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九、可恶的歹徒-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八九、可恶的歹徒

    沉默了好大一会儿,康警花又神情哀哀,语气幽幽地缓缓说起来。

    局长对我说:霄茗,这就是少聪同志,等会你看的时候,一定要冷静,听到没有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慢慢走到床边,我感觉自己快要支持不住了,伸手轻轻掀开了盖在少聪头上的白布。

    嘤嘤呜呜嘤嘤说到这里,康警花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巨大悲伤,又失声痛哭了起来。

    当我掀开少聪头上的白布时,我根本就无法辨认他了。

    啊怎么会这样

    因为他的头脸都已经变形了。

    啊

    少聪刑警队的队长沉痛地对我说:少聪在追捕几个拼命逃窜的毒贩时,奋不顾身,冲在了最前边,当把歹徒追到一个死胡同时,少聪手枪中的子弹早就已经打光了,他被四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围攻。这些毒贩歹徒手中都拿着凶器,少聪只好独自一人赤手空拳和他们搏斗起来,身上多处负伤,头部和脸部被歹徒用凶器砍砸得都已经变形了,无法辨认出是他了,当他被送往医院的路上就已经停止了呼吸。

    说到这里,康警花心疼无比的又吞声饮泣起来。

    我仍是不愿相信这就是真的,我知道少聪的左手腕上有一颗黑痣,我仍不死心地撩开了盖在少聪身上的白布,抬起他的左手腕一看,正有一颗黑痣,这颗黑痣正是少聪手腕上的黑痣,我这才完完全全地相信了。猛地扑了上去抱住少聪的尸体,哭了没几声就昏厥了过去。

    当我苏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了病床上,我们的局长、刑警队的队长,还有少聪的那些队友都围拢在我的身边。

    康警花边抹眼泪边继续说着:他们都在劝导我安慰我,我当时死的心都有了,巨大的悲痛和绝望快把我吞噬了,我连哭得力气也没有了。嘤嘤我当时对我们局长只说了一句话:请把我调到刑警队去。

    办完了少聪的丧事后,我大病了一场,在家休息了半个多月。再回去上班时,局长尊重了我的选择,把我正式调入了刑警队,直到现在。

    我听到这里,义愤填膺,止不住破口大骂起来:那些狗日的毒贩歹徒,真他妈b的丧尽天良,下手太狠了,这群乌龟王八蛋,日他妈的。

    我这时第一次在康警花面前大骂脏话,老子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些穷凶极恶的社会败类,都该凌迟处死,怎么对付他们都不为过,老子一时气的浑身发抖。

    康警花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对付这些心狠手辣的歹徒,绝对不能手软,必须以牙还牙,以爆制爆。

    对,遇到这样的歹徒,不用等他们张牙舞爪,就一枪一个全他妈的毙了。

    康警花又幽幽地说道:少聪牺牲的时候,就是去年的今天。整整一年了,我仍是无法从悲痛中把自己解脱出来。

    阿花,你要想开些,如果你男朋友泉下有知,知道你还这么悲痛伤心的话,他也会死不瞑目的。

    她眼中含泪,对我轻轻一笑,嘤嘤哽咽着说:我知道这些,但我确实无法摆脱这痛苦的煎熬,也许这就是命吧。

    我动情地对她说:你必须振作起来,你现在干的也是刑警,正好继承了你男朋友未竟的事业,他会感到很欣慰的。

    康警花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伸出双手捂住脸,使劲搓了搓,抬起头来轻声说道:自从少聪牺牲后,你是第一个倾听我心声的人,谢谢你吕大聪。

    不,不准你叫我吕大聪,你还是叫我康大胆吧。

    嗯,好吧,我以后还是叫你康大胆。

    这是必须的。

    嗨嗨,和你说了这么多,心里好受点了,我去洗把脸。

    嗯,洗把脸后,你还要继续勇敢地走下去,努力向前看。

    当康警花起身去洗手间时,我这才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左手臂早就已经揽住了她的秀肩。

    通过这次长谈之后,康警花对我明显地更加信任了。

    她洗完脸出来后,对我说:你今天晚上不要回去了,在这里再好好休息一晚,你的病明天应该就会好起来了。

    哦,我今晚说啥也不能回去了,我要在这里陪你,让你永远高兴起来。

    嗨嗨,你好好歇着,我去做晚饭。

    我看着康警花走向厨房的背影,心中竟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我又翻看着康警花的那个相册,从头翻倒尾,竟然没有找到一张康警花和陈少聪的合影。汗,这两个人也太含蓄了吧,怎么连个合影也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