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同室而眠-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四十、同室而眠

    这次老子可算过了把臀瘾,将这对朝思暮想的姊妹花揉搓了个遍。虽是重打了50大板,但没有啃上几口略显美中不足。

    过足了臀瘾,开始过大腿瘾,再过小腿瘾,最后连她那对脚丫子也没放过,结结实实地过了把足瘾。

    脚丫子都摸过了,那对粉臂秀腕和玉手葱指又岂能错过。

    最后我双爪紧紧攥住她的玉手就像电击一般抖个不停。

    这一来,我算是把李感性玉体的背面给弄了个遍,算是过足了背瘾。

    背瘾只是小瘾,真正的大瘾是她身体的正面。

    我轻声呼唤她:杏姐,你翻过身来,我再给你按摩按摩前边。

    连着呼唤了几次,她竟没有任何反应,仔细一看,呀这丫竟沉沉地睡着了。

    我靠,你丫也太过分了,偶的大温大柔搓爪还没有施展呢朕给你按摩背面无非是为了按摩正面做预备活动啊,真正的好戏是在你的身体正面。

    喂,你醒醒啊,醒醒,你过分的有点儿离谱了,出奇离谱了。

    我连气带急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从背后伸手将她的裤腰拽开,哇她穿的裤竟然是粉红色的。

    老子禁不住轻声吟了出来,将头俯了下去,凑近闻了闻,一阵浓烈的体香险些将老子熏倒。

    我情不自禁伸嘴亲了亲粉红色裤头上边的肉肉。

    待想再用头舔舔,李感性可能有了知觉,忽地翻了一个身。吓得老子急忙身子一缩,躲在床沿下。此情此景,颇有些像当年的潘冬子对付胡汉三。

    过了一会,李感性不再有任何动静了,依旧是沉沉入睡。nnd,她这一翻身,给了老子一个惊吓,再也提不起来了。

    我心中暗暗懊悔,不该把她给整睡着了。

    看她那样子是进入了深睡状态,我不忍心再叫醒她,便轻手轻脚地来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心儿却还在她的身体上飞舞盘旋舍不得离开。

    李感性毕竟是我的顶头上司,我又是那么那么地喜欢她,但我也不能胡来。虽然我是猎奇霸王兔,但我也不能霸王硬上弓,只能是她向我招手的时候,我才能上,不向我招手老子只能自己把自己干靠起来,没有别的选择。

    刚才她如果不翻身,老子在体内什么精什么液的强力推动下,只要头舔上她的肉肉,很可能一念之下,丧失理智,从良民变成个小强不是蟑螂而是犯,想想还有点后怕。

    又胡思乱想了一阵,不知不觉中偶躺在了沙发上也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我感觉有人推拥我,并在我耳边轻声喊着:小吕,小吕,你醒醒。

    我睁眼一看,是李感性在推我喊我,我睡眼惺忪地急忙坐了起来。

    呵呵,小吕,我们两个怎么都睡着了李感性像是问我又像是自问自说。

    你大姨妈,什么咱们两个都睡着了你丫睡的是床,小爷我睡的是沙发。又没有在一块搂着睡怎么能说是都睡着了我边揉着睡眼边肚中嘟囔。