八八、痛苦的往事

    奶奶的,我忽地想起阿梅来,老子现在基本上也和阿梅拜拜了,想起昨晚阿梅妈对我说的那些话,饶是老子再不要脸,也没勇气继续和阿梅交往下去了。想到这里,泪水忽地一下涌了出来。阿梅还没放下,又想起了霹雳丫,心中更是难受。

    现在看着身边仙姿玉色、自己一直想爱但又不敢爱的康警花,更是悲从中来,一时竟哭出了声。

    我这一哭出声,康警花竟然止住了哭泣,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我。

    你怎么也哭的这么悲伤

    我看你哭的悲伤,我也就悲伤了。

    康警花急忙用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将手帕递给了我。我接过手帕来,将自己的老脸擦了又擦,手帕早已被康警花的泪水打湿了,几乎都能拧出水来。这一擦,把老子的老脸擦得更加水淋淋起来。

    康警花起身去倒了两杯水,递给我一杯,柔声对我说:你多喝点水,你看你的嘴唇还是干裂的厉害。

    我接过来,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感觉嗓子不再那么干渴了,心情也略微好转了些。

    康警花继续说道:我和我男朋友是警校的同班同学,快毕业的时候,才明确了恋爱关系。毕业后,我们两个分到了一个公安局里,他在刑警队,我在经侦队。

    刑警队我知道是干什么的,那经侦队又是干什么的

    经侦队是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的简称,是负责查办经济犯罪案件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

    那天我不是和你说了嘛,我和检察院的几个领导都接触过,就是在经侦队的时候。经侦队的很多工作是和检察院直接打交道的。

    那你后来怎么去干刑警了干刑警太危险了。

    哎,这都是因为我男朋友。

    她一提她男朋友,我立即卡壳了,不想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听她说。

    去年从警校毕业后,我和我男朋友一起被分到了现在的这个公安局,我们两个都十分庆幸,高兴万分,毕竟没有分隔两地,不但在同一个城市里,还是在同一个单位工作。我们两个约好,先集中精力干好工作,等工作有了起色,攒够了钱就结婚,没想到

    老子虽然其貌不扬,无法和她男朋友相比,但毕竟也是一个大老男爷们,更是一个带把的。听她说她男朋友,心里醋溜溜酸滴滴的。虽然她男朋友已经不再了,但老子仍旧有些吃醋,这吃醋的滋味真t不好受,都快把老子酸呆了。

    刑警这项工作,即繁忙又危险,我男朋友和队友在全力侦破一个贩毒团伙,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去年的今天,我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他打电话告诉我,今天就开始收网了,忙完了之后,过来陪我一起吃晚饭。结果,我等到晚上十点多钟,也没有把他等来。打他的手机,老是关机。最后手机打通了,不是他接的,是他的一个队友接的。刚说了没一句话,他的队友就泣不成声了,我的心中一沉,忙问怎么了他队友告诉我,陈少聪在抓捕毒贩时牺牲了。

    我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醋劲,对陈少聪,也就是康警花的男朋友,充满了敬意,他是为了这个社会,为了人民,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想到这里,我的眼睛又湿润了。

    我放下电话后,发疯般向出事地点跑去,当我赶到那里时,陈少聪已经被送往了医院,我心中仍抱有一线希望,希望医生能够把他抢救过来。我拼命赶到医院时,我们局的领导和刑警队的领导都在场,还有一些少聪的队友,我一看他们脸上的表情,知道少聪是真的牺牲了,呜呜

    她说到这里,又痛哭起来。哭吧,只有哭出来心里才好受些。老子现在也哭了。

    少聪的几个队友看我站立不住,急忙过来搀扶住我。我说我要进去再看少聪一眼,没想到在场的领导和队友坚决不让我进去看他。我不管不顾,硬往抢救室里闯,他们阻拦我,我这时才哭出声来,我对他们说:你们凭什么不让我看他最后一眼我只有看了才能确信他到底有没有牺牲。局长沉痛地对我说:霄茗,你就听我的话,不要进去看了,我们怕你看了会更加难受。我大声对他们说:不让我进去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最后是局长、刑警队长还有几个队友陪我进去看少聪最后一眼的。

    我进入抢救室后,只见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头和身子都被白布盖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