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六、害人的李秘书-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九六、害人的李秘书

    听满江哥说到这里,我的心中一沉,感觉不妙,急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这家建筑公司为了承包那个市里的重点工程,托关系走门子找到了冼董。冼董和咱们市分管工程的副市长是好朋友,通过冼董的介绍,这家建筑公司的老总和那个副市长搭上了关系,最后终于承包下了那个重点工程。

    这也属于正常现象啊,冼伯伯不就是当了个中间介绍人吗怎么就把他给关进去了

    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个市里的重点工程不但被这家建筑公司搞成了一个烂尾楼,还是一个典型的豆腐渣工程。偷工减料不说,还挪用了大批的专项建筑资金。

    挪用了多少

    好几千万,那个副市长也因为这件事落马了,城建局的一个副局长也遭殃了,还有很多高官都被牵连了进去。

    这么说,冼伯伯的问题很大了

    嗯,说大会很大,说小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大哥,我都快被你说糊涂了。

    就看冼董的问题由谁来处理了。冼董还被人指控有个人经济问题,检察院正在派人核实这些指控问题。

    冼伯伯个人不会真的有经济问题吧

    现在不好说,那边悄悄透露给我一个消息,说是有些指控冼董的问题纯粹是子虚乌有,也不排除有人栽赃陷害冼董。但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确定他个人在经济上到底有没有问题。哎,人处在高位总是会成为别人的攻击目标的。

    大哥,这么说冼伯伯一时半会出不来

    嗯,应该是这样的。

    这下可糟了。

    今天上午,那边刚给我传来消息,冼董现在被关起来的主要原因是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总说曾经送给过冼董20万元,但冼董说是当天就给他退回去了,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总硬说没退回去,两个人各执一词,正在胶着状态。

    这不麻烦了

    冼董说是让他的秘书给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总退回去的。

    哦,是他的李秘书,这个人我曾经见过,检察院把他叫去一问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嘛。

    要是像你想的这么简单,事情不就早解决了嘛。问题是冼董的那个秘书不见了,检察院的人都快找疯了,也没有找到他,这件事透着奇怪。

    啊不会吧当时冼伯伯被抓起来的当天,是他那个李秘书来给报的信,他还对冼伯母说,如有需要他的地方,他是随叫随到,怎么会找不到人呢

    大聪,现在能将冼董从这个烂尾楼豆腐渣工程中洗脱出来的只有那个李秘书了,他是唯一的见证人。冼董一口咬定,他收到钱后,立即指派李秘书把钱给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总退回去了。过后,他还不放心地又问了问李秘书钱退回去没有李秘书汇报说已经退回去了。但口说无凭,必须把这个李秘书找到才行。

    难道是李秘书在中间捣鬼

    不排除这种可能。大聪,你知道冼董为什么会帮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总吗

    不知道。

    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总就是通过冼董的李秘书找到冼董的,不然,冼董绝不会插手这样的事情。

    啊这事真t怪了。

    听说那个建筑公司的老总和冼董的李秘书是亲戚关系。

    这个李秘书真t不是个东西,他还说他是随叫随到,没想到问题就出在他身上,这个害人精。

    现在的焦点问题是那个李秘书,而不是冼董,只要找到李秘书,问题就清楚了,到时候冼董有事没事也就明白了。

    李秘书是不是跑了

    肯定是跑了,还不知道他从那个建筑公司老总手里捞了多少钱,他不跑才怪呢。

    这下可真是麻烦了。

    嗯,大聪,现在只能是等待那个李秘书的下落了。满江哥边说边把我上次给他的那个银行卡掏了出来递给我。

    大哥,你这是干嘛

    大聪,这卡你收好,卡上的钱没有动。

    大哥,这怎么能行你该花就花,你给小弟操这么大的心,小弟怎么还能让你个人掏腰包呢。

    我也没有掏腰包,我只是通过朋友查听点消息而已。

    大哥,你帮人帮到底,算小弟求你了。冼伯伯现在还没有出来,这卡你先拿着,你这边不要松劲,继续帮冼伯伯一把,该花的就花,最起码也要和帮咱们的你那些朋友喝场酒啥的,所以,这卡你必须拿着。

    满江哥又和我让了几次,他看我有些着急起来,便将卡收了回去,说道:好吧,卡先放我这里,等冼董的事情了了之后再说。

    大哥,你该花的就花,这种事不是别的事,救人要紧。

    好吧,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