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你爱咋咋样-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十九、你爱咋咋样

    我每用一下力,她鼻中都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嗯声。我原先说过,这丫的鼻音很特别,特别能勾人提性。

    李皇后平时说话的末尾鼻音都能让朕想日非非,此时此刻,她的这种鼻音简直勾人魂魄,超过葵花宝典,赛过吸星,让朕几欲喷血。

    下身的小dd就像开足了马力的火箭,振势欲飞,带得朕的龙体往前直探,呈现后弯腰之状。

    我边按摩边柔柔地轻声问她:这样疼不疼

    她话从口来似从鼻出:疼。

    这样还疼不疼

    轻点了。

    这样呢

    又有点疼。

    这样还有点疼吗

    略微有点。

    这样呢

    不疼了。

    这样舒服吗

    嗯。

    这样呢

    嗯嗯

    再这样呢

    嗯嗯嗯。妈的,你能不能别嗯嗯你这一嗯,老子狂喷。

    杏姐姐,这样爽不爽

    爽。

    感觉怎么样

    有点飘飘的。

    这样呢

    嗯,

    再这样呢

    嗯嗯。

    我日哟,如果不看画面光听对话,整个儿一幅l画卷。

    但实际情况是:老子是个做苦力的,是个按摩男。李感性是享受的,是个卧床女。

    估计李感性是被偶按摩的极其舒服,竟没有让我停下来的意思。

    为美女效劳,是本小兔一贯乐此不疲的东东。

    我大开大和,纵横捭阖,充分将大波大浪千叶手的精髓发挥了出来,竟对着她的腰部足足折腾了小半个小时。

    看看她那欲仙欲死的样子,是要让老子对她的腰部按摩到底了,何时结束鬼才知道。我忍无可忍,柔柔地轻轻地问她:杏姐,要不要再按摩按摩全身nnd,这语气腻的连偶自己都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陶醉其中,连眼皮也没睁开,只从鼻中发出一声甜甜的嗯声。d,她可真会享受,难不成李感性这丫真的就是个皇后命

    我一听她同意让我给她按摩全身,犹如打了催情剂,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大波大浪千叶手呼呼生风,变换鬼魅,招招击中要害。

    为了放松她的警惕性,估计这时她也没啥警惕性了,但为了保险起见,我没有先对那对姊妹花上蜜,而是从腰部往上按摩直至她的粉白秀颈。

    在按摩她的粉白秀颈时,她十分配合地将头扭向了里边,似乎在暗示我:我不管了,你爱怎么按摩我就怎么按摩我。

    不管是真暗示还是假暗示,反正是个暗示,得此暗示,那本小兔还有啥客气的。

    急忙将大波大浪千叶手变换成了大闷大摸臀掌,像只小蜜蜂一般嗡嗡叫着扑向了那对姊妹花。再不扑过去,估计老子的下巴磕都快掉下来了。

    那对姊妹花又柔又软,按下去又蓬起来,里边仿佛充满了空气。

    再按下去又弹起来。

    d,你姊妹花也敢调戏起朕来了。

    再按,呀又起来了,莫不是蔑视朕吗

    你姊妹花虽然又翘又挺,但也不能藐视皇权啊。

    呀怎么越按越起的厉害了。

    哼,以下犯上,给朕重重打50大板。

    朕的双手此刻变成了朕的锦衣卫,双掌反手为云覆手为雨,大闷大摸臀掌神鬼莫测,变化无常,对着这对姊妹花执行起了朕的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