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七、黑牡丹走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三九七、黑牡丹走了

    告别了满江大哥,走在楼梯上,老子还有些恍惚。

    人心难测,这四个字说的太准确了。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了解一个人真的很难。估计冼伯伯对他那个李秘书也不是很了解,就那样一个天天像哈巴狗一样的狗奴才,竟然让冼伯伯阴沟里翻船。操他妈的,真让人憋气。

    想想当初李秘书那狗日的来给报信的那一幕,老子是多么的感激他。尤其是他那句话: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是随叫随到。多么感人的话语。但就是这么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竟把冼伯伯害进了检察院里,狼心狗肺的东西,可杀不可留。

    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来,调出阿梅妈曾经拨打我手机的那个号码来,回拨了过去。响了没几下,传来了阿梅妈的声音。

    冼伯母,你好,我是吕大聪。

    哦,你有事吗

    她的口气冷淡,似乎很不愿意听到我的声音,我的心中顿时冰凉起来。但为了冼伯伯,更为了阿梅,我只好耐住性子继续说下去。

    冼伯母,是这样的,我前几天托了一个朋友想帮冼伯伯一把,我刚刚得到消息,冼伯伯这次出事,是由于他那个李秘书引起的,你知道这件事了吗

    我知道这件事了。她的语气不再那么冷淡了,看来她没有想到老子会暗中帮忙。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今天上午。

    冼伯母,你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是等了。

    哦,阿梅好点了吗

    阿梅好多了,不用你担心她了。过几天她对象就来看她,你不要再纠缠阿梅了。

    哦,好的。

    我希望你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主动离开阿梅。

    再见。

    这个臭婆娘说着说着又t和老子来这套了,你以为老子愿意给你这个臭婆娘打电话吗老子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阿梅,你别t的不识好人心。

    我边想边骂,气闷闷地不知不觉间从满江哥的那个大学里走了出来。看看时间不早了,急忙打车往单位赶,老子要回去加班加点把今天的工作干完,免得又让肥替我干。

    回到不一不后,肥已经把她和我手头的工作都忙完了,弄的我心中很是不好意思,对她又千恩万谢了一番,肥则又对我戏耍了一番。

    下班后,老子没处去,只好落魄地向自己的窝走去。

    进入小区,来到楼洞口,一个人出现在了我面前。

    我一看,才发现是消失了好长时间的黑牡丹。

    黑牡丹郁郁寡欢地站在我的楼洞前,她这是在等我。

    黑牡丹,你啥时候来的

    我刚来没一会儿。

    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你这样漫无目的地来找我,我要是不在,你岂不是空跑了一趟

    黑牡丹苦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走吧,到家里去坐会,外边太冷了。我边说边向楼上走去,黑牡丹默不作声地跟在我的身后。

    我感觉黑牡丹变化很大,仿佛整个人都变了,这都是卞鲁宁的死带给她的巨大变化。

    进了屋,黑牡丹坐在了沙发上,神情很是恍惚,我急忙给她倒了杯热水。

    黑牡丹,还在为卞鲁宁伤心难过吗

    她轻轻点了点头,仍是没有说话。

    卞鲁宁的家人有没有去找过你

    没有。

    黑牡丹现在变得惜字如金,多一个字都不愿说。她喝了口热水,这才缓缓说道:大聪,我已经辞去这里的工作了,不在这里干了,房子也退了,今天下午把东西都运回老家去了。

    黑牡丹,你这是干什么

    大聪,这段时间我都想过了。虽然说卞鲁宁的死,是他自己想不开造成的,但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把我这些年来的所作作为好好想了想,我的确有很多不对的地方。我要结束这种放浪形骸的生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重新开始自己的崭新生活。

    黑牡丹,说句真的,你能有今天的认识,我替你感到很高兴,卞鲁宁的死也显得有了些价值。你说的很对,是该结束放浪形骸的生活了。

    为了忘掉这里的一切,我只有选择离开。听着黑牡丹的话语,我赞同地点了点。

    你准备到哪里去

    我准备到广州去,我舅舅在广州办了个公司,我到他那里去。

    嗯,这样也好,去投奔你舅舅,由他照顾你,你家里的人也会放心的。

    大聪,谢谢你了我这是来和你辞行,同时也是来谢谢你的。

    咱们都是老同学了,客气话就不要说了,到了那边后,好好检点自己的言行,千万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嗯,我知道的,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